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延海评论:国保篡权,中国走偏了

在与世界接轨的口号下,在世纪之交的时候,中国签署和批准联合国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公约,签署联合国公民和政治权利公约,加入世界贸易组织,释放了多名重要的政治犯,给世人一种清新和开放的姿态。特别是中共允许资本家入党,显示出中共要走出阶级斗争意识形态的趋向。人们一度提出“胡温新政”,对新一代中共领导人予以厚望。

2010.12.2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但是,事与愿违,进入新世纪的中共当局却在走回头路。人们看到意识形态的极左倾向和秘密警察横行,众多维权人士被判刑、被关黑监狱、送精神病院或被劳动教养。在一个经济和社会活泼的中国,人们看到重建共产主义铁幕或万里长城的努力。

中国出现了啥问题?首先,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先生思想保守,网上流传的“胡锦涛关于学习古巴和朝鲜,防止中国自由化民主化的讲话”,认为“管理意识形态,我们要学习古巴和朝鲜。朝鲜经济虽然遇到暂时困难,但政治上是一贯正确的。”其次,中共统治遭遇挑战,一是2003年萨斯事件后国内公民维权运动兴起,二是2004-2005年发生在中亚国家的几场颜色革命,为中共统治敲响警钟。第三,2008年北京举办奥运会面对治安压力。

在上述形势下,以“中共中央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名义,授予中共中央政法委统领党政系统的特权。政法委再次重用和改编了原公安部政治保护局,成立国内安全保护局(所谓“国保”),垂直领导全国各级国内安全保护工作。国保系统直属中共中央政法委领导。

国保的任务是“保卫社会主义制度、人民民主专政政权和党的领导,”其前身是国家政治保卫局(中共建政前,以残酷的肃反和内部清理而令人不寒而栗)和公安部政治保卫局(中共建政后,对历届政治运动负责)。上世纪80年代,中共强调经济建设为主,反对搞政治运动,对外开放,公安部政治保卫局主力人马合并到新成立的国家安全部,而公安部政保部门成为一个不活跃的“阑尾”。

上世纪90年代后期,香港回归、法轮功等事件,中共再次动用公安部政治保卫系统,到本世纪初,政保改编为“国保”,用于对付广泛的维权运动和公民社会发展。

如果说中共中央宣传部是中共意识形态的守护者,国保警察就是中共政权的暴力守护者。国宝警察主要在公安系统秘密培训,有很强自我封闭性,成员思想高度统一和忠诚,其任务主要是保卫中共统治地位,而不需要依据中国的法律。国保警察经常开口就谈“潜规则”,对自己不需要依照常规法律办事、以及可以直通中央(政法委)而感到骄傲。

国保工作对像针对社会名人、异议人士、民间组织、维权人士、宗教和民族团体等。国保支队在行动中常采取突击、秘密的方式,不遵循法律程序,比如:不出示证件、恐吓辱骂、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殴打等。

在一个法制和人权意识觉醒的时代,国保警察在维稳名义下的粗暴行动,近期著名的有陈光诚案、高智晟律师案、胡嘉案、刘晓波案,激起广泛的社会反抗和批评。然而奇怪的是,极权制度越不稳定,就越是强调稳定工作。近年来,各地国保警察迅速扩编、扩权,彻底打乱中国正常的社会政治和经济生活。据悉,国家维稳经费已经接近国防开支。

刘晓波获得本年度诺贝尔和平奖,中国全国范围限制维权人士自由,限制公民出国,已经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和紧张。其实问题就是,在社会发展和需要转型的时代,中共为保护自己的私利和统治,改编和重新启用国保警察,不依法办事,打乱了正常的政治经济发展秩序,客观上把中国带到一个不确定和不安全的状态。中国面临国保警察的挑战!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