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2008年是中国母亲最悲哀年

2008年对许多中国母亲来说,是最悲哀的一年。5月12日,一场特大地震降临在四川汶川地区,夺去了近两万个正在学校上课的孩子的生命,留下了近两万个悲痛欲绝、肝肠寸断的母亲。9月中旬,被迫披露的毒奶粉事件,感染了30万名婴幼儿,制造了30万个悲伤、无助和焦虑的母亲。

2008-12-23
Share
Mother_Mianzhu305.jpg
四川绵竹一所在地震中倒塌的小学校舍的废墟,一位手持女儿的遗像的母亲。(法新社图片)
AFP


这两个团体被称作“汶川母亲”和毒奶粉患儿母亲。就像“天安门母亲”包括那些在六四屠杀中痛失孩子的父亲一样,“汶川母亲”和毒奶粉患儿母亲也包括那些悲伤的父亲。可怜天下父母亲!他们的孩子因为天灾更因为人祸过早地离开这个世界,而他们还要活下去,还要跟政府讨个说法,为那些死去的子女和患病的孩子讨一个公道。

可是他们能讨到说法,能讨到公道吗?对汶川母亲,中国政府给了10万元的经济补偿,放宽了计划生育的指标。如果有人认为政府这样做很仁至义尽了,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这10万元是封口费!拿了钱的父母要保持沉默,保证不再找政府的麻烦。而汶川母亲差不多都拿了这笔钱,虽然他们知道,10万块钱换不回他们的活蹦乱跳的孩子,但他们能怎么办呢?

让汶川母亲最难过的是,他们的孩子本来可以不死。如果不是建造校舍的钢筋过细,混凝土过碎,这些孩子非常有可能像刘汉希望小学里的孩子一样,像香港慈善团体在震中建造的学校里的孩子一样,在山崩地裂之中,仍能逃离死亡。如果他们孩子的学校也像旁边的政府建筑物一样结实坚固,这些孩子就不会在一瞬间被埋葬在豆腐渣一样的废墟之中。

汶川母亲最想不通、最难以忍受的是,对这些显而易见的事实和责任归属,承诺要查出真相的政府,直到现在也没有给出真相。政府不仅不追究真相,还不准父母去追究。谁要坚持追查政府的责任,谁就可能被监视,被威胁,甚至被关押。而政府官员在正式报告中,把凡是校舍承包商,当地政府,教育部门,中央政府应当承担的责任,都推给了特大天灾。

三鹿毒奶粉事件则是一个百分之百的人祸问题,政府没有天灾可以推诿。他们的责任想否认也否认不了。奶制品企业、国家质检局、卫生部、中宣部、胡温乃至整个体制的都有无法推卸的责任。由于没有天灾可以做挡箭牌,国家质检局局长下了台,温家宝在北京儿童医院向母亲们说了对不起,在出席联合国大会时向海外媒体和华人道了歉。

Baby_milk305.jpg
2008年9月21日,安徽合肥一家医院内一位陪伴因食用三聚氰胺奶粉患结石的孩子住院治疗的母亲。(法新社图片)
AFP


质检局长下台和温家宝道歉,能不能缓和患儿母亲的悲哀,平息民众的愤怒呢?中国官方急于走出毒奶粉引发的政治信任危机,他们采取的动作或许有一些作用,但却无法杜绝类似事件再次发生。最近,一些维权律师试图替患儿母亲打官司,但遭到当局干预和警告,一些受害者家长更遭监控。这说明就连装模作样保护民众的最后一道防线--司法,都不屑于再装模作样了。

“汶川母亲”和毒奶粉患儿母亲都是普通民众,她们死去的孩子和患病的孩子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有钱人和有权人既不会把自己的孩子送到豆腐渣学校上学,也不会食用三鹿奶粉那样的廉价货。这个保护权贵的政治制度怎么会保护普通百姓呢?普通中国母亲的悲哀又怎能化解呢?

在2008年,悲哀的中国母亲还有那些已经悲哀了十九年的天安门母亲,还有儿子被处死、自己被关入精神病院的杨佳的母亲。对于他们的命运,任何一位做母亲的,任何一位做家长的,怎能不感同身受?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