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从毛邓江胡谈民主,看中共的民主新路

1945年,黄炎培在延安窑洞与毛泽东有一场有趣的对话。黄炎培说:中国历史上有一个从兴旺到灭亡的周期率,每个朝代开头都是好的,后来腐败了,灭亡了,这就是周期率。他对毛泽东说:在历史上,周期率是跳不出的,但他希望中共能找出一条新路,跳出这个周期率的支配。毛泽东欣然答道: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个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2007-08-09
Share
2005年,北京一个画展上展出的邓小平抱婴儿的油画。(法新社图片)

1945年,黄炎培在延安窑洞与毛泽东有一场有趣的对话。黄炎培说:中国历史上有一个从兴旺到灭亡的周期率,每个朝代开头都是好的,后来腐败了,灭亡了,这就是周期率。他对毛泽东说:在历史上,周期率是跳不出的,但他希望中共能找出一条新路,跳出这个周期率的支配。毛泽东欣然答道: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个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那时,毛泽东的民主气魄很大,可是他是个口头民主派。自从毛泽东和中共夺取天下之后,“人民来监督政府”的诺言便被扔到了九霄云外,他所承诺的民主新路,更是塞满了专制的荆棘。在他主政的20多年中,阶级斗争和政治斗争从未间断。人民终日生活在人民民主专政的全面恐惧之中,直到他去世。

这种全面恐惧的政治环境,在70年代末有了缓解。邓小平复出以后,对文革中他家人,他战友以及他本人的遭遇,痛定思痛,反思了中共所犯的错误。他说,“在民主的实践方面,我们过去做得不够,并且犯过错误。林彪、‘四人帮’宣传什么‘全面专政’,对人民实行封建法西斯专政,我们已彻底粉碎了这个专政”。邓小平把中共对人民犯下的全面专政的错误,统统算在已经成为落水狗的林彪和“四人帮”头上,然后承诺,要努力扩大党内民主和人民民主,并说:“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的现代化”。

可是邓小平也是一个口头民主派。他巩固权位之后,就从“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的宣言上撤退了。他把民主扭曲为资产阶级民主,说美国搞三权鼎立实际上是三个政府在打架,毫无效率,而中国不能搞那样乱哄哄的民主。于是,他把一切主张民主改革的声音都当作“反对、妨碍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东西”,和“导致中国混乱甚至动乱的因素”,进行强力取缔和武力镇压。六四事件就彻底暴露了邓小平口头民主掩盖下的专制真面貌。

第三代中共领导人江泽民,和他的前任一样,也喜欢将民主挂在嘴头上,写在书报中。据说江泽民的民主观,已经成了体系,洋洋洒洒由五大方面组成,民主地位论、民主本质论、民主制度论、民主动力论和民主国情论。可是一旦要玩真的,所有这些民主论都要退避三舍,为江的“与时俱进”的镇压让步。更有甚者,江鼓励金钱至上,就像《笑傲江湖》中的任我行,用化功大法,把人民监督政府的要求和愿望竟行化去,转移到对金钱的疯狂追逐上。

第四代领导人胡锦涛,迄今为止也像一个十足的口头民主派。他去年访美期间,在耶鲁大学两次强调,没有民主,就没有现代化。当时许多海内外华人为此热血沸腾,以为中共在六四镇压后,又要改邪归正,重归民主新路了。可是人民很快就失望了,因为他们发现,胡锦涛一边大谈民主监督,一边加紧镇压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而谁要真的对中共、对政府实行监督,谁就没有好下场。

《纽约时报》在2003年胡锦涛就任不久,登过一篇文章。该文认为,中国式民主是进两步退一步。如果说在民主承诺上,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是进两步退一步,那么在民主实践上,中共走了60余年,却是原地踏步,甚至倒退!至于中共能不能走出“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怪圈,今天的胡锦涛已经压根儿没有当年毛泽东的那份自信了。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