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是昨非:科拉松.阿基諾與中南海民主恐懼症的由來

菲律賓前總統阿基諾不久前去世了。1986年春天,阿基諾以反對黨和民主派身份參加的競選和後來的“人民權力”革命曾經受到了中國學生和知識分子的密切關注,成為促進中國80年代下半期民主運動的重要國際因素。

2009.08.06

和當時國際輿論對菲律賓民主派的大力支持對馬科斯獨裁的強烈抨擊相反,中國政府對菲律賓民主運動和讓反對派參加總統競選的態度一直十分曖昧。外交部和駐菲律賓使館的反應一直到很晚還試圖讓人相信馬科斯仍然權力穩固。當很多國家政府都已呼吁馬科斯尊重選舉結果,放棄武力對抗,讓出權力時,中國政府仍然以“不干涉內政”為借口不表態,而新華社和人民日報在馬科斯政府面臨越來越嚴重的危機時繼續正面報道他們的活動,維持對馬科斯政府的外交支持。

中共對菲律賓局勢的演變之所以態度曖昧,一個原因是馬科斯政府長期以來是中共當時反蘇反越的“老朋友”,馬科斯和他的夫人伊梅爾達數次訪華,毛澤東甚至曾經在中南海肉麻地吻了伊梅爾達 馬科斯那只被菲律賓人民痛恨的貪得無厭的手。另一個原因是中共經過1979年民主牆事件後對“民主”早已開始防備,因此對菲律賓民主派決不會有任何好感。但中共沒想到的是馬科斯政府竟然如此脆弱,不但輸掉大選,而且被馬科斯控制的軍方也在關鍵時刻選擇了站在民主派一邊對他逼宮。由於這些原因,阿基諾上台後兩國關系一度不是很“和諧”。

1986年阿基諾領導的菲律賓民主革命是世界範圍內第三波民主化早期的重要事件,給了世界各地民主勢力極大的鼓舞,這是我們今天悼念這個亞洲女政治家時不應該忘記的。這個革命的經典意義已經被1986年以來的歷史反復證明了。這就是:

第一,一個專制政權不管出於什麼原因,國際壓力也好,國內困境也好,統治者由於過分自信想作秀也好,或者統治者內部分裂想借助於社會力量也好,只要它開放言論和黨禁,就必然把自己置於迅速產生的社會主流輿論的對立面並面對一個擁有強大民意的反對黨和民主選舉的要求;

第二,只要這個政權不選擇壓制,而是心存僥幸,以為依靠國家政權的資源和既得利益集團的支持加上舞弊就能夠和反對黨進行競選,就必然面對一個讓它下不來台的選舉結果;

第三,到了這個時候,如果它既想鎮壓又出於種種原因--例如如何收場,國際影響,或者軍方的分裂等等--下不了狠手,那麼它就必然會被反對派取代。一句話,專制政權如果在民主問題上開一個口子,就會面對一個最終令它崩潰的歷史過程。但是對於民族團結和社會進步,這又是一個必要的歷史代價。


1986年被中南海喜歡和信任的馬科斯政權就是這樣垮台的。馬科斯的垮台不但讓中南海嚇了一大跳,而且為三年後鄧小平的那句名言“一步都不能退”作了注。這個“一步都不能退”在今天看來,實際上是鄧小平的政治遺囑。它的後續是江核心的“嚴防死守”和胡溫的“維穩”。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