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中国模式还能持久吗?──写在改革开放三十周年

12月18日是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对于这三十年中国发展模式的讨论和争议,在海内外一直没有停止过。其中最有名的一种说法就是“北京共识”(Beijing Consensus)。发明“北京共识”的是美国《时代》周刊编辑、高盛公司高级顾问、清华大学教授乔舒亚•库珀•雷默(Joshua Cooper Ramo)。雷默于2004年5月在英国外交政策研究中心发表了他的观察和研究成果“北京共识”。

2008-12-19
Share

雷默认为,中国通过强调创新、重视人力资本和大胆实践,摸索出一个适合本国国情的新的发展模式。这种模式既不同于美国的自由主义发展模式,后者也称“华盛顿共识”,也不同于前苏联计划经济模式,更不同于传统的发展模式。他把这一模式称之为“北京共识”。在他看来,建立在“北京共识”基础上的中国经验,可供其他发展中国家、特别是落后国家寻求经济增长和改善人民生活的一种参考模式。

雷默说,他的文章一出台,就有一个美国学者对他说,你的文章很像一个“毛主义者”。这个“毛主义者”提出的中国发展模式,对于发誓要高举毛泽东旗帜的胡锦涛当局来说,相当对胃口。因此雷默的“北京共识”刚一问世,就获得了官方学者的喝彩。他们当中有人甚至认为,“北京共识”有朝一日将会取得主导地位,取代“华盛顿共识”,成为其他国家竞相模仿的模式。

“北京共识”提出至今,已有四年了。过去,尽管北京当局频繁地碰到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麻烦,包括政治的、社会的、经济的,但中共利用其绝对权力和对资源的绝对控制,总能把这些大小麻烦摆平。但是到了2008年,中共当局的大麻烦来了,而且来势凶猛。有人因此而开始怀疑,“北京共识”还能持久吗?对这个问题,美国耶鲁大学金融系教授陈志武说,他认为现在就给出结论,为时过早,因为中国的经济发展还需要更长时间的检验。

陈志武的话很有道理,但是以笔者来看,现在已有大量迹象显示,“北京共识”恐怕难以为继,中国模式已经差不多走到尽头了。而中共想在这个模式内部找到消除麻烦的办法,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因为这个模式有致命的缺陷。那就是,它缺乏用于困难时期,缓解社会冲突的的“安全阀”。这个安全阀指的是,在类似经济危机的困难时期,能够缓解民众的不满、摩擦、冲突,使社会免于激烈动荡的自由政治制度。

而中国模式有两个依托,一个是经济增长,一个是政治高压。长期以来,特别是六四以来,中共把高速经济增长当作社会稳定的安全阀。对普通民众,中共用高速增长维持他们就业吃饭。对各级官员,中共用腐败致富换取他们的支持。对知识分子和中产阶级,中共一手软一手硬,一方面用大量财富换取他们的沉默和服从,另一方面用“颠覆国家政权罪”镇压他们的异议和反抗。

但是自从进入2008年以来,中共的一直行之有效的安全阀不再有效了,因为经济衰退达到相当严重的程度。普通民众吃饭就业成了问题,官员腐败变本加厉,中产阶级的财富因股市和房市大幅下降而严重缩水。胡温当局正面临著自上台以来经济最困难、社会最动荡的时期。胡温政权显然非常担心,唯恐不能安然度过这个困难时期。他们内心的恐惧反映在他们不惜一切手段全力拯救中国经济免于崩溃,同时也不惜一切手段镇压民间的反抗上。

中国模式的致命缺陷已经预示著它未来的命运。明年是“六四”二十周年,西藏解放五十周年,这些敏感的政治纪念日是否会对中共统治造成冲击,现在尚难以预料。但可以料到的是,伴随著经济的进一步衰退,中国模式将会受到前所未有的检验。如果中共当局在进一步收紧政治缰绳的同时,不能有效地保持它许诺的高经济增长,又一意孤行地拒绝政治改革,那么中国模式就会面临崩溃的可能。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