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中國民主“碎步前進”還有希望嗎?

最近,《炎黃春秋》雜志被整肅一事,在海內外引起關注。《炎黃春秋》因為敢說別的媒介不敢說的話,敢登別的媒介不敢登的文章,打了十幾年的政治擦邊球一直有驚無險,而被看作中國大陸媒介中的異數。但是最近,一篇署名孫振的文章終於讓前中共第一把手非常不高興了。這位前一把手要求一位政治局常委嚴肅處置,該常委則要求文化部以年齡太大勸退《炎黃春秋》的社長和副社長。而社長杜導正和副社長楊繼繩已經說了“No!”

2008-11-21
Share

誰都知道,這位前第一把手喜歡高談“與時俱進”,但為什麼對“實事求是,秉筆直書,以史為鑒,與時俱進”的《炎黃春秋》不滿意呢?為什麼對孫振的那篇文章不高興呢?這要從孫振的文章說起。

孫文描述了趙紫陽1976年在四川農村搞調查的幾個小故事。當時的中國正在轟轟烈烈地學大寨,種了幾輩子土地的四川農民,在學大寨的指令下,不知該如何種地:本來只適合種兩季糧食的地方,上級命令種三季;只能淺翻的土地,上級要求深翻。而趙紫陽調查後告訴農民,怎樣種地怎樣翻地,由你們自己決定。

孫振的故事點出了在那個政治帽子漫天飛的時代,趙紫陽“亂時謀改革”的艱難與風險。胡錦濤最近視察的安徽鳳陽小崗村的包產到戶經驗,實際上早在四川先行了一步,那就是因為趙紫陽為那裡的農民先鬆了綁。文章並沒有說趙紫陽是中國改革的先驅,但哪一個讀者不會得出這樣的結論呢?

在改革三十周年之際,肯定這樣一個歷史事實,竟然會讓那位前第一把手不爽!這位因趙紫陽下台而上台的前第一把手,對趙紫陽的功績和影響,非常不以為然。他和後來的繼任人,在過去的19年中,非常成功的把趙紫陽從國人的記憶中抹去。他們以為這樣就可以按照他們的願望任意撰寫歷史了。可是在中國幾千家媒體,幾萬種書報雜志都啞口無言的時候,還有一個《炎黃春秋》要為趙紫陽正名!

當然《炎黃春秋》敢於報道,是因為它有其它媒介所沒有的特殊優勢。首先,該雜志是由一批中共體制內的開明派老人創辦的,它的百余名核心作者中,都是前中共高官、理論界、文化界、新聞界的“大腕”。其次,這個雜志在人事上和財務上完全自立,中共宣傳部門即不能在資金上卡它,也不能在人事上管它。再者,杜導正主張的政治改革“碎步前進”,胡溫當局沒有理由拒絕。以他們的算計,《炎黃春秋》的存在,可以作為中國言論開放的樣板,來搪塞海外的批評。

《炎黃春秋》盡管這樣得天獨厚,在最敏感的領域,它和其它雜志並沒有什麼兩樣。譬如,多黨制不能碰,軍隊國家化不能碰,六四事件今年不能碰,法輪功不能碰,現任中央和國家最高領導人的問題,包括他們的家庭和案件都不能碰。用楊繼繩的話,他們通常非常小心,避免犯碰觸這些現實問題的“低級錯誤”。但是問題是,上邊一心要掩蓋歷史事實,而要“實事求是,秉筆直書”的《炎黃春秋》,躲得了初一能躲得了十五嗎?

杜導正和楊繼繩都是樂觀派,他們相信如有人要改變雜志編輯方向,共產黨裡面的健康力量會堅持原則,也相信胡錦濤的要廣開言路的承諾,更相信中國民主能夠碎步前進,可是中共黨內開明派,自從“六四”以後,差不多就成了黨內的弱勢團體,沒有實權,沒有資源。這次與宣傳部門的博弈,到底能不能繼續在當局容忍的邊緣保持平衡,恐怕難以讓人樂觀。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