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刘晓波获奖,全世界向中共说不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际,中共政治局九常委中的温家宝和政法委书记周永康都在国外,北京当局因而保持尴尬的沉默。现在不但政治局会议开过了,中央五中全会也召开了,中共官方喉舌于是统一对刘晓波获奖的宣传口径,开始有组织地展开猛烈批判。不出人们所料,中共再次祭出“反共反华”的阴谋论和民族主义煽情,虚构出所谓“民意”,向世界说不。

2010-10-20
Share

这一套最早来自苏联老大哥,但中共玩得最精熟。苏联四、五十年代的诗人作家帕斯捷尔纳克于1958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和作家索尔辛尼琴不同,他不是政治异议分子,只是作品和苏联当局要求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主旋律不同。他最有名的作品是 《日瓦格医生》 ,刚写出来就被禁止出版,隔了几年才由西方记者把手稿带国外出版,当即轰动文坛,翻译成多国文字,后来由美国拍成同名电影,获得奥斯卡奖。但是这些荣誉作家帕斯捷尔纳克本人都看不到,因为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就遭到苏联作家协会和“爱国群众”的有组织批判,说他是“西方走狗”、“叛徒内奸”、“卖国贼”;当局还威胁他的家人,迫使他发表声明拒绝诺贝尔文学奖。但这也未能忍辱偷生,因为从此他所有作品都被禁止,第二年他就在抑郁之中去世,他的妻女也逃脱不了被迫害至死的悲惨命运。

苏联另一位诺贝尔奖得主萨哈罗夫,因反对用囚犯的生命做小白鼠做氢弹核试验,进而为苏联人民争取人权,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苏联当局发动科学家院士和“爱国群众”去声讨他的“反党反苏罪行”,并把他押送到不对外国人开放的高尔基市“监视居住”长达6年。

中共当局对刘晓波的所作所为,直接师承于苏联共产党。这两个本是同根生的独裁政权,除了动用国家暴力之外,还祭出国家谎言,就是鼓动“爱国浪潮”,向世界文明说不。玩民族主义牌,中共比苏共玩得更老练。自从京奥“圣火风波”之后,中共甚至把玩“爱国”,玩“说不”当作一张王牌。谷歌为拒绝当局审查而不惜退出中国市场,当局通过喉舌抹黑谷歌,用“查成分、查出身”的文革方式去挖谷歌创始人的祖坟,为此,官方英文《中国日报》还发布文章气壮如牛地说:“不要和中国的民意对撞”。

这次刘晓波得奖,中国的 《环球时报》 社论又把所谓的“民意”搬出来。这种虚张声势“晒爱国主义”的把戏,可以一而再,却不可以再而三。果然,新华网捏造挪威教授批评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说颁奖给刘晓波是“居心不良”,是企图“推行西方的价值观”,结果不几天,这位挪威教授就站出来戳穿谣言,他表示完全支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的决定,并且抗议中国官方的捏造。

然而,应该承认,在中共专制主义几十年一贯制的“狼奶”灌输之下,的确有相当庞大的百姓群体党国不分,也分不清民权和公共权力的界限。但是,从苏联和东欧共产主义阵营土崩瓦解之后的巨变就可以看到,那些刻意打造出来的“爱国民意”,就像堆起来的雪人,在事实真相的阳光下顷刻就会消融。

事实是,每一个真正爱中国的中国公民都会被刘晓波的道德勇气所感召,正如美国纽约时报的社论《中国人民应该自豪,中国政府应该羞愧》。刘晓波的获奖感言:“这个奖属于天安门亡灵”,的确令人感动。诺贝尔和平奖其实是对中共建政一个甲子以来前赴后继的仁人志士的精神褒奖。而美国华盛顿邮报的社论则提供了更宽的国际视野,社论说:诺贝尔委员会指出“人权与和平之间的密切联系”,这是对整个世界的警醒。中共统治者放松了对13亿人经济生活的控制,但没有放松对权力的控制,中共自己不受国家法律束缚,这令人外部世界益发怀疑,它在国际社会上也不会遵守规则。

一个自己没有安全感的政权,就不可能给人民以安全感,更不会给世界带来安全感。这恰好说明了人权与和平密不可分的关系,这也就是为什么全世界都要向中共说不的原因。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