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延海:中国需要废除劳教式戒毒


2013.09.0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2009年2月9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机制对中国人权状况进行了第一轮审议。2013年10月22日,普遍定期审议将对中国人权状况进行第二轮审议。第二轮审议将对第一轮审议中国政府接受的他国政府所提建议的落实情况、以及对过去四年多来中国人权状况的发展进行审议。

在第一轮普遍定期审议时,中国政府接受苏丹政府关于改革中国劳动教养制度的建议:“根据其国情,积极稳妥地推行劳教改革,从而确保按制度行事。”

2013年1月7日,中国中央政法委召开会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提出将进一步推进劳动教养改革,称中共中央已研究,报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后,今年停止使用劳教制度。

我们应该欢迎中国中央政法委关于改革劳动教养制度、以及报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后今年停止使用劳教制度的意见。但是,我认为,中国不仅需要改革和停止使用劳动教养制度,更需要改革建立在劳动教养基础上的戒毒制度。

我们注意到,在更换名称后,中国现行的强制隔离戒毒制度就是原先的劳动教养戒毒制度。原先的劳动教养所在加挂“强制隔离戒毒所”的门牌后,近期将陆续取下“劳动教养所”的门牌,但将继续保留强制隔离戒毒所的门牌。

1990年12月28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通过《关于禁毒的决定》,规定:“吸食、注射毒品成瘾的,除依照前款规定处罚外,予以强制戒除,进行治疗、教育。强制戒除后又吸食、注射毒品的,可以实行劳动教养,并在劳动教养中强制戒除。

2008年6月1日生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规定“吸毒成瘾人员应当进行戒毒治疗。”对吸毒成瘾人员,公安机关可以责令其接受社区戒毒,对拒绝接收社区戒毒的,在社区戒毒期间吸食、注射毒品的,严重违反社区戒毒协议的,经社区戒毒、强制隔离戒毒后再次吸食、注射毒品的,公安机关可以作出强制隔离戒毒的决定。同时,对于吸毒成瘾严重,通过社区戒毒难以戒除毒瘾的人员,公安机关可以直接作出强制隔离戒毒的决定。

随后,各地劳动教养场所外也挂出“强制隔离戒毒所”的牌子。尽管中国政府一度声称中国废除劳动教养戒毒,而实施强制隔离戒毒,但实际上,强制隔离戒毒所依然依照劳动教养场所的管理体制,为一个机构两块牌子。

根据《南方日报》2013年1月29日消息,“2008年司法部劳教局下发《关于近期做好强制隔离戒毒执行工作的通知》,广州市劳教场所全部加挂强制隔离戒毒所牌子,正式负责接收公安机关送达的强制隔离戒毒人员。”

根据《南方日报》2013年1月29日消息,广东省司法厅厅长严植婵表示,“目前广东劳教人员大量的是强制戒毒和康复戒毒人员。”南方日报表示,“目前全省共有劳动教养人员超过18000名,其中14000名是强制戒毒人员,强制戒毒人员占近八成。”

根据中国国家禁毒委员会《2012年中国禁毒报告》,2011年,全国查获有吸毒行为人员41.3万人次,其中处置强制隔离戒毒17.1万名。

1998年,中国签署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其第9条规定:“除非依照法律所规定的根据和程序,任何人不得被剥夺自由。”中国《宪法》第37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

因此,废除劳动教养制度,既是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要求,也是中国《宪法》的精神。同时,废除劳动教养制度,就要废除建立在劳动教养制度之上的强制隔离戒毒政策。

我建议,中国政府彻底取消劳动教养制度,包括取消建立在劳动教养戒毒之上的强制隔离戒毒制度,代之以联合国机构推荐的“在社区中实行自愿戒毒、以实证和权益为基础(为药物成瘾者)提供健康和社会服务。”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