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記協設投訴機制 被質疑打壓記者


2015-02-04
Share
Chai-Huiqun-Journalist620.jpg 因揭霞四川綿陽市人民醫院使用地震時的捐款,高價購買醫療產品的南方周末記者柴會群,在網上揭露中國記協評議會聆訊時,出現程序不公兼出現利益衝突。(網民)

中國新聞從業員品格良莠不齊,經常傳出向當事人敲詐勒索,或揑造新聞等負面消息。官方“中國記者協會”近日罕有地成立評議會處理投訴個案。但聆訊程序同方式令人質疑,業界亦担心評議會將成為打壓新聞自由的工具。(劉雲報道)

中國記者協會於上月29日發出公告指,3所媒體的報道涉及虛假失實,在處理涉及“南方周末”在2013及2014年的3篇有關醫療問題的投訴時,更罕有地成立一個評議會,找來醫學、法律、學者及新聞等不同背景的人士共同處理。評議會經過半天時間審議後,最後裁定南周記者的報道嚴重失實。雖然公布沒有交待被指的失實地方,又未有陳述裁決的理據,但仍得到親政府人士的好評,認為由一個評議會審議投訴個案,既進步又客觀。

不過,資深新聞工作者宋志標認為,中國記者協會的做法進步與否,需依賴該議會如何操作,程序是否恰當,方能決定是否值得讚揚。中國政法大學法制新聞研究中心研究員陳杰人瞭解相關程序後,直截了當批評,做法無進步兼荒唐。

陳杰人:我覺得絶對沒有什麼進步,內裏有幾個問題,首先一個報道是否事實就必須要經過調查、核實才能作出結論。幾個人在‘家’裏就評議評議就能作出結論,這本身就是很荒唐。

陳杰人眼中評議會的荒唐並非無的放矢。被點名失實報道了“瘋子醫生”、“‘創收’院長”及“公立醫院創收‘潛規則’”的記者柴會群,去年12月接受評議會聆訊後,他在自己的博客中詳細交待事件的源由及經過。柴會群在文中指,中國記協收到的投訴人原本是中國醫師協會,但是,該會並不是他3篇報道的被訪對象。當他質疑投訴人的身份後,投訴人的身份翌日便變為綿陽市人民醫院。在正式聆訊前,2名監督員向他取證,期間,其中1人竟要求他交出相關報道裏的所有匿名綫人及錄音資料;更奇妙的是,評議會並沒有要求3篇報道裏,所有的被訪對象參與聆訊,當其中1名被訪對象,即舉報綿陽市人民醫院使用四川地震的捐款,以高出市場價近五成的價格,購買已經停產過時的醫療設備後被終止醫生職務的”走廊醫生”蘭越峰,突意前赴評議會召開的會場,冀望入內作證。但是,評議會沒有准許,兼沒有聆聽其證詞引證該報道有否失實。此外,評議會邀請的13名委員中即使有醫學、法律及學術界,柴會群卻發現當中絶大多數人都是跟中國醫師協會有關係。本台記者曾致電柴會群了解事件,但他以仍在職為由拒予回應。不過,據其相熟的同事透露,柴已因此事未獲報社分配採訪工作達5個月之久,更担心醫療體系內的貪腐會因此不再被傳媒揭露。

時事評論員宋志標了解整個研訊後,他質疑,中國記者協會的做法,並不是為了要有一個更好的程序,而是要令自己更權威。

宋志標:我看它操作整個手法,整個手法的一些錯誤是一個一個的築建出現的,在整個築建出現的過程中,它沒有進行紏正。我就覺得它的動機不是為了處理一個更好的程序,而是讓自己的一個處置看起來更權威,更去政治化,更符合大眾的期待。

 因接受邀請出席美國國務卿克里討論互聯網的自由問題,隨後被僱主辭退的前記者張賈龍認為,他的個案若交由中國記協評議會來審理,結果仍舊一樣。(張賈龍臉書)
因接受邀請出席美國國務卿克里討論互聯網的自由問題,隨後被僱主辭退的前記者張賈龍認為,他的個案若交由中國記協評議會來審理,結果仍舊一樣。(張賈龍臉書)

曾因接受美國國務卿克理邀請,到北京的領事館跟其他3人討論互聯網的自由,最終被前僱主騰訊指洩露公司機密而辭退職務的張賈龍,對於中國記協成立一個評議會處理記者被投訴的事宜時,他坦言,即使他的個案交由評議會來處理,結果也是一樣,因為決定已超出他們的範圍。

張賈龍:騰訊自己也說了,他們並沒有權力來開除我,就是按正常合同,他們就是這樣講。他們(騰訊)也講就是政治局通知他們要辭退我。

他覺得,今天相對毛澤東的年代而言,這評議會的出現無疑是一個進步,但是,他覺得,這個評議會的出現只是一個過場,結果早已議定,因為中國記協是中國共產黨任命而不是真正的選舉產生。

張賈龍:不正常的地方是,第一這個(中國記者)協會都是黨委的人,都是什麼宣傳部門的人、央視或新華社的人在做,它不像台灣記者(協會)或香港記者(協會),它(主席)是選出來的,是同行裏自己選一個人出來。它(中國記者協會)是由黨來任命的。任命,首先要做的是聽話。

已有58年歷史的中國記者協會,網頁清楚述明,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新聞界的團體。它的宗旨是“團結全國新聞工作者,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及“堅持黨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路線”等。18名的理事,不是黨員就是在官媒如人民日報及新華社等機構工作。此外,整個網頁並沒有交待評議會如何組成及宗旨。

由記者投票選出的香港記者協會主席岑倚蘭聽罷中國記者協會評議會處理投訴個案的程序後,不禁感到驚訝。

岑倚蘭:當然,完全是一個不正常的程序。我們這些要處理一些所謂爭議的事時,你好正常一定要涉及雙方的人有機會道出自己的立場及對事件的看法與意見,及為何這樣處理。這才符合公正的處理。

對於評議會成員身份的中立性,她謂這是基本常識,非常重要。

岑倚蘭:是的,因為結果出來後你會沒有公信力。若審議投訴案的委員跟被投訴者或投訴人有利益關係時,做出來的任何報告都不能取信於市民大眾或外界。

時事評論員宋志標更直截了當認為,起點已有錯,程序最後會慢慢被扭曲,結果會與它的願望越來越遠。

宋志標:我是對他們不抱期待,因為中國記協掌權的頭目,實際上跟中宣部及各省的宣傳部都是同構的,都是同一班人馬,只不過是在不同的平台上,以不同的名義進行操作吧!

但是,宋志標及中國政法大學研究員陳杰人都認為,仍然有方法弄好機制,如成立一個機會均等的專家庫,讓來自業界或學界的人都可以參加,之後,再成立一個監督委員會監督這個評議會的運作。宋志標謂,當有個案需要評議時,就從專家庫中隨機抽取專家,然後再由監督委員會核實該專家跟處理的個案任何一方有否利益衝突,若有便再重新抽選。陳杰人則認為,評議會的候選人該由全國的記者推薦,最後,再由全國擁有記者證的記者一人一票選出。評議會需接受每一名記者監督,並要在公平、公開及公正下運作。他更特別提到,評議會委員的成員不能全由官方媒體或官方人員担任。

他承認,由於這評議會的突然出現,令人感到莫名其妙,完全不暗它的準則為何,因此,令他十分担心這個新的平台會否成為多一個打壓新聞自由的藉口。

陳杰人:這樣的一個委員會成立,反給一些新聞管制有更多的藉口,貌似更公正,實際上是讓人更加無可侵犯或無法反駁,所以,我覺得這個不好。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客席高級講師呂秉權則認為,暫時難以得出這樣的結論。但是,他認為,要透過先天有缺憾的組織、程序又不公義而得出的結論,實在不足說服每一個人相信評議的結論是公正及客觀。他覺得,一個具公信力的評議會,需由業界的人士兼社會具公信力的人士參與組成,成員更必須要黨性不強。

而宋志標則担心,中國記協這個做法是要把整個管控變成法制化,而不是要治理它,好讓不深究程序公義的普通老百姓看到結論後,更感中國記協的權威性,同時間,又可光鮮地顯示給國際傳媒組織看。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