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争夺网络舆论阵地 官控新媒体密集上线


2015-11-18
Share
feature-china-media2.jpg 无界刚上线不久,就因为报道遭遇围堵。(2012年11月10日、媒体人提供)

中国当局对网络舆论争夺全面升级,投入大量资源,先有去年7月率先上线的上海澎湃新闻,9月成立的无界新闻,10月的封面传媒,今周刚上线的猛犸新闻及上游新闻,全部有官方背景,上市的阿里巴巴其中牵涉甚广。业界指,当局企图以网媒确保党对舆论的绝对控制,但这些新媒体首先面对的,是体制内自身对新闻过敏的困局, (卡帕/文宇晴 报道)

财经记者联盟微信公号蓝鲸披露,周三(18日)上午,彭拜新闻宣布最新人事变动。而在此前的两天,集团党委书记裘新在会上以暗藏著前上海市委书记、现中共7大常委之一的俞正声名字的口号,称要做到“道正声远”。

澎湃新闻自去年7月22日上线后,曾在长江沉船,香港占中等重大事件中,为官方辩护,也曾在引用经济学人的封面报道中,进行选择性的翻译美化中共, 并屡屡披露外界难以获悉的独家信息,澎湃新闻已经成为上海乃至华东地区被国内外媒体转载和引用率最高的媒体。

而澎湃新闻总裁邱兵曾对传媒称,澎湃接下来,他们将推出一款面向英文领域的新媒体产品,这款产品在技术、设计等多方面,甚至在国际上都比较领先。

据悉,继中共最高领导习近平在去年8月深改委发表讲话,要打造先进的新型传媒集团之后,中国的新闻客户端近期密集上线。

河南大像融媒和《东方今报》今周一(16日)联手的猛犸新闻上线;周二,江苏官媒新华报业集团交汇点上线;周三则是重庆官媒重庆日报集团的上游新闻上线。在上月28日,四川日报集团宣布与阿里巴巴集团正式合作成立封面传媒、9月23日,湖北官媒长江日报集团的九派新闻上线,9月16日,由财讯集团、阿里巴巴和新疆自治区政府联手的无界新闻上线﹔加上今年4月上线的广东“并读新闻”、去年7月上线的澎湃新闻,目前已经形成了东澎湃、西封面、南并读、北无界,中猛犸和九派的格局。

据中国媒体界人士王先生透露,以上海方面为例,官方投入巨资进行新媒体的打造,源于舆论场从传统媒体向互联网舆论的转移。一方面,官方自己投入资金,同时,还选择一部分具有深厚官方势力的社会资金的进入,替代已经江河日下的纸媒。

他说:去年,上海报业上了三个新媒体项目,一个是上海观察,专门给领导做参考的。然后是澎湃、界面,澎湃就是做政经,界面是做财经。他们澎湃没有,界面有很多资本。澎湃也还没有持平的嘛,现在还是亏本的。澎湃投入一年是一个多亿吧,然后收几千万回来,亏几千万。它还是原来的报业集团在负责,他们不搞这个项目,报纸还是亏钱,然后把报纸关了一些,合并了一些。

另一名媒体观察人士周小姐也表示,澎湃和无界这样的新媒体集团的出现,是官方战略意图的考量。以无界为例,他们财大气粗,但对他们的股权构成,外界并不清楚。

她说:知道他们是阿里、财经(财讯集团所属媒体)加上新疆宣传(部)一起弄的,钱还蛮多的。具体都谁出的我还不太清楚,但是据说他们资金上亿。或者说它是官方的一个战略步骤的一部分吧。澎湃应该属于这种,无界我不知道它能不能算是,但是如果说是新疆宣传主管的话,我觉得应该是对一带一路的,属于那个战略。你也知道,就是所有的媒体,都是需要一个主管部门,但是具体出多少钱这个我还不能确定。

周小姐还表示,尽管目前各家都显示出不缺钱的态势,但网络媒体最大的困境在于投入大,盈利模式匮乏。如何持续,是否能满足官方所设想的先期投入,此后以媒养媒,还需要观察。但她认为,在日趋严峻的新闻环境下,大批媒体精英的离去,让她对此并不看好。

她说:刚开始都是烧钱的,之后,那就看各家造化了。就是能不能把它变成长远的,可持续的盈利的模式,我个人还是没有那么看好。觉得比较精英的媒体人走得还是比较多,大家有点慌神。

根据官方的构想,利用专业程度较高的市场媒体人操盘,建立新媒体的知名度和影响力,然后完成然后构建新媒体集团自身的造血功能,为党的意识形态服务。但这些操盘人首先面对的,却是体制内自身对新闻过敏的困局。即便是官方扶持的新媒体,在新闻报道中,也危机四伏,甚至直接出局。

继日前无界新闻因涉河北卓达融资事件的报道被官方封杀后,周一,湖北九派新闻的一名离职员工彭玲玲发布《告别武汉:不畏将来,不念过去》的文章, 披露九派新闻重大人事动荡,因武汉官方禁止九派做监督报道及原创,总编辑杨耕身被调离。那些满怀新闻理想从全国各地前来投奔的新闻人,已做鸟兽散。但仅仅几个小时之后,这篇文章在网上就已遭遇封杀。

原九派新闻的记者杨小姐也表示,曾经在国内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原潇湘晨报团队,再次遭遇湖北方面的封杀。武汉市九派新闻取消原创,变成了复制转载别家的信息,基于新闻本身的兴趣而投身其间的媒体从业人其最初的构想,基本已经破灭。

她说:刚开始,杨总带领著原先潇湘晨报的一部分人员开创的九派新闻。刚刚开始的时候,九派确实是想做点事的,

全国各地的年轻记者们都辞掉了工作,然后来到了武汉。但做了三个月,正式要上线,武汉的(市委书记)阮成发,然后他就讲嘛,我们的策略不对,然后就要进行策略的转变。杨总他就不同意。后来具体就发生了一系列的清理员工的那种事情吧。

据悉,杨耕身已被调往武汉晚报,从武汉晚报九派了人接管九派。九派新闻现在取消记者出差,不做原创,而只是转发别的媒体的报道,变成了复制,转帖。

另据媒体人称,因对新闻的管制日趋严厉,很难进行深度原创的新上线的客户端,大多数乏善可陈。只不过是将官样文章的载体,从纸质搬到了网上。除澎湃和无界等少数有官方默许的独家消息的团队外,大多数官办新媒体依然处境尴尬。

去年8月18日,习近平领头的中央深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道意见》,一天后,新华社即发布了作为组长的习近平对此进行的专题讲话。

去年4月,中共中宣部长刘奇葆也在人民日报撰文,强调从意识形态领域看,互联网已经成为舆论斗争的主战场,直接关系中国意识形态安全和政权安全。并称,传统媒体已经到了一个革新图存的重要关口。同时,此轮新媒体密集上线,也系中国当局继2009年以450亿元进行海外大外宣之后、中共又一轮舆论场争夺国家战略。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