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天內至少三宗性侵幼童醜聞 官方嚴密封鎖消息並強力維穩

2019-07-1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8年7月7日,王振華率其高管團隊,以重溫入黨誓詞的方式高調向官方宣示政治效忠。(新城控股公開發布)
2018年7月7日,王振華率其高管團隊,以重溫入黨誓詞的方式高調向官方宣示政治效忠。(新城控股公開發布)

陝西省延安市爆出老師性侵幼童醜聞,這是近10天內,中國曝光的第三宗幼童被性侵事件。但在維護國家形象的考慮下,這些駭人聽聞的罪行,被當局全力封鎖。(黃小山 / 程文 報道)

即使性侵醜聞多日前已被曝光,並有多家媒體趕赴現場採訪,但被稱為紅色之都的延安市,當局仍竭力封鎖老師性侵未成年孩子的消息。

當地一位要求匿名的媒體人向本台記者透過,涉案疑犯在子長縣一所附設寄宿功能的培訓學校當老師,受害者是多名小學女生。但至今為止,媒體依然無法獲取更多的資訊,記者並且被警告,不得披露事件以免影響「革命聖地的形象」。

案件被封鎖了多日之後,上海澎湃新聞周一發布了一則簡單的報導,稱延安市子長縣一補習班發生涉嫌猥褻孩童案件,當地教育局已在6月份向上級部門彙報,並稱「此事屬刑事案件,司法機關正在辦理」。

消息指其中一個受害人是在今年2月開始被性侵,並持續3個月,但外界僅能從澎湃新聞的報導中,獲悉嫌疑人姓藍。

另據知情人透露,為了減輕惡劣影響,當地的教育系統內部,也僅僅只有少數負責人知道情況,大多數普通的老師和培訓學校的職員,只能口耳相傳。

本台記者就此致電當地一所培訓學校的謝老師,她透露縣教育局前段時間曾來檢查,但為甚麼檢查老師們都不知道。

謝老師說:小學生的事情?聽說過一些,但是具體不知道。教育局檢查了沒有?教育局檢查了,對所有的輔導班都是檢查的,前段時間也是來過的。具體的我不知道,我們校長沒過來。

另一家培訓學校的老師張女士告訴本台記者,事發地點在馮家屯小學附近,是涉事機構一個小學老師,在校外辦的培訓點。但他們都不瞭解詳情。

張老師說:它就是一個小機構吧,都不知道它名字叫甚麼。我只知道他們在馮家屯那邊,安信中路那邊,離我們這邊有點遠了。這個事只看到他們發的甚麼樣的,但是我們不認識這邊的老師,我們也不瞭解這件事情。可能是和領導說了,這個我不知道。

本台記者多次致電子長縣教育局,但都被拒絕接聽。當地警方也沒有接受採訪。

綜合官方媒體的報導,此次子長縣性侵案,是10天內第三宗令人髮指的性侵幼童事件。

上月底,貴州省疑似發生幼稚園和慈善機構提供幼女給人淫慾的醜聞,貴州省公安廳已成立專案組進行調查,但稱並未發現有關情況,指是有人造謠。另有消息指,早在一個月前,民間NGO組織就已多次向警方報案,但20多天後,此事被廣泛流傳後,警方才首次聯繫該NGO組織。

此外,上市房地產公司上海新城控股的董事長王振華,因涉嫌性侵幼女於本月1日被抓,但上海宣傳部發出禁令阻止媒體報導。另有消息指出,王振華亦可能涉及多宗相同性質的案件。

經濟學者程教授向本台指出,宣傳部門和網管部門是否因腐敗因素,對媒體報導實施管控他難以判斷,但有消息稱,王振華公司背後涉及約3000億貸款,可能也讓官方投鼠忌器。他們擔心全面披露此事可能導致新城控股徹底崩盤,並引發系統性金融風險。至於受害人的權益和更多孩子的安全,並不在他們重點考慮的範圍。

程教授說:經濟維穩!關鍵就是這邊欠銀行貸款太多了。因為這個傢伙據說欠了銀行3千多億呀,怕他那個股市變得太慘了,銀行貸款還不起。中國的經濟,應該是風雨飄搖的,尤其是樓市,相當敏感。它有一個連鎖的效應,經不起一點點事情。像這種,它已經是屬於上市房企的大佬,排名比較靠前,這次他們會把它作為一宗個案來處理,不會讓它發酵到資本市場。

教育界人士譚剛強指出,很多地方封鎖此類資訊,主要是地方政府擔心曝光會影響他們的政績考核,並且帶來更多不可控的事件。而以上海新城控股董事長王振華案為例,除了地方政府利益之外,也不排除有大量的官員本身也是股東。

譚教授說:背後的根基還是在地方利益、官員利益。你注意他們的要求說是保護股東利益,所以這樣一來,就有很多人用合法的、非法的(手段)讓它穩住。說不定很多官員本身就是其中的股東,救過來了他又可以保住他的官位,如果救不過來他可能把一串的問題還要捅出來。他不是按照市場規律,實際上這就叫笑話嘛,但是沒有辦法,這個體制就是這樣。

中國有接近1千萬的的留守兒童,各地頻繁發生老師性侵留守兒童的案件,甚至涉及慈善人士勾結,過去,有不少維權人士試圖保護受害兒童,卻持續遭受官方打壓。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