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港物资(二)】港府未尽所能动员社区力量 无视区议会平台「自斩手脚」

2022.04.13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曾引述内地专家说法,指香港社区动员能力较弱,故难以在港推行全民检测。反观近日港府向全港市民免费派发防疫包,却没有邀请熟悉地区事务的区议员落区协助派发。港府是否真的已经动用一切地区力量协助抗疫?为何没有让区议会出一分力?有区议员反映第五波疫情至今,未有收过港府派发的任何物资,只能自费出钱买物资派街坊,并谓区议员也是地区重要的持份者,形容港府现时「自斩手脚」。另外,区议会拨款权被民政事务总署收归后,有一些地区组织未能申请拨款,第五波疫情下仅6区有防疫相关活动获批,有团体反映不愿再经此渠道申请拨款。 

香港第五波疫情踏入第4个月,港府终在4月2日向全港住户免费派发「防疫服务包」,强调已发动一切可以发动的力量,动员大量义工,当中包括立法会议员、「全港社区抗疫连线」、超过230个地区组织及非政府机构、同乡会组织、宗教团体等,然而细心一看,唯独没有由民意授权的区议会。

多区区议员未受港府邀派物资 唯有自资买防疫物资

多区区议员向本台透露,第五波疫情期间,港府未就派发防疫物资甚或防疫包等事宜与他们接触,他们也是自行购买物资派发给街坊。其中大埔区议员姚钧豪指,自2019年至今,港府一直也在「矮化民选的议会」,目前也是靠社区自救。

有区议员自发购买防疫物资,并派发给有需要的街坊。(受访者提供)
有区议员自发购买防疫物资,并派发给有需要的街坊。(受访者提供)

姚钧豪说:2月中我们有自己买一些快速检测(剂),后来我们在网上招(集),有些街坊便捐给我们,后来愈来愈多就不太需要。

李庭丰:港府刻意忽略区议会 如同「自斩手脚」

再以深水埗区议会为例,深水埗区议员李庭丰接受本台访问时指,港府现时刻意忽略区议会如同「自斩手脚」,少了一个渠道服务市民。

深水埗区议员李庭丰认为,港府现时刻意忽略区议会如同「自斩手脚」。(受访者提供)
深水埗区议员李庭丰认为,港府现时刻意忽略区议会如同「自斩手脚」。(受访者提供)

李庭丰说:如果说到社区动员及社区组织是这么重要的话,我会觉得区议会是一个很重要的持份者,但自从区议员辞职、区议会的拨款权被收回后,其实就少了渠道参与地区上的工作。有一个叫非实报实销的营运开支,因为政府说明实报实销那些是不能买防疫物资,那么就只能用非实报实销的部分,只有几千元,我们有时也会买口罩或者我和其他区议员也凑钱买消毒喷雾,帮一些大厦做消毒。近期就可能会做一些快速检测剂、食物。

而即使是区议会中的建制派,情况也是类似。民建联观塘区区议员、立法会议员颜汶羽对本台指,港府即使有邀请他参与派发物资的活动,但也不是以区议员身份。

民政署收归区议会拨款权 地区组织难申请拨款

区议会早年在地区工作中扮演重要角色。自2008年,港府推出「社区参与计划」,下放区议会审批权,每年拨款约4亿,有关项目包括地区体育活动、艺术文化节目、地区盛事及庆祝活动等。

不过情况在反修例运动后开始逆转。去年10月,民政事务局指因应最新发展,以及有大比例的区议会议席悬空,截至去年10月4日,在任区议员只馀下189人,当中14个区议会的区议员人数减少超过一半。当局指一些区议会更因议员人数不足,无法选出区议会主席而未能召开会议,认为过往安排已经失效,因此将区议会拨款权收回,改为由民政总署或民政事务处和康文署,负责在参考地区意见后再决定,并会直接向有关机构发放拨款。当局强调,过去区议会只是负责建议应予推行或资助的活动,以及审核拨款申请,但批出及运用拨款的责任则在于港府官员。

「游戏规则」改变后 社区团体申请拨款意欲大降

李庭丰指,过去地区组织也踊跃参与「社区参与计划」,因为他们也大致掌握申请的脉搏,也有区议员协作、通知何时开始可申请拨款等。地区组织试过用「社区参与计划」的拨款参与社区抗疫工作,例如向生产商订购口罩、做社区教育等。

不过李庭丰指,自从「游戏规则改变后,便没有区议员作为桥梁」,只能透过民政事务总署的网站查阅,但难以知道有关资讯的更新情况。他引述有社区团体向他反映,现时申请经费的手续比以前繁复,难度增加,例如被要求必须购置指定的口罩规格、物料;再后来甚至不再批钱买防疫物品,因为港府也有自行购买、无需再由地区另外花钱购买;而垫付行政费用再写报告报销亦难保能获批,最后即使获批金额亦不多,因此减低了他们申请拨款的意欲。

李庭丰说:现在究竟有多少团体会去申请拨款,我答不到你。现在他(民政总署)拥有最后拨款的权力,但不知道钱是怎样花费,我会这样简单去总结这件事。在疫情之下现在的问题是,有些地区组织可能好想参与抗疫前线,但奈何现在地区的拨款机制不太透明的关系,也不知道可否帮忙。

署方未能回应第五波疫情 共有多少地区组织申请防疫相关拨款

再以湾仔区议会为例,2020年疫情初期当区议会仍有拨款权时,曾通过约120万元拨款予团体派发防疫包。不过情况在近期疫情中已悄悄发生转变。湾仔区议会副主席林伟文今年3月中曾向传媒指,地区团体「蓝星行动」曾于3月初申请拨款,以低于市价的价钱购入快速检测剂,但民政事务总署以市面上不缺同类型物品为由,拒绝了该申请。林伟文希望署方能酌情处理并宽松审批地区团体抗疫活动的拨款申请。

在民政事务总署收回区议会的审批拨款权后,到底在第五波疫情下,就防疫相关项目共拨出多少金额及有多少团体申请拨款?本台就此向署方查询,但署方并未给予明确数据,并指各区民政事务处会上载获拨款资助活动的资料于其网页。

第五波疫情下 仅6区有防疫相关活动获批

本台翻查民政事务总署的网页,从仅馀的公开资料作统计,截至4月12日,第五波疫情下只有6区包括九龙城区、油尖旺区、荃湾区、中西区及沙田区,今年有拨款作防疫相关活动。例如由九龙城区各界庆典委员会主办;九龙社团联会、全港社区抗疫连线及香港九龙城工商业联会合办,于今年2月底到3月底进行的「九龙城旧楼消毒齐抗疫活动」,共获批 514,900元。

油尖旺区去年12月及今年2月申请结果显示,分别由九龙社团联会油尖旺地区委员会、油尖旺爱心慈善基金有限公司、及油尖旺社团联会主办与联办,于1月至3月头也有「旧楼消毒齐抗疫」活动,分别获批120万及近50万。

至于部分地区的社区参与计划拨款申请结果只更新到去年12月,而当时仍未爆发第五波疫情。即使有地区更新至2月份拨款申请结果,不过活动则与防疫无关,主要为新春活动。另外,18区中甚至有3区未有上传拨款申请结果。

对比起仍是由区议会拥有拨款权下的「社区参与计划」,以九龙城区议会为例,翻查区议会文件,短短在2020年7月 至12月,亦即第三波疫情时期,便已拨出超过120万。当中包括向区内居民派发防疫口罩、办环保抗疫网上问答游戏及九龙城区全民抗疫健康嘉年华2020。 

建制组织靠观察补不足 指有市民未知如何取防疫物资

区议会的能力被忽略。在这波疫情中,抗疫工作就由备受港府重用的「全港社区抗疫连线」担大旗,另外有民间不同背景、不同机构、团体自发派发物资。不过连建制团体也坦言要互补不足。其中,教联会教师义工网络联同香港教育工作者工会,组织教育界抗疫队伍,在第五波疫情下举办「师.仁」送暖行动,向社会有需要人士派发饭盒及抗疫物资。他们向本台透露,不少物资来源也来自亲戚朋友或者一些商铺老板及商界捐赠,例如苏州市侨商会赞助了10万个口罩、银杏馆赞助了530个饭盒等。

香港教育工作者工会主席黄建豪在「师.仁」送暖行动第二天(3月22日)对本台指,认为不能评论港府派发物资散乱,但的确有时会收到意见指,不少有需要的市民未知如何可以拿到物资。

香港教育工作者工会主席黄建豪指,他们也是靠自己的观察去了解社区有甚么需要帮忙,再出来支援。(张展豪 摄)
香港教育工作者工会主席黄建豪指,他们也是靠自己的观察去了解社区有甚么需要帮忙,再出来支援。(张展豪 摄)

黄建豪说:我们也是靠自己的观察去了解社区有甚么需要我们帮忙就出来支援,可能政府或一些大的政治团体,会做一些较大规模的支援工作。我们可能就在大规模的工作之间,一些细位照顾不到的时候,我们就去想多一些,例如少数族裔工作。

民政署:会透过不同渠道派发中央援港物资

本台亦尝试向民政事务总署查询,为何不考虑透过区议会协作,派发防疫物资。不过则没有获正面回覆,只指港府会继续透过不同渠道派发中央援港抗疫物资,让有需要的市民可尽快受惠。

记者:淳音 责编:李世民 网编:刘定坚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