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甄評論】中共的焦慮

2021-07-14
Share
【任甄評論】中共的焦慮
粵語組製圖

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隆而重之舉行大會慶祝,黨總書記習近平發表講話自稱正「意氣風發」地邁向第二個百年目標邁進,但管治焦慮卻早已溢於言表。

習氏講話最聳人聽聞的當然是那警告「外來勢力」會落得「頭破血流」的話,其實,這樣的民族主義喊話是以中國人民為聽眾的,而當然不是在甲板上翹起腳近看遼寧號的美國軍官。在自己的喜慶日子如此喊打喊殺,其呈現的面貌,固然為識者笑,中共領導早已不是草莽之輩,不會不懂這個大體,可是仍然要疾言厲色地樹立敵我矛盾,正反映出心感內部難以團結的焦躁。

也許習近平真的有效法毛、鄧的鴻鵠大志,但到底廿一世紀的資訊世代和五、六十年前的封閉社會不可同日而語。比方說,當習氏說到「深化改革開放」「尊重人民首創精神」時,他會以為聽者不會想起大半年來中國各大互聯網企業的遭遇嗎?如果「反壟斷」的結果不是更多的市場自由和競爭,連螞蟻金服或滴滴出行這類獨角獸在國家權力之下竟也淪為韮菜一族,誰還相信中共及其坐擁無制衡權力的官僚會真心尊重首創?

習近平說已經實現第一個百年目標,在中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解決絕對貧困問題。他曾經自誇這是「人間奇蹟」,不過,客觀數據卻顯示,所謂解決絕對貧困,只是操弄貧窮標準。這種假大空的技倆,自六十年前「大躍進」以來已讓世人見慣。如果急於以減貧作為持續掌權的政績,自然會祭出「小康社會」來鋪墊起中共執政的正當性。問題是,即便習氏在講話提到人民對生活有所嚮往,大陸人民不想生育的問題卻又現實得連當權者不得不正視。

且不必說「各親其親,各子其子」的儒家小康理想,就是以鄧小平所說的溫飽、生活質量提升、豐衣足食來說,小康社會理應可以讓人民對生活有盼望,對未來有憧憬,如此又為何會近年年度往外移民的人數僅次於印度和墨西哥,生育率下降至即將在數年之後人口開始負增長?一個這樣的「小康社會」難道就是習氏自稱中共在過去一百年交出了一份優異的答卷?其實,任憑怎樣自說自話自評,移民迭增、生育不前才是中共管治必須正面回答的考卷。

百周年大會連粗略方案也沒說出一個,更遑論任何藍圖策略。第二個百年目標仍然只是空泛的「現代化強國」,難道習近平及其智囊以為單單這五個字便足以讓人民自信能給後代希望?習氏講話對家庭、教育、養老等等不置一詞,更莫說已屬當代生活質量基準的環境生態了。為甚麼這樣一個理應需要凝聚人心、展望未來的場合就這樣給平白錯過?

如果中共真如習近平所說,「守的是人民的心」「維護公平正義」,那還用口口聲聲「從嚴治黨」,「推進黨風廉政」嗎?自習氏2012上台大力打貪以後,在中國大陸迎來了清廉社會,還是更廣更深更牢的集權?腐敗的根源在於權力不受制衡,沒着眼治本的反腐鬥爭,說穿了只能換來更易滋生腐敗的土壤。這是經歷沉痛歷史教訓所見證的一條鐵律,空口白話再說多少遍中共不代表任何集團的利益也是改變不了的。

中共本來就不必代表其他特權集團,因為建黨百年以來中共本身早就異化成為一個特權集團。特權與腐敗共生,昭昭在目人民怎會看不清楚?中共執政的正當性基礎本來就脆弱得很,所謂「歷史和人民的選擇」,不過是事後孔明式的自欺欺人,虛妄得連當權者自己也不會相信,否則龐大數目的公帑根本不必用於維穩。

中共是全世界最大的政黨,習近平已經牢牢地握有軍、政大權,但他的講話竟然沒有展示應有的風範和自信,更沒有觸及任何制度改革或具體的發展藍圖,而只是自甘降格像「嗌交部」發言人那樣罵街,說甚麼使中共和人民分離或對立不會得逞,讓人貽笑大方之餘,正正反映出集權寡頭的焦慮。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