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劉曉波獲獎,全世界向中共說不

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之際,中共政治局九常委中的溫家寶和政法委書記周永康都在國外,北京當局因而保持尷尬的沉默。現在不但政治局會議開過了,中央五中全會也召開了,中共官方喉舌於是統一對劉曉波獲獎的宣傳口徑,開始有組織地展開猛烈批判。不出人們所料,中共再次祭出“反共反華”的陰謀論和民族主義煽情,虛構出所謂“民意”,向世界說不。

2010-10-20
Share

這一套最早來自蘇聯老大哥,但中共玩得最精熟。蘇聯四、五十年代的詩人作家帕斯捷爾納克於1958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和作家索爾辛尼琴不同,他不是政治異議分子,只是作品和蘇聯當局要求的“社會主義現實主義”主旋律不同。他最有名的作品是 《日瓦格醫生》 ,剛寫出來就被禁止出版,隔了幾年才由西方記者把手稿帶國外出版,當即轟動文壇,翻譯成多國文字,後來由美國拍成同名電影,獲得奧斯卡獎。但是這些榮譽作家帕斯捷爾納克本人都看不到,因為他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後,就遭到蘇聯作家協會和“愛國群眾”的有組織批判,說他是“西方走狗”、“叛徒內奸”、“賣國賊”;當局還威脅他的家人,迫使他發表聲明拒絕諾貝爾文學獎。但這也未能忍辱偷生,因為從此他所有作品都被禁止,第二年他就在抑郁之中去世,他的妻女也逃脫不了被迫害至死的悲慘命運。

蘇聯另一位諾貝爾獎得主薩哈羅夫,因反對用囚犯的生命做小白鼠做氫彈核試驗,進而為蘇聯人民爭取人權,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蘇聯當局發動科學家院士和“愛國群眾”去聲討他的“反黨反蘇罪行”,並把他押送到不對外國人開放的高爾基市“監視居住”長達6年。

中共當局對劉曉波的所作所為,直接師承於蘇聯共產黨。這兩個本是同根生的獨裁政權,除了動用國家暴力之外,還祭出國家謊言,就是鼓動“愛國浪潮”,向世界文明說不。玩民族主義牌,中共比蘇共玩得更老練。自從京奧“聖火風波”之後,中共甚至把玩“愛國”,玩“說不”當作一張王牌。谷歌為拒絕當局審查而不惜退出中國市場,當局通過喉舌抹黑谷歌,用“查成分、查出身”的文革方式去挖谷歌創始人的祖墳,為此,官方英文《中國日報》還發布文章氣壯如牛地說:“不要和中國的民意對撞”。

這次劉曉波得獎,中國的 《環球時報》 社論又把所謂的“民意”搬出來。這種虛張聲勢“曬愛國主義”的把戲,可以一而再,卻不可以再而三。果然,新華網捏造挪威教授批評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說頒獎給劉曉波是“居心不良”,是企圖“推行西方的價值觀”,結果不幾天,這位挪威教授就站出來戳穿謠言,他表示完全支持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的決定,並且抗議中國官方的捏造。

然而,應該承認,在中共專制主義幾十年一貫制的“狼奶”灌輸之下,的確有相當龐大的百姓群體黨國不分,也分不清民權和公共權力的界限。但是,從蘇聯和東歐共產主義陣營土崩瓦解之後的巨變就可以看到,那些刻意打造出來的“愛國民意”,就像堆起來的雪人,在事實真相的陽光下頃刻就會消融。

事實是,每一個真正愛中國的中國公民都會被劉曉波的道德勇氣所感召,正如美國紐約時報的社論《中國人民應該自豪,中國政府應該羞愧》。劉曉波的獲獎感言:“這個獎屬於天安門亡靈”,的確令人感動。諾貝爾和平獎其實是對中共建政一個甲子以來前赴後繼的仁人志士的精神褒獎。而美國華盛頓郵報的社論則提供了更寬的國際視野,社論說:諾貝爾委員會指出“人權與和平之間的密切聯系”,這是對整個世界的警醒。中共統治者放松了對13億人經濟生活的控制,但沒有放松對權力的控制,中共自己不受國家法律束縛,這令人外部世界益發懷疑,它在國際社會上也不會遵守規則。

一個自己沒有安全感的政權,就不可能給人民以安全感,更不會給世界帶來安全感。這恰好說明了人權與和平密不可分的關系,這也就是為什麼全世界都要向中共說不的原因。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