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金正日的两手策略和北京的最大噩梦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于12月17日猝死。不少外电认为,这是中国的绝好机会,中国将会加大对朝鲜的经济援助,促使新政权对中国的依赖。可是北京方面却传出另一类忧虑的声音。北京的朝鲜半岛事务专家和一些学者担心,金正日的小儿子金正恩如接班不稳将可能导致政变,亲美政权便有可能出现。

2011-12-21
Share

在自己的北大门出现亲美政权,无疑是北京的最大噩梦。而这种担忧并非空穴来风风。胡锦涛一直把朝鲜当作值得学习的好伙伴,金正日却有自己的盘算。不少迹像显示,在朝鲜和韩国、俄国、日本、美国和中国的六方关系中,金正日最重视的不是近在咫尺的朋友中国,而是远在天边的宿敌美国。

前两年关于朝鲜无核化的“六方会谈”,中国一直试图扮演最重要的调停斡旋角色,以显示自己的国际地位。但是“六方会谈”谈谈停停,而停的原因,据朝方宣示,竟是“朝鲜方面将视朝美双方会谈的结果,决定是否进行其他包括‘六方会谈’在内的多边会谈”。显然,朝鲜把和美国的双边会谈看得最重要。

进入2011年,金正日或许知道自己大限将至,于是加紧部署在中国和美国之间,试图获取某种平衡的两手策略。一方面,金正日乘著专列在中国大陆境内畅通无阻,和中共高层保持著高调而又热络的联系;另一方面,他又派朝鲜高级代表团神不知鬼不觉地访问了美国公司和学校,和美方保持著低调而同样热络的关系。

根据Justin Rohrlich 12月19日在雅虎金融网站(Finance.yahoo.com)的文章,今年四月,一个由朝鲜贸易部长领队的代表团,悄悄访问了美国。据韩国媒体报道,代表团有十二人,其中六位是部长级的高官,包括农业部、金融部、工业部的部长、两名高参等。该代表团访问了古歌(Google)、家得宝(Home Depot)、彭博集团(Bloomberg)、花旗银行(Citigroup)、环球制片厂(Universal Studios)和大型高科技公司,还有农场、批发站和港口,还参加了斯坦福大学和纽约大学的讲座,讲座的题目包括市场经济、公司战略、西方法律体制等。这个代表团规矩很多,访美期间,不准记者靠近,不准媒体报道,访问古歌时走的是后门。

有趣的是,这支神秘的朝鲜代表团,据塔斯社透露,是由谢淑丽(Susan Shirk)邀请的。谢淑丽是美国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曾撰写大量有关中国政治的专著和论文,因在克林顿主政时的东亚局任职,又在大学任教,被称为官学两栖人物,现任加州大学全球冲突与合作研究所主任,负责一项相当神秘的叫东北亚合作对话的项目。

这个项目是美国“二线外交”(“track-two”diplomacy)的一部分。“二线外交”指的是美国与具有冲突的非邦交国家之间,采取的以民间组织和个人为主的相互交流和交往的方式。美国精英认为,美国和朝鲜没有外交关系,但保持交往非常重要,其重要性就像当年克林顿主张的与中国交往的重要性一样。谢淑丽等人于2009年12月向美国政府提出政策建议,美国应当采取同朝鲜加强经济交往的长期战略,鼓励朝鲜改革开放,向市场经济过渡,这会造福于朝鲜老百姓,减少其外交政策的对抗性和好战性。

这个“二线外交”行之有年,还未产生效果,金正日便突然过世。而美国和朝鲜前几个月的神秘交往,也终于在金正日死后被美国媒体承认。12月19日,《华尔街日报》说,美国近几个月的确同平壤进行了谨慎接触,力求促使朝鲜回到“六方会谈”,美朝代表12月15日还对朝鲜的粮食救援问题举行了会谈,并计划于12月23日举行朝鲜核谈。

面对朝鲜和美国的这些双向互动,中共无法不看在眼里,心生焦虑。但是现在的问题是,金正日的和中美同时交往的两手策略,是为了给儿子留下一个可以回旋折冲讨价还价的局面,还是只是为了解决国内要命的粮食恐慌问题,还是真的想搞市场经济了,这是一些谁也说不清的问题。

不管是美国还是中国,韩国还是日本,几天以前,无人知道行为怪诞、好战成性的金正日会把朝鲜带往哪里,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样的危险。今天金正日为了使小儿子顺利接下他的家天下,不惜劳累过度,在专列上搭上了老命。而他为儿子留下的“锦囊妙计”,究竟是虚晃一枪,还是真的要改革开放了,相信不久就会有答案。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