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遗祸】柬埔寨金边被港企赌场垄断 赌场员工控诉遭受剥削及暴力对待

2022.09.07
【一带一路遗祸】柬埔寨金边被港企赌场垄断 赌场员工控诉遭受剥削及暴力对待 本台专访一名在金边受高等教育的赌场从业员Chhim Sithar,诉说赌场员工遭受剥削的情况,以及如何迫使他们走上街头罢工。
受访者提供

中国对柬埔寨输出「一带一路」倡议,在西哈努克港(又称西港,Sihanoukville)设立「经济特区」,发展房地产、旅游和赌业等带来暴利,虽然带动GDP(国内生产总值)急升,但同时破坏当地居民的简朴生活,中国人为主的发展商所遗留的「烂尾楼」问题,令当地人面临破产、饱受精神折磨。本台专访一名在金边受高等教育的赌场从业员,分享她对在当地投资的中国和香港企业的看法,以及诉说员工遭受剥削的情况,如何迫使他们走上街头罢工。

「柬埔寨这里没有足够的工作,我们没有很多选择,即使我们有高学历、大学毕业,但这里没有很多选择,否则我们要移民泰国、马来西亚或日本。」这是一名来自柬埔寨赌场员工的心声,即使拥有高学历,当地人仍然选择在赌场工作,即使面临剥削,她都选择留下来。

「在金界娱乐城工作之前,我一无所知,我只是想在读书时赚钱,所以我加入了金界娱乐城,在这里工作了一年后,我开始知道这里的工作环境有几差,特别是顾客对员工的暴力及侮辱。」

34岁的Chhim Sithar居于柬埔寨首都金边,她在2007年应征当地赌场「金界娱乐城」,当时她还就读大学,专业是经济及会计,至今已在赌场工作10多年,她后来更加入柬埔寨劳工权益支援工会(Labor Rights Supported Union)并成为主席,为工人争取权益。

面对顾客暴力对待 员工被要求保持沉默

中国投资者在柬埔寨发展,本地人都卖走自己的地给中国人兴建赌场,本台早前报道,在香港上市、由马来西亚华人、丹斯里曾立强(Chen Lip Keong)创办的金界控股(NagaCorp)全资拥有的「金界娱乐城」(NagaWorld Ltd),是金边唯一一个持牌赌场。Chhim Sithar负责该赌场的监管工作(Pit Supervisor),防止客人及荷官串通作弊,并管理桌面的筹码预算,她指员工要忍受客人的不合理对待,即使向上级反映,都被要求保持沉默。

Chhim Sithar是柬埔寨劳工权益支援工会(Labor Rights Supported Union)主席,为赌场工人争取权益。(受访者提供)
Chhim Sithar是柬埔寨劳工权益支援工会(Labor Rights Supported Union)主席,为赌场工人争取权益。(受访者提供)

Chhim Sithar说:金界员工面临的一个挑战是受到顾客的暴力对待,有很多严重的事情发生在发牌者(dealer)身上,他们被顾客吐口水、掌掴,被泼热水、咖啡、啤酒,当客人输钱的时候,公司经常性地不会采取任何行动,但要求员工保持沉默,说要接受这些暴力,因为这是赌场文化。

「多数带来麻烦的都是中国人」

Chhim Sithar说,这个赌场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客人,他们对待员工的态度恶劣,她记得曾有一位韩国客人,将一杯热咖啡倒在员工身上,告知赌场人事部跟进,但人事部第一句就问:「杯咖啡的温度有几热?是否足以烫伤员工的脸部?」她形容「这是完全无法接受」,而这个赌场的客人大多是中国人,在众多外籍客人之中,中国人最会为员工带来麻烦。

Chhim Sithar说:有员工原定下班时间是晚上11时,但有中国籍顾客因为迷信风水,不想更换发牌人(dealer),因此员工要加班到凌晨12时才能回家,并不获任何交通津贴。

赌场本地员工遭剥削 外籍员工薪酬多23

除了要忍受所谓的「赌场文化」,本地员工的权益更遭到剥削,出现同工不同酬的情况。Chhim Sithar指,金界有很多来自不同国家的外籍员工,除了中国,更有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尼泊尔等,而他们的薪酬都比本地员工高。

Chhim Sithar透露,金界赌场员工受剥削。(受访者提供)
Chhim Sithar透露,金界赌场员工受剥削。(受访者提供)

Chhim Sithar说:在金界,本地员工的薪酬比外籍员工低,不只是与中国人相比,而是任何有外籍护照的员工,都会比本地员工薪水高出2至3倍,即使岗位、工作相同。例如菲律宾人,只会英文及菲律宾文两种语言,而本地人懂得说英文及柬文,菲律宾籍员工的人工都会高出2至3倍。

Chhim Sithar又说,早前本地人不可以担任赌场经理职位,在工会多番争取后才破除规定,但即使本地人担任经理,薪水依然低于外国人的任何职位。

疫情下赌场出劳资纠纷 上千名员工被解雇

2021年,金界娱乐城指因疫情而面临经济困难,突然解雇1329位员工,这迫使部分员工走上街头罢工抗议,其中大多是工会成员。Chhim Sithar亦是其中一分子,她曾因参与罢工被控「煽动造成公共秩序混乱」罪而入狱9星期,连同她在内,一共有11位工会领袖被捕,全部人目前获准保释。

她指目前只剩下约400名员工继续罢工,而大多数是工会领袖及骨干成员,他们的诉求共有9项,主要涉及释放所有被捕工会领袖、对被裁工人复职、按照劳工法例向员工支付足够的遣散费、停止使用违法的雇员合同,以及改善本地员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等。不过,罢工事件至今8个月,公司未有任何回应。

金界员工参与罢工,抗议赌场剥削劳工权益。(受访者提供)
金界员工参与罢工,抗议赌场剥削劳工权益。(受访者提供)

Chhim Sithar说:金界娱乐城员工罢工已经超过8个月,但目前还未有任何解决方案,在这8个月期间,公司仍是一贯立场,他们想解雇所有工会领袖及成员,这是违反柬埔寨的劳工法例,以及国际劳工组织第87和98号公约。

Chhim Sithar表示,罢工期间员工受警察不对等的暴力对待,员工被殴打及拘捕,当地政府更派代表逐个到访工会成员的家,警告他们不要再参与罢工;又指政府操控媒体去诬蔑工会,指他们是受外国势力资金援助,不是真的罢工,而是搞「颜色革命」,令外界对工会反感及害怕。

在示威期间,有员工受伤流血。(受访者提供)
在示威期间,有员工受伤流血。(受访者提供)

Chhim Sithar说:不管是穿著制服或便服,或保安部队,我们不清楚他们的身份及来自哪里,但是他们公开殴打、拘捕我们的成员,而且大多数是女人,在街上每个人都见到,有员工拍下照片及影片,但他们没有任何后果。

「在柬埔寨,哪里都是一样」

事件扰攘了逾8个月,劳资双方仍在拉锯,期间已有员工接受了公司的遣散方案,亦有员工因生计问题而放弃罢工。不过,Chhim Sithar的立场仍然坚定,即使在赌场经历种种的不公义,她还想继续在金界工作。

Chhim Sithar说:我们仍想继续做这份工作,因为没有选择,希望在法律的基础下,争取属于我们工人的权益,我们没有选择,只能继续抗争,我们亦转不到工作,在柬埔寨,哪里都是一样,这里没有劳工权益,不接纳工会,没有法律可言,最好的方法不是转工,而是留在同一个地方,为自己的权益站出来,为自己的权益奋斗。

针对工会的诉求及指控,本台曾向金界查询,但至今未获回覆。

中国发展商遗留「烂尾楼」 当地人面临破产、饱受精神折磨

中国「一带一路」政策吸引大批中国企业在柬埔寨西港等地发展,根据柬埔寨土地规划和建设部2020年发布的数据,西港的平均地价在过去3年内翻涨了10倍。楼市热潮吸引了大批中国投资者来买地买楼,甚至与柬埔寨人共同开发、经营房地产。不过,随著柬埔寨政府下令禁止网赌,加上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再度重创西港经济,数10万中国人撤离西港,留下一堆「烂尾楼」。

对于中国发展商所带来的「烂尾楼」问题,Chhim Sithar听闻不少个案,包括在西港的地主形容「突然之间,所有事情都改变了」。因为工程烂尾,这班地主背负一大笔债务,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更要还钱给银行,很多人因此而破产,或饱受精神折磨。加上当地政府未决定如何处理这些烂尾工程,地主不清楚下一步行动,包括是否要还款给银行等,他们只能停滞不前。

Chhim Sithar说:现在很清楚可以见到,中国在柬埔寨的投资并不是好的,因为有很多建设中途停顿,当政府开始了网赌,他们(中国人)离开了,很多柬埔寨地主,他们向银行借钱起楼,租给中国人,他们(柬埔寨地主)承受巨额损失。而且,有很多来自中国的黑社会来到柬埔寨,制造很多安全问题,我们看到媒体的很多报道,他们在酒店、赌场,甚至街上互相残杀,有时一些本地人,笃笃车司机、的士司机不小心被杀害,这是很可怕。

当地人:不想谈论政府的不是

对于金界员工罢工的情况,本台访问了另一名当地人Billy(化名),他有听闻事件,但不是非常了解,亦不想谈论政府的不是,认为劳资双方应作沟通。

罢工持续逾8个月,劳资双方仍未有共识。(受访者提供)
罢工持续逾8个月,劳资双方仍未有共识。(受访者提供)

Billy在柬埔寨从事教育行业10几年,是有学历的知识分子。与Chhim Sithar不一样,Billy较为支持柬埔寨政府。问到近年中国发展「一带一路」政策,以及投资者遗留下来的「烂尾楼」等问题,他指看新闻知道有地主承受不了巨额欠款而自杀,但认为当地政府都有努力解决。

Billy说:作为一个柬埔寨人,我希望我的国家发展得好,我不会说柬埔寨是最好的,这里都有贪腐的问题,有好人及坏人,但我看到政府都有尽力,令柬埔寨人避免受物业问题的困扰,但我们如何分辨哪些企业或发展商是有利柬埔寨?

柬埔寨卷人口贩卖风波 「为何所有事都要针对柬埔寨?」

本台早前报道,柬埔寨的诈骗案风波,中国的「一带一路」被认为是问题根源,令柬埔寨被扣上「人间地狱」、「诈骗乐园」的污名。Billy对此觉得很愤怒,质疑为何那些「坏人」要选择柬埔寨。

Billy说:我觉得很愤怒,为何那些人要选择柬埔寨?这不是关于对中国的不满,而是针对所有坏人。我想说有关人口贩卖,近日我听到很多新闻,我感到很伤心,为何所有事都要针对柬埔寨?实际上其他国家都有发生这些事,为何要是柬埔寨?我相信政府有做事,但他们做得不够好。

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Billy认为知识可以改善受骗的情况,他认为政府应该加强教育,例如如的何辨识招聘广告真伪,如何在疫情期间防止受骗。

记者:董舒悦 责编:李世民 网编:刘定坚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