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金正日的兩手策略和北京的最大噩夢

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日於12月17日猝死。不少外電認為,這是中國的絕好機會,中國將會加大對朝鮮的經濟援助,促使新政權對中國的依賴。可是北京方面卻傳出另一類憂慮的聲音。北京的朝鮮半島事務專家和一些學者擔心,金正日的小兒子金正恩如接班不穩將可能導致政變,親美政權便有可能出現。

2011-12-21
Share

在自己的北大門出現親美政權,無疑是北京的最大噩夢。而這種擔憂並非空穴來風風。胡錦濤一直把朝鮮當作值得學習的好伙伴,金正日卻有自己的盤算。不少跡像顯示,在朝鮮和韓國、俄國、日本、美國和中國的六方關系中,金正日最重視的不是近在咫尺的朋友中國,而是遠在天邊的宿敵美國。

前兩年關於朝鮮無核化的“六方會談”,中國一直試圖扮演最重要的調停斡旋角色,以顯示自己的國際地位。但是“六方會談”談談停停,而停的原因,據朝方宣示,竟是“朝鮮方面將視朝美雙方會談的結果,決定是否進行其他包括‘六方會談’在內的多邊會談”。顯然,朝鮮把和美國的雙邊會談看得最重要。

進入2011年,金正日或許知道自己大限將至,於是加緊部署在中國和美國之間,試圖獲取某種平衡的兩手策略。一方面,金正日乘著專列在中國大陸境內暢通無阻,和中共高層保持著高調而又熱絡的聯系;另一方面,他又派朝鮮高級代表團神不知鬼不覺地訪問了美國公司和學校,和美方保持著低調而同樣熱絡的關系。

根據Justin Rohrlich 12月19日在雅虎金融網站(Finance.yahoo.com)的文章,今年四月,一個由朝鮮貿易部長領隊的代表團,悄悄訪問了美國。據韓國媒體報道,代表團有十二人,其中六位是部長級的高官,包括農業部、金融部、工業部的部長、兩名高參等。該代表團訪問了古歌(Google)、家得寶(Home Depot)、彭博集團(Bloomberg)、花旗銀行(Citigroup)、環球制片廠(Universal Studios)和大型高科技公司,還有農場、批發站和港口,還參加了斯坦福大學和紐約大學的講座,講座的題目包括市場經濟、公司戰略、西方法律體制等。這個代表團規矩很多,訪美期間,不准記者靠近,不准媒體報道,訪問古歌時走的是後門。

有趣的是,這支神秘的朝鮮代表團,據塔斯社透露,是由謝淑麗(Susan Shirk)邀請的。謝淑麗是美國著名的中國問題專家,曾撰寫大量有關中國政治的專著和論文,因在克林頓主政時的東亞局任職,又在大學任教,被稱為官學兩棲人物,現任加州大學全球衝突與合作研究所主任,負責一項相當神秘的叫東北亞合作對話的項目。

這個項目是美國“二線外交”(“track-two”diplomacy)的一部分。“二線外交”指的是美國與具有衝突的非邦交國家之間,采取的以民間組織和個人為主的相互交流和交往的方式。美國精英認為,美國和朝鮮沒有外交關系,但保持交往非常重要,其重要性就像當年克林頓主張的與中國交往的重要性一樣。謝淑麗等人於2009年12月向美國政府提出政策建議,美國應當采取同朝鮮加強經濟交往的長期戰略,鼓勵朝鮮改革開放,向市場經濟過渡,這會造福於朝鮮老百姓,減少其外交政策的對抗性和好戰性。

這個“二線外交”行之有年,還未產生效果,金正日便突然過世。而美國和朝鮮前幾個月的神秘交往,也終於在金正日死後被美國媒體承認。12月19日,《華爾街日報》說,美國近幾個月的確同平壤進行了謹慎接觸,力求促使朝鮮回到“六方會談”,美朝代表12月15日還對朝鮮的糧食救援問題舉行了會談,並計劃於12月23日舉行朝鮮核談。

面對朝鮮和美國的這些雙向互動,中共無法不看在眼裡,心生焦慮。但是現在的問題是,金正日的和中美同時交往的兩手策略,是為了給兒子留下一個可以回旋折衝討價還價的局面,還是只是為了解決國內要命的糧食恐慌問題,還是真的想搞市場經濟了,這是一些誰也說不清的問題。

不管是美國還是中國,韓國還是日本,幾天以前,無人知道行為怪誕、好戰成性的金正日會把朝鮮帶往哪裡,會給這個世界帶來什麼樣的危險。今天金正日為了使小兒子順利接下他的家天下,不惜勞累過度,在專列上搭上了老命。而他為兒子留下的“錦囊妙計”,究竟是虛晃一槍,還是真的要改革開放了,相信不久就會有答案。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