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日记】感冒惊魂 疫情阴霾下求医买药

2020-03-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胡凯文 摄

2020年3月30日,星期一,晴。

休息了一个周末,体力回复了不少。记得上周二(24日)晚开始,感到头晕、四肢乏力,以前或许会觉得「没事的,吃一粒止痛药,睡一觉就好」,但在新冠肺炎疫情笼罩美国、疫情愈来愈严重的紧张时期,身体出现这些征状,我顿时变得忐忑,不时摸摸自己额头想著「应该没有发烧,不会是我吧」,当晚跟上司请了病假。

至翌日(25日)早上感觉更差,眼睛很累,有咳嗽,但呼吸畅顺,没有发烧。这时看新闻,DMV地区(即首都华盛顿特区、马里兰州、维珍尼亚州)当时已经超过1600宗确诊,今日(30日)确诊个案已经超过2000。新冠状病毒的传播速度不容忽视。回想过去一个星期,曾三次乘搭地铁到华盛顿市内,极度担心的我以短讯告诉朋友自己的情况。

我问:「我家中没有温度计,是否应该出去买?」
朋友甲:「当然需要,马上去吧,速去速回。」
朋友乙:「最好不要,你不似是中招,出外更危险,你现在身体虚弱。」
朋友丙:「你需要好好休息,不如多睡一会,再看看情况吧。」

口罩、酒精搓手液、消毒喷雾、厕纸仍然缺货。(胡凯文 摄)
口罩、酒精搓手液、消毒喷雾、厕纸仍然缺货。(胡凯文 摄)


于是我再待停雨后,先到Safeway超市,不但口罩、酒精搓手液、消毒喷雾、厕纸仍然缺货,我没想到连温度计都被扫光,职员说「一早被抢购了」。那么我转战附近一间CVS药房,摆放温度计的货架上一样空空如也。无计可施之下,我「胆粗粗」问职员「你们有没有温度计,我很想量体温」,于是职员指一指「那里有诊室(minute clinic)」。我马上走过去一看,原来要预约,然后马上网上登记,幸运地只需在门外等半小时,就收到护士的电话。

她问:「你有没有发烧?有没有呼吸短促?」
我答:「没有。」
她问:「有没有去过高风险地区?」
我答:「没有,只要去过华盛顿市内。」

然后就见到全副装备,包括戴上眼罩、口鼻戴上外科口罩及N95两重口罩、身穿蓝色防护衣、胶手套的护士,把我带进诊室。她把我的医疗卡和身份证,以纸巾垫著放在枱面,再问我抱恙的经过后,然后帮我量体温,「华氏98度,没有发烧」,我马上松一口气!她再用听筒为我听呼吸,「没有问题,应该是感冒」,我才放下心头大石。

不过,她补充说,我需要好好休息,多喝水,万一征状持续,「下一步你就要去公共卫生部门了」。幸好至今我身体还好,抗疫尚未完结,大家仍须努力!在此,感谢所有紧守岗位的医护人员及超市、地铁等职员。

无计可施之下,我「胆粗粗」问职员「你们有没有温度计,我很想量体温」,于是职员指一指「那里有诊室(minute clinic)」。(胡凯文 摄)
无计可施之下,我「胆粗粗」问职员「你们有没有温度计,我很想量体温」,于是职员指一指「那里有诊室(minute clinic)」。(胡凯文 摄)


记者/胡凯文_于维珍尼亚州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