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 “國師”孫立平的盛世危言

清華大學教授孫立平是當年習近平在清華考博士的論文導師,習近平十八大上位後,孫教授就被戲稱為“國師”,但他和江澤民當年的“國師”汪道涵不同。孫立平是一介知識分子,沒有依附於政治權力。他對中國問題的研究,以保持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著稱。他最近在《財經》雜志舉辦的“2013:預測和戰略”年會上發出的盛世危言,一如既往,極具震撼力。

2012-12-12
Share

 

這個年會的出席者接近一千人,其中有很多重量級的中外學者和在位高官,包括商務部長陳德銘、證監會主席郭樹清、前人大副委員長成思危等等。

會上,孫立平毫不含糊地指出,各級政府為達到目的不擇手段,授權作惡,使得中國已經淪為“與法治格格不入”的國家,他斷言“一場靜悄悄的革命已經發生”,中共如果錯過和歷史切割的機會,國家必將在幾年內出事。孫教授講話時,台下一片靜默,主席台上的重量級嘉賓神色凝重。《財經》雜志在網上發布年會論文時,不得不將孫立平發言的一些段落刪除,但這篇講話已經不脛而走,傳遍了海內外。

中共的治國理念是怎樣“與法治格格不入”?孫立平一針見血地點出:“維穩”就是對法治的大破壞、大倒退,政府為達指標而不擇手段,縱容甚至鼓勵下級用違法方式去完成任務,令法治惡化,而且越走越遠。孫立平雖然只列舉了計劃生育和強迫征稅兩個例子,但生活在這個所謂“盛世中國”的人都有目共睹,政府的不法行為充斥著社會的每個角落,從截訪、征地、強拆、迫害異見人士、恐嚇記者、鎮壓維權行動、敲詐盤剝民營企業、直到鴿子禁飛、菜刀下架,這些有的涉及經濟層面,有的涉及政治層面,有的涉及民間的日常生活,總之政府都用非常手段去做事,而且越做越順手、越麻利,卻與法治的距離越來越遙遠。

眾所周知,縱容官員和整個公務員體系貪腐,始於江澤民時代,用金錢、利益和物欲作為潤滑劑,收買人心,保證國家機器安全運轉。而胡錦濤時代,“維穩”就成了治國的第一要務,在他執政這10年裡,武警編制大幅擴張,維穩預算不斷攀升,使得九常委裡排名最後的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手握重兵和擁有最多資源,直到薄熙來案發,才發現尾大不掉,周永康才是最具危險的陰謀家。而薄熙來政治圖謀的腹稿,就是和周永康私相授受,准備“入常”後接過政法委書記的大印。是誰使得政法委成為香餑餑,成為舉手投足就地動山搖的重頭角色?一切都源於胡錦濤“維穩”至上的根本方針。而最諷刺的是,在胡“維穩”這10年,中共官場自上而下的貪腐更加泛濫更加駭人聽聞!

孫立平教授在發言中又指出,各地內地群體事件此起彼伏,罷工、暴動、示威的頻率和規模越來越大,“老百姓不好管了,政府說的話,老百姓不信了”。更關鍵的還是另一段話,他說“現在中國的問題不是法律健全不健全、有沒有被執行,而是政府還能不能在法制軌道上運轉的問題”。他這句話擊中專制政府的要害,因為專制體系是一台排他性極強的機器,它不能容納法治、不能容納新聞自由,不存在社會公正。它越是這樣運轉下去,就越形成不能扭轉的歷史慣性,除非發生總崩潰,它不會有任何改變。

孫立平認為中共要轉型、要處理歷史問題,唯一辦法是與歷史切割,“越早切割、越主動越好,否則將來能不能切割都是問題”。他所說的切割,其實就是對這個體系癌腫瘤的切割。問題是,在這方面共產專制鮮有成功的例子,前蘇聯確曾嘗試和歷史切割,卻引發了蝴蝶效應而轟然解體,前東歐集團實際上是總崩潰。

中共現在這種統治模式能維系多久,孫立平預測:“10年可能到不了,5年可能差不多”,到時切割機會已錯過,當局唯一途徑就是武力鎮壓。中共的悲劇在於,他們恐懼,任何切割手術都會引起癌細胞擴散,其無限的權力和巨大的利益都會化為烏有,所以最後要靠武力鎮壓。這最符合這台專制機器的運轉機制和慣性,而這正是中國和人民最大的不幸。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