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真相系列(二):失信——言「疑」有「訊」?

2020-02-2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香港市民經歷反修例運動和新冠肺炎疫情後,對政府信任度大跌。(路透社資料圖片)
香港市民經歷反修例運動和新冠肺炎疫情後,對政府信任度大跌。(路透社資料圖片)

後真相系列(二):失信——言「疑」有「訊」?

香港處於後真相時代,社會上的「黃絲」與「藍絲」壁壘分明,各自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事情,立場決定是非,造就了大量假消息大行其道,更成為各自攻擊對方的「武器」,甚至連特區政府都被指不顧事實去引述假消息,顛覆了大眾對假新聞的理解。在這個失信的社會,到底我們還可以相信甚麼?(李智智/覃曉言 報道)

香港反修例示威浪潮由去年6月開始持續至今,社會上不斷湧現大批真假難分的資訊。對於這種現象,香港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郭嘉銓說:社會上有一批人,被網上的大量假消息、假新聞洗腦。

這些添加了大量政治色彩的假消息、假新聞或誤導信息,其作用除了強化不同陣型支持者的信念,也常被人用作抹黑和攻擊對方的「武器」。他們一般出現的形式是利用假圖或經改動的圖片來抹黑,並透過網上社交平台或手機通訊軟件極速散播,就好像一直謠傳年輕人收錢參與示威,有人將年輕人拿著鈔票的照片放上網,並扭曲說是參與示威後獲派錢,但散播消息者未能證明圖中人士有否參與示威,更無透露拍攝時間、地點及前因後果;亦有人將演員假扮警察變成「喪屍」的劇照,誣告示威者向警察潑腐液。有些假消息則是透過剪輯片段,甚至連已被廣泛報道的新聞事實,也被經過剪輯達致扭曲事實的目的。

其中一個經典個案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被誣告是「7.21元兇」。有關消息更被撐警藝人陳百祥在電視節目上引用,作為針對林卓廷的「證據」。

陳百祥說:你有沒有看過那段片段,我們尊貴的林議員(林卓廷)帶人入去(元朗),(杜汶澤:甚麼帶人入去?)去搗亂別人的家鄉呀。

作為假新聞的受害者,林卓廷向本台表示,7.21事件當晚,在他趕到元朗西鐵站現場前,已至少有兩名市民被白衣人打傷,但他其後被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在立法會上指控是帶人入元朗挑起事端,更被警方引述相關指控。

林卓廷說:「沒有林卓廷、沒有7.21,7.21元兇,你快些自首啦」,這種抹黑,不單止是建制媒體,以至建制代表人物,譬如何君堯(立法會議員),以至代表警察的發言人江永祥(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我們俗稱「Er Er sir」,都引述類似消息,說當日有人,有些更點名是林卓廷,帶300人,有些人說帶示威者入元朗,挑起事件。

林卓廷直斥,這是敵對陣營要逆轉民意的手段,但他相信大多數市民會懂得明辨是非。

林卓廷說:我覺得市民有智慧去分辨,絕對不是你想誣陷便可以,大家都會重看直播片段,我到現場時,我的Facebook已在直播,那不是經過任何剪輯的片段,亦有那麼多證人、證物,是顯示我們是受害者,所以我真金不怕洪爐火。

假新聞被包裝成事實被進行廣泛傳播;而與此同時,媒體針砭時弊製作的「惡搞」二次創作,則被投訴是散播不實言論。

近日,港台節目《頭條新聞》中借「惡搞」警察的防疫裝備,諷刺香港警方在抗疫上的表現,卻被警方發投訴信指與事實不符,變相被質疑是發布假消息,顛覆了我們對假消息的理解。在節目中出演的香港藝人王喜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他與節目的工作人員只是以嬉笑怒罵的手法去反映社會聲音,對警方發投訴信的舉動,感到十分錯愕。

王喜說:我們只是用一個有趣方法,嬉笑怒罵地將已經發生的事實再包裝一次,以一個惹笑方法去呈現出來,如果敍述事實一個罪行,要擔心的人不只是《頭條新聞》的台前幕後了。

他又強調,有關節目情節的設計是故意採用誇張的手法,目的是為令引起當權者注意,從而對一些有爭議的政策作出改正。

王喜說:如果令人舒服,我為何要做呢?當然要令一些做錯事的人有一份驚覺,感到不舒服,才可以令他考慮去改正,如果我仍然同意,或者我要去表達你所犯錯的東西不是錯的話,那我做來幹甚麼呢?

本台就事件訪問了多名香港市民,他們都認為警方及政府的反應過大。其中一位市民黃先生指,以往都有類似諷刺時弊情節出現,質疑政府過度政治敏感。

黃先生說:以前國家領導人都有被諷刺過,為何香港政府裡面,或者將防疫措施嬉笑怒罵一下,為何政府要那麼緊張去投訴呢?

另一位市民黃先生亦認為是警方心虛。

黃先生說:如果你(警方)沒有做錯事,沒有做過這些事,為甚麼怕被人提起呢?

假消息傳播的另一特點,是傳播人會假借相關消息已得到他人證實為名進行廣泛傳播,譬如說消息是經朋友的朋友傳來,或是朋友的朋友已證實是真的。這方面的例子包括有人聲稱很多年僅十餘歲的女學生參與示威後,被示威者以「天使」之名,要求她們提供性服務。雖然有關消息毫無事實根據,卻被行政會議成員羅范椒芬當成真實訊息公開引述,散播開去。

連串事件的真真假假,引起社會上更多質疑的聲音和爭拗。在一些示威者「被自殺」、「被失蹤」、「被送中」等傳聞中,儘管政府及警方多次作出澄清,但市民仍然拒絕相信。

本台進行隨機民調,以了解香港市民對政府和警方的信任程度。

市民陳小姐表示往後都不會相信。

陳小姐說:不會了,今世都不會相信。

市民李先生亦稱不相信政府,並指早已不再留意政府發布的訊息。

李先生說:其實已經不會再留意他們(政府)說甚麼,因為根本知道他們一定是說謊,其實已經不會再看林鄭月娥或警方說甚麼,那些記者會都已經不會再收看,不會浪費自己時間。

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副教授傅景華向本台指出,在現時失信的社會,加上政府在這場運動中令人失望的表現,導致公信力低無可低。

傅景華說:現在是一個失信的年代,沒有一個群體,尤其是以往政府發放(資訊),我們會相信的,但現在政府發放甚麼(訊息),我們都不會相信,變成是對香港政府的公信力,包括執法機構,低到無可再低,所以民眾根本不信任他們。

傅景華續稱,政府必須釐清公眾的質疑,加強透明度,若繼續選擇性地將對自己不利的消息說成是假消息,甚至將「原告變被告」,只會加劇失信局面。

傅景華說:基本上政府將(外界)對政府的質疑,完全一句就說是假新聞,舉例說警務處處長經常指媒體報道警方的(暴力行為及負面消息)全部是假消息,實際上那些是一些合理、正當的新聞,所以由政府提出(提防)假消息是完全不恰當,因為根本有利益衝突。如果政府不改變,這些(假訊息)情況會繼續形成。

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助理教授鍛治本正人(Masato Kajimoto)亦向本台分析指,市民不再相信政府和警察,讓這類匪夷所思的消息久盛不衰。

鍛治本正人說:如果你在一年前說,香港警察秘密殺人,並將屍體掉落海中,沒有人會相信,但現在有不少人會相信可能真的會發生。有甚麼不同呢?不同之處在於,事實上現在市民根本不相信警察。

學者認為當局不能取信於民,為假新聞提供了生長的土壤;但行政會議成員葉國謙則相反認為,社會對政府的質疑,明顯是網上假消息所造成的結果。

葉國謙說:這個情況正正是有部分人一直沿用這種假消息,或在網上製造不實意圖,這方面會影響整個政府的整體管治能力,這是很清楚的,但這個問題,若以香港傳媒方面的編輯自主,需要尊重傳媒,對政府來說,只能夠靠著本身的渠道,做好這方面向市民的表達,就只能這樣。

後真相時代下的香港,民眾如何能夠認清真相?而政府又當如何挽回民心? 在目前香港紛亂、對立的社會環境下,這些問題短期內恐怕仍然無解。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