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之患(二):「图」亡?以一支画笔对抗极权的尊子

2020-07-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纵横画坛四十载的香港政治漫画家尊子,称已有心理准备迎接「被审查」的恐惧。(李智智 摄)
纵横画坛四十载的香港政治漫画家尊子,称已有心理准备迎接「被审查」的恐惧。(李智智 摄)

国安之患(二):「图」亡?以一支画笔对抗极权的尊子

《港区国安法》正式生效,全港掀起「白色恐怖」,文化界不少人感到自危。纵横画坛四十载的香港政治漫画家尊子,在接受本台专访时称,有心理准备迎接「被审查」。但除非被逼害至斩手「封笔」,否则会坚持信念画下去,决不自画「红线」。(李智智、覃晓言 报道)

随著《港区国安法》于6月30日正式实施,香港陆续出现「敏感书籍」被审查的情况,令文化界人人自危。香港著名政治漫画家尊子将有新作品在今届书展推出,在访问的前一天才送到出版社印刷,记者问他会否担心「被审查」,他以一贯温柔语调、轻松地说:「我不惧怕,我会如常画下去!」

尊子笔下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张展豪 摄)
尊子笔下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张展豪 摄)

尊子(原名黄纪钧)于1978年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艺术系,过了一年教师生涯,便改到报馆任美术工作,亦为《百姓》半月刊等刊物绘图。1983年,著名漫画家王司马离世,其《明报》漫画专栏改由尊子接手,让他正式踏上政治漫画之路。

尊子纵横画坛四十年,以笔锋辛辣、针砭时弊见称,亦不失幽默讽刺,触动过不少香港人的内心感受,江湖地位甚高。他见证了中国大陆和香港多个重要历史时刻,将领导人和政要的丑态,以及社会的黑暗现实原形毕露:「八九六四」时期坐在坦克车上的李鹏、以「卫病」讽刺前港督卫奕信,至九七回归以后,脚痛下台的「老懵董」(首任特首董建华)、「扫把头」叶刘(时任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时至近年的立法会议员被「DQ」事件,以及对抗愈来愈多的「红线」,一幅幅画面在尊子笔下活灵活现。

尊子的政治漫画以笔锋辛辣、针砭时弊见称。(张展豪 摄)
尊子的政治漫画以笔锋辛辣、针砭时弊见称。(张展豪 摄)

尊子绘画「八九六四」时期坐在坦克车上的李鹏,引起不少人共鸣。(张展豪 摄)
尊子绘画「八九六四」时期坐在坦克车上的李鹏,引起不少人共鸣。(张展豪 摄)

尊子展示讽刺「卫病」的前港督卫奕信的手稿。(张展豪 摄)
尊子展示讽刺「卫病」的前港督卫奕信的手稿。(张展豪 摄)

「DQ立法会议员事件」亦被纪录在尊子漫画中。(张展豪 摄)
「DQ立法会议员事件」亦被纪录在尊子漫画中。(张展豪 摄)

尊子说:我自己觉得对官员来说,没有甚么特别的喜好,或者憎恨,没有了这个人,又会有另一个丑陋、恶心的人会走出来,他也是在执行任务。当然每个领导人都有不同风格,画老董(董建华)是那种懵懵懂懂,梁振英的那种意气风发,又想做点事,但是眼高手低,但其实梁振英初期是很难画的,因为相对来说,他其实是外型不俗的,即初期来说,尤其他当草委、主任时出来高谈阔论都迷倒很多人的,声音有点磁力,但当他年纪渐长,面对社会事件的表情,愈来愈「乞人憎」(粤语,意即令人讨厌),大家都有这种看法时,画起上来会更加强调他面相猥琐的一面,将他画出来。

近年尊子笔下最常见的特首林郑月娥,他又如何评价呢?

尊子说:林郑初期时都很难画的,她跟煲呔(前特首曾荫权)都是难画的,因为不知道她会做甚么事出来。她穿著整齐时,变回普通师奶一样,没甚么特别,所以如果她下台的话,不再要负责做这些事时,其实没甚么特别的恶形恶相,但她要服侍习近平、耍手段,那些是「乞人憎」的,其实那些一定程度上是一只棋子,或一个木偶,被操控的一件东西、一件物件。

尊子笑言,特首林郑月娥是最为难画的人物。(张展豪 摄)
尊子笑言,特首林郑月娥是最为难画的人物。(张展豪 摄)

见证香江岁月的尊子说,在九七回归前,很多人关注香港前途问题,故当年多以中英谈判、香港人和香港环境将有多大转变等作为绘画主题。至回归后,特别是在曾荫权以来,大陆加强对香港的管控,与港人长久以来的价值形成冲突。

尊子说:发觉香港是一个很大的缩影,即整个香港的位置、地位和代表性,都很有象征性存在。香港一方面反映中国大陆的情况,(中国)怎样发展会在香港反映出来,所以在香港(方面)仍然画很多事情,而且很针对性和尖锐。在煲呔(第二任特首曾荫权)之后,(前特首)梁振英上场,形势变化比较大,中国大陆里面的鹰派想管控香港的势力更加强,变成那个冲突,与香港人本身的生活习惯,冲突更加大。

他称,回归初期,中国需要依赖香港吸纳外来资金,所以给予港人宽松一点的自由,但随著中国富强起来,近年对香港的压制愈加强硬,香港政治环境急剧转变,时至今日演变成「二次回归」,由当初以为可保持九七年前至少七成至八成的香港,现在却出现大倒退,才引发另一次「信心危机」,出现移民潮。

尊子说:现在当然比较恶劣,那个变化到了今时今日真真正正面对的困难,很明显是很不同的。(回归)以前大家都会估估下,对中国大陆的信心当然不高,但另一方面觉得到海外都能够搵食可以生存,或有另一个发展空间,一个人生新的阶段,毋须要留在香港。但今时今日的走,真的好像走难一样。

港府配合中央政府硬推《港区国安法》,令不少港人忧虑误踩「红线」,出现寒蝉效应。不过,在白色恐怖下,尊子仍坚持不妥协。

尊子说:(早年)曾经有人劝我,民生社会有那么多事情,不要绘画政治议题,那时候有人说不如不要画邓小平的样貌出来,官员呢,你画个模模糊糊出来,即代表大陆的,会有这些情况,到了现在推行国安法的话,其实都要观望,我觉得它现在做的事情,到底收得有多紧呢?对她几有利,几有害呢?我相信大陆方面都仍在探索,当然我们做传媒或画画(创作),尽量利用最大空间去做事,不会在他们未画红线,便先掉头走了去。当然如果我能够继续画下去的话,我会继续画下去,至于逼害去到甚么程度,可能有人拿把刀,把我的手放在砧板上,再画的话便把你的手斩掉,那便不画了,唯有这样。

尊子指出,政治讽刺、笑话的力量很大,极权国家会想尽方法去控制和灭声,而漫画家通过有技巧的表达,能将政治结合人文,创作出使人会心微笑、启迪民智的作品。

尊子说:现在笑也要笑得小心一点,因为笑也要笑得有点技巧,真真正正令人感受一件事的方法,不会直接每日都画拳头,或者画只手指指著某个人,其实漫画是可以显示到那个地方的人对生活的看法,你会将政治的东西、事件,与人生和整个社会的文化结合,才能产生上乘的、有启发性的作品出来。

尊子指出,自我审查并非来自画家,而是源自主流传媒,如果有多份报章媒体推出政治漫画专栏,绝对能够百花齐放。他坦言,虽然近年传媒一直处于寒冬,加上政治打压之下,报章大幅减少,变相亦削弱了多元声音,但网络亦可为政治漫画带来新的出路。

尊子说:当没有人去找他们,连被人删稿或审稿的机会都没有,连一开始在这些主流传媒生存空间都没有时,利用电脑快速的传播能力,其实都有生存空间的,所以现在年轻人有政治触觉的,有这种想法或这种能力的,可能在互联网发表作品。

谈及年轻人,尊子感叹他们为民主诉求而走上街头牺牲,感到痛心,无奈自己年事已高,只能尽其所能,在力所能及的政治漫画世界,为香港民主运动发声。

尊子说:(叹气)当然呢,一定程度上都不想看到那些(年轻人被打)画面,那些血腥,因为当你慢慢看得太多时,会有一种不良反应,生理上和心理上都有不良反应,当然是非常伤感。我不知道自己年轻时会否做相同的事。我能够做的是在报纸上有这样的位置,有这样的空间,就尽量去画,说出整件事情,纪录整件事情的发生,但是在街头上,我当然没有这样的能力再在街头上做这样的行动。

在《港区国安法》后,不少本地民主派和民运人士成为被针对的对象,港人纷纷考虑逃离处于四面楚歌的香港。去与留,尊子又会如何抉择呢?

尊子说:我没打算离开,如果我是30岁时,可能不会这样回答,30岁可能会觉得离开更加好,但以我画了这么长时间,留在香港这么长时间,我觉得有一定程度是有责任留下在这里,另一方面是给我很难得机会,让我看著香港的变化,当然是变得很伤心,但是作为香港人在这里生存,这么长时间生活,与她息息相关这么长时间,不会舍得离开的,如果她(中国)是有改变的,当然是好,但不是的话,要走那条(极权)路线的话,都要照继续画下去。

尊子工作室收藏不少香港昔日报章,见证香港政治漫画历史。(张展豪 摄)
尊子工作室收藏不少香港昔日报章,见证香港政治漫画历史。(张展豪 摄)

尊子望向手上一幅幅的画作,寄语港人勿轻言绝望,世界变幻莫测,只要坚持信念,持之以恒,有耐性等待,新的生机总会在将来出现的。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