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2014,習近平走在極權路上


2014-12-10
Share

一年前,筆者在回顧2013年中國的政治發展時曾說,習近平在濫權和鉗制言論方面,已經走得很遠,在某些方面,甚至可以比肩反自由化的鄧小平和反右的毛澤東,到了2014年,習近平會不會走得更遠呢?現在看來,在這即將過去的這一年裡,習近平的確在這條路上越走越遠。

1941年7月,胡適在密歇根大學演講“The Conflict of Ideologies”,引用伊司曼(Max Esatman)在《紐約時報》上發表的極權主義二十個特征,稱“其中每一點在共產主義的蘇俄和法西斯主義的德意都可找到,而在英美則找不到”。仔細分析極權主義的特征,筆者發現至少有十多個特征在當下的中國有明顯表現。綜合起來,大約有以下幾點:

第一,大搞一言堂。其極權特征是:“嚴厲取締一切反對政府的意見”、“以武斷代替辯論,由政黨控制新聞”、“使人民陷於文化的孤立,對外界的真實情況,無從知曉”等。這些極權特征都與輿論控制和思想控制有關。

習近平在2014年采取了眾多手段控制網絡、新聞和輿論,控制思想和文化。而凡是他認為和黨離心離德的知識分子,均被各種名義治罪。取締異見,懲罰異見,“鼓勵人民陷害及虐待所謂‘公共敵人’”是習近平政府下大力做的事兒。

在嚴密的輿論控制和思想控制下,一個不許爭論的時代已經到來。

第二,一權獨大,集體領導形同虛設。極權主義特征是,“由一個軍隊般嚴格約束的政黨,來執掌國家的政權”,另一特征是造神。習近平顯然正在搞一個黨,一個領袖。這個黨的絕對領導在政治、經濟、社會、教育、文化、新聞等各個領域無所不在,而且正被不斷強化。習近平政府在2014年下達各種指示強調,學校必須由黨委統一領導,依法治國必須在黨領導下,網絡必須由黨控制等。

與此同時,其他政治局常委的權力均被稀釋,只有王岐山除外。習近平不僅握有黨政軍大權,還握有公安、檢察院、法院、司法、國安和武警的權力。在其他常委的職權範圍內,習近平也介入很深。譬如,在劉雲山負責掌管的宣傳、意識形態、黨校、網絡安全方面,習近平頻發指示,為其定調。最引人詬病的是習近平自任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組長,外界曾紛紛預測,李克強應會擔任這一職務。李克強作為總理,名大權小,有消息說,他已被邊緣化,下台是或遲或早的事兒。

這個黨,這個領袖,正在形成無法約束無人約束的龐大怪獸。

第三,意識形態明顯回歸毛澤東。其極權主義特征是,“提倡反理智反知識,諂媚無知的民眾,嚴懲誠實的思想”,“由政黨統制一切藝術文化”等。習近平顯然在效仿毛澤東,用文藝整合意識形態,他的文藝觀也在模仿毛澤東的“黨文化”觀。

《紅太陽是怎麼升起的》作者高華認為,毛澤東就是在1942年的文藝座談會上,正式形成了他的具有濃厚反智色彩的“黨文化”觀,其核心內容是:文藝是政治鬥爭的工具;知識分子最無知最肮髒,因此必須永遠接受“無產階級”的改造;人道主義、人性論是資產階級文藝觀的集中體現,革命文藝家必須與之堅決鬥爭和徹底決裂;嚴禁暴露革命隊伍中的陰暗面;反對文藝表現形式上的歐化傾向。

習近平在10月召開的文藝座談會,和1942年的延安文藝座談會,有的一比。習的講話也充滿了反智色彩。他要求文藝界主創人員下基層體驗生活,“樹立正確的文藝觀”,“堅持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把愛國主義作為文藝創作主旋律”;還對諾貝爾獎得主莫言不點名批評說,“一些醜化人民群眾,醜化中國,醜化英雄人物的現像,是在毀壞我們的信仰根基,是歷史虛無主義,其危害是巨大的。”“文藝作品不能以追求到國外獲獎為目的,抱著這種目的去創作是沒有前途的”。

總之,習近平的一個黨,一個領袖,一個聲音,一個思想的統治模式,已把中國引向危險的極權道路。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