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流感危機之一:死雞照收無王管 (視頻)

2015-12-2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禽流感危機之一:死雞照收無王管 (視頻)

香港自1997年經歷禽流感疫情後,改變了香港人食活雞的習慣,但禽流感的陰霾始終困擾香港,無不與大陸的“無王管” 措施有關。本台記者今年中,走訪深圳及惠州的雞場及屠宰市場,發現鷄場收購死雞處處可見;深圳當局實行中央屠宰家禽,街上卻出現不少流動雞販,血濺四處;處理禽流感的醫院不設防。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顯示,今年頭11個月,中國的H7N9禽流感個案有191宗,其中48人死亡,死亡率是四份之一。(陳廣宇/劉雲/林樂同 報道)

記者根據報料人士的消息,來到惠州淡水白石洞村,距離深圳龍崗區只有五公裡路程,這裡的雞鴨養殖場大多沒有招牌,在村口路邊,記者赫然發現一塊招牌,上面寫著“有殆雞賣”幾個字!

沿著這條小路走下去,記者發現另一塊招牌:“活雞死雞都賣”!

這是個不知名的養雞場,有上千只雞被困在極小的雞欄內,現場一名工人透露,每天都有四五十只雞奇怪死掉,過去是扔掉,現在老板要求賣出去,城裡有人收購,每只大約二至三元。

記者隨後另一個地下雞隻養殖場,所見都是一些殘破的棚屋。

這位養殖場的員工對記者的到來十分好奇,但他並不害怕,他坦承雞鴨都是供應給大城市的,即使死雞死鴨都有價,而且同樣用合同的方式賣出去。死了的會劏干凈,送到山下面儲存,那裡有簡易的冷凍櫃。

問他這些收購者多長時間來一次,員工說:哦大概三個月來一次吧,三個月來一次,大概九十天左右吧。

這村落幾乎每年都有禽流感爆發,當地人稱之為“雞瘟”,但當局並無公布,只是悄悄地將養殖場關閉了事,過了風頭,在地方村干部們的庇護下,又會重新開張。

經常來這裡收死雞的人當中,有一部分被送到深圳龍崗坑梓社區的燒雞張老板處。

在距離張老板家三十米的路口,記者竟然發現一個廣告,上面寫著:“大量收雞,死雞活雞都要”。

張老板家掛的招牌是“花生油店”,實際上是掛油牌賣死雞,店內只有裝點門面的一個油桶,真正的生意是批發燒雞。他制作的燒雞主要供應給區內的大排檔或小餐館。

屋內有人,但不肯接待陌生面孔的記者。

這位在院子內打掃衛生的環衛處(環境衛生管理處,政府部門)的清潔工指著這間屋子說,老闆是鹵雞鹵鴨,一般在早上開工送貨。

清潔工:早上一般在八點鐘吧,鹵了要送出去賣嘛,下午也要送,下午大概是二三點送。中午他有人在屋裡的,中午他也要回來的。

這些鹵雞鹵鴨,不少會送到深圳街頭這樣的熟食檔,標榜以“鮮活雞鴨加工” ,賣熟燒雞鴨為主,價錢從每斤十元到十六元不等。

這名婦人要買鴨血,擔心是假貨,攤主當然全力推銷聲稱是真貨,還說“假的不要錢!”

深圳街上近年亦流行木炭烤鴨,特別是在龍崗區的龍華等地的集市,這類烤鴨檔非常多,價格特別便宜,十五元一斤,買一斤送五元,因此實際上一只烤鴨只需二十元人民幣,在物價飛漲的中國大城市,稱得上是最便宜的烤鴨了!

現場露天烤,當場切,烤鴨師傅將一只只冰凍鴨從桶內取出,一只隻掛到所謂的木炭烤爐內,烤爐不停地轉動,吸引許多人停留圍觀。

本台獲得消息指,這些鴨的來源有問題,其中不少都是從養殖場收購來的死鴨和死雞,由於成本極低,所以即使二十塊錢一只烤鴨,他們仍然能賺錢。

這位在南山區的市民李女士對於有死雞死鴨加工成熟食,聽起來都令人害怕,肯定不敢食。

李女士:那說起來肯定不敢吃呀!肯定怕啦!那誰不怕!生命是最重要的嘛,其他都不用說嘛。

深圳市政府在接受查詢時,否認監管不力。

本臺記者在市區采訪時,碰巧遇到一宗執法事件。在羅湖區人民南路,一間以土菜見稱的餐館,被食客舉報食材有問題,懷疑雞煲是死雞做成,因為有異味。

女客人與店方理論時發生爭執,並報警,警察到來後,仍不了了之。因為這些食物的事並不歸警察管,而是城市市容管理辦公室、衛生監督所以及工商局管理。

港人返回香港時,往往喜歡購買一些烤鴨、燒雞之類的帶回香港享用,走私水貨客在赴港時,也會帶上這些所謂價廉物美的雞鴨,在上水、元朗一帶散貨,流入新界一些食肆。港人即使沒有北上,也有可能隨時會跌入死雞陷阱。

香港家庭主婦黃太表示,看見(本台視頻)深圳有人賣死雞,飼料是什麼也無從稽考,真的很恐怖,原來他們食了這麼多垃圾。

黃太:整件事很恐怖。再者,每一個人也不知自己在食什麼。我們(讀)小學時也學懂什麼是食物鏈,原來這食物鏈,人最終吃了很多垃圾。

被稱為“禽流感獵手” 的香港大學教授管軼接受本台專訪時明確指出,死雞不能食用,若有大批雞隻死亡,顯示已有病毒感染,市民與這些死雞接觸,便會十分危險,甚至會喪命。

管軼說:死家禽是不能食用的,百分百肯定。若有大批家禽死亡,顯示已有(禽流感) 傳染病爆發。你接觸這些禽鳥,你會很危險,甚至會喪命。

管軼慨歎,現時做生意的人不太理會別人的生命,市民自己也不太留意,只有科學家才介懷。

曾經歷非典及禽流感疫情的香港市民薛培餘,媽媽當年便是死於非典。本台記者將拍的片段該他觀看,他指內地根本沒有汲取非典的教訓。

薛培餘說:我覺得好難想像到會有這樣的事發生。你怎可以當街當巷,那麼多人的情況下屠宰雞隻又賣。假使有隻雞有禽流感,周邊好多人便已受到影響。

他們根本沒汲取到沙士的教訓,而且內地的衛生部門對這些好似不太著緊。未如香港般守得嚴。

但薛培餘無奈地說,香港人在禽流感的問題上,是被迫與接受。

薛培餘說:我們(香港人)是陪葬品,我們貼錢買難受,因為我們本地沒有那麼多雞場,什麼也要倚靠大陸,所以,我們是被迫與接受。

--------------------------

禽流感危機之二:深圳通街殺活雞(視頻)

--------------------------

禽流感危機之三:供港雞場大走鬼(視頻)

--------------------------

禽流感危機之四:禽流死人不識驚(視頻)

--------------------------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