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会客室: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轰陶君行诬陷支联会

「六四」廿一周年距今逾一个月之际,社民联主席陶君行突然在七月一日港台节目《议事论事》中追击支联会,指它们收起所有「结束一党专政」横额、口号和示威牌,作为民主党与中央沟通的交换条件,引致支联会在五日发出强烈声明,直斥陶君行揑造事实,要求陶君行收回抹黑言论及公开道歉,并且将今年的集会及游行的片发送予传媒,究竟,支联会是否真的跟陶君行割席而坐?跟中联办副主席李刚见面的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有否如民主党一样,被要求与支联会关系割裂?今集的节目嘉宾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就让他亲自跟各位听众讲述。

2010.07.0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问:坊间有人看到后,这样说「相煎何太急」,但也有人说「感到痛快」,你怎看这些坊间的反应?

答:我觉得不同人的反应都有包括对陶君行的评语。事实上,陶君行跟我们很多人一起,我个人认识他也逾廿年,大家都是由学生年代开始一起争取中国及香港的民主。我觉得好可惜及遗憾,他居然在这时间去藉着一些莫须有的理由抹黑,甚至质疑支联会的政治诚信。

陶君行指支联会今年的六四游行没有展示「结束一党专政」的示威牌,但是,从我们展示的相片中可以十分清楚见到,我们把大量的「结束一党专政」等示威牌搬到维园的示威起点。

在游行期间,连我自己在内也带领喊出包括「结束一党专政」的口号。所以,你单凭找不到一些相就不独指我们没有派,甚至估我们刻意没有派这些示威牌,继而猜测,诬陷我们可能跟北京有政治交易,这完全超越任何朋友,同志的底线。我觉得这是絶不能接受。

当然,我仍然希望陶君行能够想清楚作出真诚及公开的道歉,这样彼此再有合作的机会;如果,陶君行继续诬陷,我相信香港市民都目睹彼此真的没有合作的可能性。

问:其实,陶君行一直是支联会的成员又是常委之一,这样每年的大型游行及集会,他是否会完全不知道有关的安排?

答:他由八九年至今是支联会常委,已廿一年了,不过,我记忆他不是每次都有出席支联会常委的会议。至于,他最近出席那次的会议则须要翻查纪录才知。可是,我们今年的安排跟过往的都一样,尤其是我们有清楚的资料及相片显示,我们把「结束一党专政」的示威牌及其他支联会纲领的示威牌也一起推到维园。义工即场向人派发,所以,我觉得不能接受的是,陶君行若指我们刻意不派示威牌,因有政治交易,这不旦侮辱支联会的常委,亦都侮辱当时辛勤派发的义工。

作为支联会多年的常委之一,我相信陶君行无理由不知道支联会的工作方式,他居然不断作出这样的诬陷,我对他这样做真的想不到他可有何解释?

问:他曾向传媒讲,「曾私下向你质询为何没有「结束一党专政」的横额或口号,他说,你当时没有就此回应。」这是事实吗?

答:这不是事实,由五月三十日到现在,陶君行并没有向我表达当天示威牌的情况。当然,我们在一些公开的场合,他有向我问标语及口号的事。我清楚向他讲,我们包括在五月三十日的游行是有喊口号。我其实觉得不是紏缠于是否派这些示威牌,派与不派也好,我们坚持包括结构一党专政及支联会的其他纲领如释放民运人士,平反八九民运,追究屠城责任及建设民主中国等这些纲领,有什么理由引致他质疑我们妥协,放弃呢?他凭什么这样做呢?这才是问题,倘他要鸡蛋里挑骨头指「今天看不到喊结构一党专政口号,为何没有携带它在街上走?」这就是否可质疑我放弃了结构一党专政口号,与共产党有交易?是否可这样没道理的推论呢?

问:其实,事件的开端,你觉得是否跟民主党及普选联不认同公投,与中央沟通有关?

答:我不能够亦不愿意揣测陶君行的动机。但是,在政改及五区公投的事件上,民主派或民主派内的人士是有不同的看法。在我的眼目中,这只不过是策略的不同,这是人民内部的矛盾而不是敌我的矛盾。不能够把这些事无理地上升或诬陷成为我们跟共产党的交易。我觉得这是非常大的侮辱。

我相反有疑问包括社民连及陶君行做很多的事,引致客观效果去分化及打击民主派,我们能否据此推论他们有何政治目的呢?我不会这样做,我也不希望他们这样采取政治抺黑或诬陷的做法。

问:虽然,支联会不是政党,但是,内里有很多核心成员包括你在内都是民主派,现在的情况,是否正好引证「泛民撤底分裂」的预言?

答:我其实觉得是否分裂是要看大家跟著馀下的时间怎样做。其实,任何时间民主派间有不同的意见,若大家能够互相尊重,在和而不同上能找到一些共同点一起合作,这样,有不同的看法是正常的,不会由分歧造成分裂。

但是,若有团体人士不分清红皂白,作出诬陷,打压及采取语言暴力,这恰如社民连率先讲彼此不能够合作,所以,我相信问题的核心是社民连是否清楚紏正他们分裂民主派的做法,及望他们是否可以紏正这种政治打压的做法。

问:从民主党披露与中联办及港府见面的消息后,中方述明要民主党跟支联会分开。你是普选联副召集人见中联办的官员时,他们有否向你作出同样的要求?

答:没有。我代表普选联跟中联办副主任李刚见面,之前,其实也有预备会跟中联办法律部的部门冯毅见面。两次见面都是谈及香港的政改及普选的问题,他们完全没有提及要我跟支联会分开或该如何做。当然,他们若提及要改变我们平反六四,有关支联会的立场,我一定会坚决指责他们。

问:你如何理解,中央再次就支联会的存在表达强烈的意向?香港支联会未来的发展会如何?

答:香港的民主派包括民主党跟北京有逾二十年的时间彼此没有接触,且有非常大的不信任,我们当然相信未来的时间仍然非常的不信任,尤其是就六四的问题。

当北京同民主党谈首先是表达他们多年来的看法,就是对支联会的不满,这是清楚不过的事。但是,我觉得重要的不是他怎样讲而是我们怎样看,我见到民主党的何俊仁及张文光,他们都是支联会常委,他们清楚地向中央的人士表示,他们是不会停止参与支联会的工作,我期后亦留意到中央的官员跟他们见面后亦没有再提及此要求。

我于今年五月中联办副主任李刚分别见民主党及普选联,支联会的两名副主席即我及李卓人,与两位常委何俊仁及张文光,我们分别以普选联及民主党的身份见李刚,我相信他们知道我们是支联会的身份,在接触中,我相信大家有一个理解,他们亦知道,我们在支联会方面会继续工作,会继续坚持争取平反六四,但同时就香港政改问题,他们也觉得是可以跟我们作出讨论。

我在这点上我觉得我们有非常大的分歧继续存在,特别就中国民主化及六四的问题,可是,大家同时觉得至少就香港政制发展问题是可以作出交流及讨论,在过程中,北京不再坚持我们放弃支联会的身份,在此点上,我见到有改变。在这里好肯定的是我们没有任何的枱底交易,另方面,对我们四人继续参加支联会的工作时,他们好清楚会继续对支联会的活动作出批评及打压,因此,可见到我与李卓人及数名常委迄至现在,因为当天要求释放刘晓波而冲击中联办而被起诉,亦因为保护民主女神像而被警方拘捕,这些案件仍未完结,因此,我们见到他们并没有因此放过我们,这再次显示我们如何参加枱底交易呢?

问:未来日子,有没有可能以支联会副主席或主席的身份与中方官员会面?

答:我不知道,但是,往后无论如何走下去,我们是会坚持我们的原则关于平反六四,结束一党专政及建设民主中国原则,以致争取香港终极普选的原则,我们都会坚持继续争取,无论他们是否愿意跟我们沟通,我们的立场及坚持是不会改变的。

问:会否考虑竞逐支联会主席职位?

答:我暂时没有这方面的计划,现时支联会主席华叔虽然有病在身,但仍积极参与支联会的工作及主持支联会的会议,作出领导,我是会继续支持华叔参与及领导支联会的工作。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