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從高瑜案看習近平政權的國家恐怖主義特征


2015-04-22
Share
HK-Release-Gao-Yu620.jpg 2015年4月17日,香港中聯辦大樓前的鐵柵上,有示威者插上要求釋放高瑜的標語牌。(AFP PHOTO / Philippe Lopez)

4月17日,國際知名的獨立記者高瑜女士被中國政府重判7年監禁,罪名是泄漏國家秘密。消息傳出,舉世嘩然。

對高瑜被判重刑,海內外異見人士的反應是詫異和憤怒,美國政府的反應是不安,德國官員的反應是震驚,歐盟則質疑法律程序。所有這些憤怒、不安和震驚,實際上都是建立在對習近平的認知落差上。在判決出台之前,不少觀察者期望,高瑜會被無罪釋放。理由是,習近平將在9月訪美,釋放高瑜將有助於他改善形像,改善中美關系。跡像是,5名被拘押的女權活動者已於前幾天被釋放。

這些認知落差表明,無論是西方政府還是海內外異議人士,都仍然對習近平存有一定的期待和幻想,以為習近平集權後會啟動政治改革,會擁抱民主和憲政。對此,高瑜在兩年前的一個紐約座談會上,就曾警告過,不要對習近平存有任何幻想。她的根據是,習近平雖說是中共改革派習仲勛之子,但他以毛澤東為精神父親,骨子裡淌的是紅衛兵的血液,其無知好鬥,一旦當權,一定會有所表現;9號文件的出台就是習近平的一個表現。高瑜的警告,已經被習近平當政後的一系列言行所證實。

在習近平整肅的“反動知識分子”名單中,高瑜無疑是在列的。而這次對高瑜的重判,充分顯示了習近平政權的國家恐怖主義特征。盛雪在她的“中共與國家恐怖主義”一文中,引用聯合國的定義,把政府對其本國民眾實施的恐怖活動,稱之為自上而下的國家恐怖主義,並指出它對人權的嚴重踐踏遠遠超越任何其他形式的恐怖主義。

運用國家恐怖主義迫害具有獨立思想的知識分子,是中共歷屆領袖維持一黨專制的手段。毛澤東運用國家恐怖主義,從當政到去世,迫害了數以百萬計的知識分子。鄧小平在改革開放期間,用國家恐怖主義整肅文藝界和思想界的領軍人物,到了89年“六四”,更是動用了國家恐怖主義的最高手段——軍隊和坦克,從肉體上消滅那些手無寸鐵的學生和知識分子。江澤民繼任後,用國家恐怖主義迫害上億法輪功修煉者,而胡錦濤也不遑多讓,他對劉曉波的政治迫害使這個只會擊鼓傳花的中共領袖和歷史恥辱柱難解難分。而中共領袖中凡是不肯用國家恐怖主義迫害知識分子的,如胡耀邦和趙紫陽,最後都被自己的黨用同一手段迫害致死了。

習近平當政後,在整肅知識分子方面,更是開辟了國家恐怖主義新紀元。這個新紀元有幾個不同於其前任的新特征:首先,它以莫須有的罪名,借司法的名義,公然對異議者進行政治迫害。高瑜案名義上是泄密罪,實際上是言論罪,思想罪,批評習近平之罪,而她的泄密罪在司法上根本站不住腳。

其次,習近平國家恐怖主義不擇手段,以黨的絕對意志操控輿論和法律程序。高瑜從去年被捕到今年被判刑,中共先是用高瑜的兒子脅迫高認罪,然後令中央電視台曝光高的認罪,再用這個在逼供信下被迫認罪的東西作為高的證詞,並以此為重判的依據。整個過程顯示出中共的極端兩面性,一方面唱著依法治國的高調,一方面無法無天。而高瑜被重判7年,習近平本人的意志可能也起了很大作用。網上普遍流傳的“七不講,一個不講判一年”,像極了他的口氣。

習近平國家恐怖主義的另一個特征就是冷血與殘酷。在這兩年中,中國政府連續判了幾個70歲以上的長者,一個是香港晨鐘書局創始人73歲的姚文田,被判十年監禁,一個是老右派作家82歲的鐵流,被判兩年半,第三個就是71歲的高瑜,被判7年。以德高望重有影響力者為靶子,可能會成為習近平打壓異見的新趨勢。

再有,習近平國家恐怖主義完全不在乎國際反響。習近平強硬固執,毫不掩飾對“反動知識分子”的憎惡和對西方的反感,再加上最近籌辦亞投行的意外勝利,都使習近平在高瑜一案中,處於絕對攻勢。不後退半步,就是習近平的態度。他一定在想:我就這樣,這個世界能把我怎樣?!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