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延海评论:中国需要规范同性恋心理卫生服务

尽管世界上最为重要的两个精神卫生团体美国精神病学会和世界卫生组织都不再把同性恋作为精神疾病治疗的对像,但中国的中华精神科学会依然保留自我不和谐的同性恋和自我不和谐的双性恋的疾病诊断单位,而令中国精神医学和心理学领域对同性恋的认识处于混乱之中。

2012-07-23
Share

 

2001年4月,中华精神科学会出版第三版《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时对外宣称,中国不再统一地把同性恋性倾向视为疾病,认为同性恋或双性恋性倾向“从性爱本身来说不一定异常”,但认为“某些人的性发育和性定向可伴发心理障碍,如个人不希望如此或犹豫不决,为此感到焦虑、抑郁,及内心痛苦,有的试图寻求治疗加以改变。”为此,中华医学会的这个分科学会在其疾病分类中依然保留了“自我不和谐”的同性恋和双性恋。

根据中国第三版精神障碍标准,同性恋者或双性恋者对自己性倾向满意,所谓“自我和谐”,其性倾向就不是精神障碍。相反,如果同性恋者或双性恋者对自己性倾向不满意,不接受或出现矛盾痛苦的心情,所谓“自我不和谐”,其同性恋或双性恋性倾向就属于精神疾病治疗的对像。

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严重落后于世界卫生组织1992年颁布的第十版国际疾病诊断标准。世界卫生组织在该版标准中明确声明性倾向不是一个障碍。同时,尽管世界卫生组织保留了自我不和谐的性倾向这个精神障碍概念,但认为自我不和谐的性倾向情况可能出现在同性恋者、双性恋者和异性恋者身上。

中国精神卫生团体对同性恋混乱的认识,带来了一系列严重的后果,包括医疗机构和心理咨询机构向前来求助或求医的同性恋者提供毫无科学依据的、并可能是伤害性的治疗。

近期,中国微博上报道了多起同性恋者被错误治疗的情况,包括上海某医院为求医的同性恋者开出了2000元药费的处方,而毫无证据支持这些药物可以治疗性倾向并且无害;北京某心理咨询机构宣称对同性恋者的转换治疗成功,而这些治疗成果根本没有经过同行专家的评议;重庆某心理咨询机构宣称治疗成功多个同性恋者,并开出上万元的同性恋心理治疗方案。

目前,在美国,心理卫生团体,包括精神病学会、心理学会和咨询学会,普遍认为同性恋性倾向是正常的,不是心理疾病。同时,这些精神卫生团体普遍认为,外力不能改变人的性倾向,而且试图纠正同性恋性倾向的治疗是有害的。这些团体普遍认为,同性恋者出现的心理卫生问题,更多是外部压力造成的,而不是性倾向本身带来的。这些团体并且发布公开的政策声明,支持同性恋者享有平等的公民权利。

笔者以为,中华精神科学会需要尽快修改现行的精神疾病诊断标准,参照美国精神病学会和世界卫生组织相关精神疾病的诊断标注准,从疾病名单里删除“自我不和谐”的同性恋或双性恋。中国精神医学团体和心理学团体需要加强对同性恋和心理卫生的研究,并依照国内外的研究成果,指导其会员的心理卫生服务工作。同时,中国精神医学团体和心理学团体需要出台相关同性恋心理卫生服务的指导意见,规范精神病学家、心理学家和咨询师们的心理卫生服务工作。(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