未普評論:六十年太久,只爭朝夕

各位聽眾,你們好。周四的《劉雲會客室》又到了。上周,各位聽眾已經聽到香港立法會議馮檢基講述在國慶典禮時,他獲得中聯辦研究部主任曹二寶先生陪伴左右之後,今天再由他講講香港泛民主派早前各自提出「五區總辭」及「廿三名議員總辭」的方案,他會否認同?對於自己未經諮詢,便被公民黨提議代表一區提出辭職,圖迫使香港特區行政首長曾蔭權在今年底向公眾交待的政制發展方案能更進取的做法,他的感受又如何?

2009-10-15
Share

中共為建政六十年做大壽,極盡自我贊頌之能事。中央辦公廳“以黨代國”,下達“國慶六十周年口號”,自己諂媚自己,自己擁護自己,自己誇自己“偉大、光榮、准確”,真是古今奇觀。

毛澤東詩詞中有一句“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意思是要打破常規,擯棄循序漸進,要多快好省、大干快上,使中國革命乃至世界革命立竿見影。然而只爭朝夕這個“爭”字,在漢語裡也有另外一個意思。比如唐代詩人杜荀鶴的《目遺》這首詩有這樣的句子:“百年身後一丘土,貧富高低爭幾多?”在這裡,爭幾多就是“差幾多”的意思。

又比如,宋代詩人楊萬裡的《舟中夜坐》這首詩,也寫道:“與月隔一簟,去天爭半蓬。”在這裡,“爭半蓬”即是“差半蓬”。直到今日,廣東話和陝西方言裡這個“爭”字都是這樣用的。所以,這篇評論的題目《六十年太久,只爭朝夕》,這個“爭”字,也是這個意思。

中共這個一黨專政政權的消亡,是否“只爭朝夕”,還不好斷言,但恐怕它不會再有下一個六十年了。以極權體制在世界文明潮流中已成孤家寡人,加上國內民怨沸騰,邊疆騷亂此起彼伏,中共也產生了巨大的危機感。近期中共四中全會的焦點就是要抓緊在新時代下“黨的建設”。然而不管怎樣,中共奉行一黨獨裁的決心和意志沒有一絲一毫的松動。

早在今年二月,中共中央就制定《2009-2020年全國黨政領導班子後備干部隊伍建設規劃》,在“國慶六十周年”前夕開始推行,據報道,該規劃要選拔一千名省級干部,六千多名地廳級干部,四萬多名縣處級干部。由此看來,中共是鐵了心打算萬世執政,更對權力的香火永繼自信滿滿,並大張旗鼓地為後十八大打造第六代“接班人”了。

中共核心權力的傳承,歷來離不開刀光劍影,建政之前就是如此,每次核心換屆都要惡鬥一番,後一任非要讓前任身敗名裂不可,試看陳獨秀、瞿秋白、李立三、王明和在爭權鬥爭中失敗的張國燾,哪個有好下場?建政之後,權力鬥爭更要人頭落地,劉少奇、林彪都死於非命。到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又回歸到建政前的老模式,人頭保全了,卻無好果子吃,就像晚清慈禧太後把光緒皇帝關進瀛台,幽囚至死。

到了江澤民、胡錦濤兩朝,這個惡性循環似乎已經終結,但卻墮入另一個循環,就是去優存劣的逆向淘汰。如果說江澤民上台是因爲六四大動蕩,還有點“臨危授命”的意思,胡錦濤則完全是這個逆向淘汰機制精心篩選出來的庸人,連同他倚重的團派,也是庸才充斥。共青團系統多年來按中共這台母機流水綫,源源不斷生産出標准化的產品,所謂又紅又專,唯紅為重,至於“專”,團派絕大多數是政工干部,他們的又紅又專,“專”的就是政治工作。

連胡錦濤自己,原來是清華大學水利工程系畢業的,卻被黨委留校做政工干部。他原是清華團委文娛委員,能歌善舞,打得一手漂亮的乒乓球。一九六五年《人民日報》組織座談革命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胡錦濤就代表清華學生發言,這段文字保留至今,在網上被轉貼無數,從中足以看出共青團的精英是什麼水平。更何況,其後嚴酷的政治生態和狂暴的革命運動,竟連胡錦濤的文藝細胞都烤乾蒸發,使其蛻變爲今日乾癟無味的樣子。

依照這個逆向淘汰模式,現在正推行的《2009-2020年全國黨政領導班子後備干部隊伍建設規劃》,篩選出來的第六代接班人是什麼素質,可想而知。以一代不如一代的這個干部流水綫運轉下去,中共真能香火傳承到2020年嗎?就算勉強支撐到那個時候,再走下去又該怎麼辦?還是回到那句話——六十年太久,只爭朝夕。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