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真相系列(二):失信——言「疑」有「讯」?

2020-02-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市民经历反修例运动和新冠肺炎疫情后,对政府信任度大跌。(路透社资料图片)
香港市民经历反修例运动和新冠肺炎疫情后,对政府信任度大跌。(路透社资料图片)

后真相系列(二):失信——言「疑」有「讯」?

香港处于后真相时代,社会上的「黄丝」与「蓝丝」壁垒分明,各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情,立场决定是非,造就了大量假消息大行其道,更成为各自攻击对方的「武器」,甚至连特区政府都被指不顾事实去引述假消息,颠覆了大众对假新闻的理解。在这个失信的社会,到底我们还可以相信甚么?(李智智/覃晓言 报道)

香港反修例示威浪潮由去年6月开始持续至今,社会上不断涌现大批真假难分的资讯。对于这种现象,香港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郭嘉铨说:社会上有一批人,被网上的大量假消息、假新闻洗脑。

这些添加了大量政治色彩的假消息、假新闻或误导信息,其作用除了强化不同阵型支持者的信念,也常被人用作抹黑和攻击对方的「武器」。他们一般出现的形式是利用假图或经改动的图片来抹黑,并透过网上社交平台或手机通讯软件极速散播,就好像一直谣传年轻人收钱参与示威,有人将年轻人拿著钞票的照片放上网,并扭曲说是参与示威后获派钱,但散播消息者未能证明图中人士有否参与示威,更无透露拍摄时间、地点及前因后果;亦有人将演员假扮警察变成「丧尸」的剧照,诬告示威者向警察泼腐液。有些假消息则是透过剪辑片段,甚至连已被广泛报道的新闻事实,也被经过剪辑达致扭曲事实的目的。

其中一个经典个案是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被诬告是「7.21元凶」。有关消息更被撑警艺人陈百祥在电视节目上引用,作为针对林卓廷的「证据」。

陈百祥说:你有没有看过那段片段,我们尊贵的林议员(林卓廷)带人入去(元朗),(杜汶泽:甚么带人入去?)去捣乱别人的家乡呀。

作为假新闻的受害者,林卓廷向本台表示,7.21事件当晚,在他赶到元朗西铁站现场前,已至少有两名市民被白衣人打伤,但他其后被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在立法会上指控是带人入元朗挑起事端,更被警方引述相关指控。

林卓廷说:「没有林卓廷、没有7.21,7.21元凶,你快些自首啦」,这种抹黑,不单止是建制媒体,以至建制代表人物,譬如何君尧(立法会议员),以至代表警察的发言人江永祥(警察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我们俗称「Er Er sir」,都引述类似消息,说当日有人,有些更点名是林卓廷,带300人,有些人说带示威者入元朗,挑起事件。

林卓廷直斥,这是敌对阵营要逆转民意的手段,但他相信大多数市民会懂得明辨是非。

林卓廷说:我觉得市民有智慧去分辨,绝对不是你想诬陷便可以,大家都会重看直播片段,我到现场时,我的Facebook已在直播,那不是经过任何剪辑的片段,亦有那么多证人、证物,是显示我们是受害者,所以我真金不怕洪炉火。

假新闻被包装成事实被进行广泛传播;而与此同时,媒体针砭时弊制作的「恶搞」二次创作,则被投诉是散播不实言论。

近日,港台节目《头条新闻》中借「恶搞」警察的防疫装备,讽刺香港警方在抗疫上的表现,却被警方发投诉信指与事实不符,变相被质疑是发布假消息,颠覆了我们对假消息的理解。在节目中出演的香港艺人王喜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他与节目的工作人员只是以嬉笑怒骂的手法去反映社会声音,对警方发投诉信的举动,感到十分错愕。

王喜说:我们只是用一个有趣方法,嬉笑怒骂地将已经发生的事实再包装一次,以一个惹笑方法去呈现出来,如果敍述事实一个罪行,要担心的人不只是《头条新闻》的台前幕后了。

他又强调,有关节目情节的设计是故意采用夸张的手法,目的是为令引起当权者注意,从而对一些有争议的政策作出改正。

王喜说:如果令人舒服,我为何要做呢?当然要令一些做错事的人有一份惊觉,感到不舒服,才可以令他考虑去改正,如果我仍然同意,或者我要去表达你所犯错的东西不是错的话,那我做来干甚么呢?

本台就事件访问了多名香港市民,他们都认为警方及政府的反应过大。其中一位市民黄先生指,以往都有类似讽刺时弊情节出现,质疑政府过度政治敏感。

黄先生说:以前国家领导人都有被讽刺过,为何香港政府里面,或者将防疫措施嬉笑怒骂一下,为何政府要那么紧张去投诉呢?

另一位市民黄先生亦认为是警方心虚。

黄先生说:如果你(警方)没有做错事,没有做过这些事,为甚么怕被人提起呢?

假消息传播的另一特点,是传播人会假借相关消息已得到他人证实为名进行广泛传播,譬如说消息是经朋友的朋友传来,或是朋友的朋友已证实是真的。这方面的例子包括有人声称很多年仅十馀岁的女学生参与示威后,被示威者以「天使」之名,要求她们提供性服务。虽然有关消息毫无事实根据,却被行政会议成员罗范椒芬当成真实讯息公开引述,散播开去。

连串事件的真真假假,引起社会上更多质疑的声音和争拗。在一些示威者「被自杀」、「被失踪」、「被送中」等传闻中,尽管政府及警方多次作出澄清,但市民仍然拒绝相信。

本台进行随机民调,以了解香港市民对政府和警方的信任程度。

市民陈小姐表示往后都不会相信。

陈小姐说:不会了,今世都不会相信。

市民李先生亦称不相信政府,并指早已不再留意政府发布的讯息。

李先生说:其实已经不会再留意他们(政府)说甚么,因为根本知道他们一定是说谎,其实已经不会再看林郑月娥或警方说甚么,那些记者会都已经不会再收看,不会浪费自己时间。

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副教授傅景华向本台指出,在现时失信的社会,加上政府在这场运动中令人失望的表现,导致公信力低无可低。

傅景华说:现在是一个失信的年代,没有一个群体,尤其是以往政府发放(资讯),我们会相信的,但现在政府发放甚么(讯息),我们都不会相信,变成是对香港政府的公信力,包括执法机构,低到无可再低,所以民众根本不信任他们。

傅景华续称,政府必须厘清公众的质疑,加强透明度,若继续选择性地将对自己不利的消息说成是假消息,甚至将「原告变被告」,只会加剧失信局面。

傅景华说:基本上政府将(外界)对政府的质疑,完全一句就说是假新闻,举例说警务处处长经常指媒体报道警方的(暴力行为及负面消息)全部是假消息,实际上那些是一些合理、正当的新闻,所以由政府提出(提防)假消息是完全不恰当,因为根本有利益冲突。如果政府不改变,这些(假讯息)情况会继续形成。

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助理教授锻治本正人(Masato Kajimoto)亦向本台分析指,市民不再相信政府和警察,让这类匪夷所思的消息久盛不衰。

锻治本正人说:如果你在一年前说,香港警察秘密杀人,并将尸体掉落海中,没有人会相信,但现在有不少人会相信可能真的会发生。有甚么不同呢?不同之处在于,事实上现在市民根本不相信警察。

学者认为当局不能取信于民,为假新闻提供了生长的土壤;但行政会议成员叶国谦则相反认为,社会对政府的质疑,明显是网上假消息所造成的结果。

叶国谦说:这个情况正正是有部分人一直沿用这种假消息,或在网上制造不实意图,这方面会影响整个政府的整体管治能力,这是很清楚的,但这个问题,若以香港传媒方面的编辑自主,需要尊重传媒,对政府来说,只能够靠著本身的渠道,做好这方面向市民的表达,就只能这样。

后真相时代下的香港,民众如何能够认清真相?而政府又当如何挽回民心? 在目前香港纷乱、对立的社会环境下,这些问题短期内恐怕仍然无解。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