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2011年是胡錦濤最內外交困年

2011年是胡錦濤執政的第九個年頭。這一年是中國政治發展全面倒退的一年,是社會潰敗急劇惡化的一年,是中國的維穩內政走到盡頭的一年;也是中國外交焦頭爛額的一年,是中國在國際社會中越發孤家寡人的一年。這一年是胡錦濤執政以來最內外交困、最難以為繼的一年。

2011-12-28
Share

在內政上,胡錦濤把他的大維穩體制推向了極致。年初,為了防止茉莉花革命在中國傳播,僅在北京,胡就動員了數十萬警力連月在高校、王府井、天安門等人員聚集的地方,加班加點,戒備森嚴;國安和網管部門把監控的觸角伸向每一個他們認為有嫌疑的思想活躍分子,包括不安定因素如農民工,監視他們的行蹤,竊聽他們的電話,駭客他們的微薄;對他們的處理,輕則刪貼喝茶,重則扣留判刑。

胡錦濤的大維穩體制和執政方式引發民間知識分子的強烈不滿。從4月到10月,左派和自由派以各種理由連續舉行座談會和讀書會,以不同的語言譴責胡錦濤執政當局。左派譴責胡錦濤對官員貪腐和貧富懸殊不作為,玩擊鼓傳花,把危機丟給下一屆領導人,是誤黨誤國;自由派則抨擊胡錦濤對政治改革不作為,把中國變成警察國家,造成中國政治的嚴重腐敗和社會的全面潰敗;而風起雲湧的群體性事件,表明胡錦濤的穩定壓倒一切的執政思維已經失敗。

官方知識分子也加入了對胡錦濤當局的未到秋後便已算帳的行列。12月23日,中國社會科學院發表了一部《反腐倡廉藍皮書》,以罕見地坦率口氣,正式承認中共已墮於整體腐敗的境地。該藍皮書列舉了中國現存的各種腐敗現像,包括金融腐敗、資源腐敗、期約腐敗、司法腐敗,社會文化教育領域的腐敗和跨國境腐敗。這份報告與其說是官方學者對胡錦濤執政九年反腐不力的某種清算,不如說牆倒眾人推,一些知識精英開始與胡錦濤執政當局劃清界限了。

而胡錦濤的執政力和領導力也遭到了中共黨內的江系人馬、開明派人士和太子黨們的嚴重關切和質疑。瀕臨十八大,江澤民起死回生,重返權力博弈的游戲,便是公然藐視胡錦濤的權威;溫家寶屢談政治改革,全然不管官方的封殺和圍剿;而胡德平等紅二代則嚴厲批評中共黨內沒有民主,譴責胡錦濤當局強調穩定壓倒一切,刻意忽略普世價值。

胡錦濤的執政力和領導力在軍內也受到挑戰。軍內強硬派勢力屢屢凌駕外交部在敏感的外交衝突中發聲,公開提出“積極防衛戰略”,在戰爭准備上采取先發制人的戰略攻勢,並不斷增加軍事演習,擴大演習規模。胡錦濤屢次在軍內進行高調動員,要求軍隊服從黨的絕對領導。這表明,胡錦濤根本無力約束軍隊,無怪乎外媒稱胡為“最沒有權力的軍委領導人”。

在國際領域中,中共這個獨裁陣營的龍頭老大越發孤家寡人。中共的親密戰友,從利比亞的卡扎非到朝鮮的金正日,從埃及的穆巴拉克到委內瑞拉的查韋斯,再到緬甸軍政府,死得死,垮得垮,轉向得轉向,中共越發形單影只。而中共對獨裁和專制的堅持,提醒對中國崛起懷抱迷信的西方社會,不能繼續忽視中國對現有國際秩序和文明准則的顛覆和挑戰。就在中國“入世”十周年之際,中國稱自己已全面兌現入世承諾,可沒有幾個國家買它的賬。美國譴責中國搞國家干預、國進民退,歐盟則批評中國無視入世規則。

至於中國與鄰國的關系,中國的劍拔弩張導致近幾年用金錢堆積起來的“睦鄰友好政策”急劇變味。中國船員在韓國西海非法捕撈並刺殺韓國海警,引發與韓國的外交矛盾;中國向東海派遣級海洋監察船,引起日本抗議;中國在南海和菲律賓、越南圍繞南海主權和資源開發等發生紛爭,引發武力衝突的危險;中國和印度之間展開激烈的軍備競賽,導致其西線充滿火藥味。而金正日的猝死,使“南緊北松”的近鄰關系,出現了新的不穩定變數。

在2011年即將結束之際,用越發“內外交困,難以為繼”總結胡錦濤執政當局的內政與外交,應當是恰如其分的。問題是,胡錦濤本人應當負多大的責任呢?

美國布魯金斯學會研究人員李成認為,中國的問題不該都算到胡錦濤頭上,因為許多問題背後有深刻的體制原因,況且“中國的政治精英們都有份兒”。李成先生所言,誠然不無道理,但鎮壓西藏、重判劉曉波、推動大維穩體制,胡錦濤卻難辭始作俑者之咎。一個平民領袖,為向權貴集團輸誠,為保中共江山不變色,其所作所為對中國政治和社會進步的破壞力,有時更甚於血統高貴的前任。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