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臨失聲的香港(四):民意被消失


2020-05-04
Share
feat-1 香港民意研究所行政總裁及主席鍾庭耀指出,因為特區政府漠視民意,導致香港發生那麼多流血事件。(鄧穎韜 攝 / 路透社資料圖片)

瀕臨失聲的香港(四):民意被消失

香港近年的言論、學術及集會自由均遭到當權者以各種手法打壓,民意不斷被壓榨、「被消失」、「被滅聲」下,社會矛盾激化、危機暗湧,民意調查權威鍾庭耀接受本台專訪分析,指現在香港發生如此多慘烈的流血事件,皆因民情、民意被當權者漠視。(李智智/覃曉言 報道)

口號:五大訴求,缺一不可;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

由去年6月開始至今的反修例運動期間,幾乎每天都聽到很多香港人發出這些聲音,但特區政府又如何回應這些民意呢?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早於去年7月1日回歸慶祝酒會上,即反修例運動初期,曾經公開說過會積極貼近民意。

林鄭月娥說:經過這次事件(反修例運動),我會吸取教訓,確保政府日後工作,更貼近民心、民情、民意,積極回應社會大眾的所思、所想、所求。

不過,多個月以來,民間的聲音似乎仍未有得到政府重視,林鄭亦無任何實際行動以回應民間訴求。

民情公布:在特首林鄭月娥今屆任期(民情指數)曾經高達110水平,但現時我們最新公布是57這個數字。

根據香港民意研究所於4月21日公布的最新民情指數,即使在反修例運動與香港的疫情,都在稍為緩和的情況下,市民對今屆特區政府及特首林鄭月娥的評分,仍然屬很差的水平,甚至有接近一半受訪者繼續給予特首「零分」表現,而今年2月,林鄭的民望更跌至歷史性新低,只有個位數評分,為歷來最低分特首,到底特區政府知道他們在市民心目中的評分嗎?

香港民意研究所行政總裁及主席鍾庭耀向本台分析,他相信政府一直有留意民情,但要顧慮到中央政府的因素,結果在處理香港事務時,選擇不聽從民意。

鍾庭耀說:我覺得政府是重視、留意(民調結果)的,知道我們最新的數據是甚麼,但是他們很多時候選擇不跟隨民意。特區政府如何面對一個問題,包括怎樣面對一些民意數字,她(特區政府)起碼超過一半的考慮是考慮中央政府,「阿爺」中央政府不喜歡的,不喜歡這樣跟法(跟隨港人民意),你為甚麼不跟我多一點呢?變成在這個思維下,倒不如不要如此貼近民意。

隨著香港政局動盪一浪接一浪,加上新冠肺炎疫情來襲,民間對特首林鄭月娥的譴責及要求她下台的呼聲,更加不絕於耳,令很多人回想到林鄭月娥當年競選特首時,聲稱會跟隨民意辭職的言論。

林鄭月娥說:如果香港人的主流意見,令到我無辦法再擔任行政長官,我是會......辭職。

鍾庭耀就這樣解讀林鄭當年這番話。

鍾庭耀說:聽那句說話時,是在(2017年)特首選舉論壇,林鄭候選人當時很豪氣地說了這句說話,她都停了一會兒,口窒了窒才說,不過後來都有說到,意思是說在那個(競選)時刻,她都要用這種(貼近民情)思維去爭取民意。雖然那是選舉委員會的選舉,又是小圈子選舉,說了比沒有說好,但都要量化一點,因為從科學角度,我們需要知道甚麼叫做絕大部分市民不支持,是否民意調查結果呢?你有沒有一個基準呢?如果妳說跌到零才辭職,那妳怎樣說也可以,即是等於沒說。

在香港,當提到民意調查,一定會想起鍾庭耀,他由1991年6月創辦香港大學民研計劃,至今29年以來,一直為香港把脈民意,形同是香港的民調權威,但他去年突然公布脫離港大,依靠眾籌創辦獨立機構「香港民意研究所」,繼續領導團隊工作,他會怎樣看現在的香港呢?

鍾庭耀說:現在的危機已全部在香港看到,因為這個民情、民意被「搓圓撳扁」,而且被漠視到這個情況,我最心傷的是在這場運動過程,尤其是政治運動過程,見到很多流血,即紅彤彤流很多血於過去數個月裏,我覺得已經對香港是一個很差勁的發展。我不想將她類比為一些動盪社會或是中國大陸,如果用六四事件比較、1989年,或者整個的中國近代歷史,有很多人流血、死亡,但我一生在香港見到的社會,我不希望見到這樣的事,但已經發生了,她會否再惡劣下去?我不知道,但我不希望她再惡劣下去。

他續指,其實放眼於中國大陸,便可看到港府漠視民情會演變甚麼狀況,因為民情、民意都需要資訊和科學數據的流通,如果社會普遍開放,例如不會因以政治先行而隱瞞疫情,將經濟和民生健康放在次要,便會較少出現危機,相反在大陸,有不少異見分子「被軟禁」、「被自殺」,就是與民間閉塞有關。

鍾庭耀說:因為(政府)不理民情、民意,香港就會弄成現在這樣,但為何會這樣?是否因為領導盲了眼?還是她心繫祖國,又要跟祖國的路前行,所以有些東西要壓下來呢?我是不知道,但將問題抽高一點,中國大陸便較易看到,中國大陸現在看不到有獨立民意調查機制出現,無論是學術界或媒體都沒有,在中國社會中,這種民意封閉,造成甚麼效果?我最記得八九六四,當然那是很久的事,但我仍然覺得是一宗很慘情的事情。如果中國社會早些開放,如果中國發展是近似香港生活模式的發展,可能會避免六四事件的流血。

香港觸發反修例運動期間的十個月以來,民間一直向政府提出訴求,但民意不斷「被消失」。(路透社資料圖片)
香港觸發反修例運動期間的十個月以來,民間一直向政府提出訴求,但民意不斷「被消失」。(路透社資料圖片)


周一(4日)是五四運動101周年紀念日,其提倡的民主與科學精神對後世帶來很重要的啟示,鍾庭耀亦深受啟發,五四精神一直是他堅守的信念,並應用於研究民主制度、極權制度等,幫助社會發展。

然而,他因為進行針對政府的民意調查,令當權者尷尬,多年來都是親政府或親北京人士的「眼中釘」,不僅自己遭到打壓,例如2000年他被當時特首董建華透過助理向校方施壓,要求他取消相關民調,這些年他亦見證不少「滅聲」例子。

鍾庭耀說:如果說滅聲,近年我認為是陸陸續續出現,近月是更加嚴重,因為很多大學機構開始陸陸續續沒有甚麼民意調查機構,引用民意數據去支持政府政策,在過去一年多已經沒有甚麼出現,因為數字就是讓她(特區政府)知道她的政策不得民心,可能她們(政府)的評估社會秩序是需要從上而下控制,但這個思維一定不是五四運動的科學民主精神,因為科學民主精神是由下而上上的。

他稱,得到政府支持,雖有助研究發展,但他見證過歷屆政府的手法,「如果政府給你很多資源,同樣會給你很多限制」,就是不合意的說話,便會被「滅聲」,那個限制是可以很具破壞性的。

鍾庭耀說:由回歸前一直到現在,我看見的轉變頗大的,有些是真的可以用得上打壓的詞彙去形容,原因就是原來在一國兩制下,有些學術研究,我是進行一些民間的民意民情而已,有些可能是更加敏感的觀點,例如說獨立、本土文化,會否衍生至原來無政府主義是最應該存在這個世界中?學術上是可以做這個研究,但政治上是絕對不可能做的,所以現在已經有很多條以前叫做底線,現在不知道叫紅線甚麼線、黑線。

鍾庭耀語重心長地說,香港的高度自治,現在被嚴重剝削至歷史低點,未來的一國兩制發展,若是硬要傾斜於一國,他很希望以香港這一制去影響中國大陸。

鍾庭耀說:其實香港的優勢正正就是你讓她自由發揮,而中國將來的優勢可能都是這樣,你愈去操控其實愈不得民心,最後你都是會輸的。在香港是要民間自救,如果民間不能自救,香港便沒得救的了。

在一連四集的《瀕臨失聲的香港》系列,我們為大家探討了香港近月來,從新聞自由、法治,以至民意、民情都備受打壓,香港人經歷了社會動盪的十個月,至今仍未走出這個政治漩渦,未來要繼續捍衛香港的「一國兩制」。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