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權下的記者.二】前自由時報總編林健煉:生存才能發揮理想

2021-05-03
Share
【威權下的記者.二】前自由時報總編林健煉:生存才能發揮理想 前《自由時報》總編林健煉表示,記者要生存才能夠發揮理想。
粵語組製圖

今日是「世界新聞自由日」,本台專訪台灣資深媒體人林健煉,他回顧台灣的戒嚴時期瀰漫白色恐怖,記者要隨時做好被捕準備。他指香港曾經是台灣的精神樂園,直至銅鑼灣書店要搬到台灣才能生存,是一個歷史諷刺。(劉少風 報道)

林健煉是台灣資深媒體人,曾任《財訊》雜誌創辦總編輯、《自由時報》總編輯、副社長、東森電視台董事等職務。他自1974年開始當記者入行,現時已年逾古稀。作為傳媒界的「老炮」,他在職業生涯中經歷無數風雨,包括親歷台灣戒嚴時期。

林健煉透過視像方式接受本台訪問。(影片截圖)
林健煉透過視像方式接受本台訪問。(影片截圖)

新聞同業討論時事隨時犯罪 報道不得過於批判政府要賢

台灣從1950年起開始戒嚴,「保密防諜」工作嚴厲,「黨禁」和「報禁」亦隨之揭幕。台灣報社受制於「一報三限」,即「限證」——不發新報紙的登記證;「限張」——報紙每天不得超過三大張;「限印」——報紙只能在登記所在地印報。

林健煉憶起初入行時,1975年的台灣,瀰漫白色恐怖,組成讀書會,與新聞同業一起討論時事,探討讀書心得等,都屬於觸犯組織罪。

1988年,台灣已經解嚴,成為《自由時報》總編輯的林健煉,卻剛剛開始真正感受到政治壓力。他形容,在威權時代,每天都要小心審核報道,因為當時台灣的新聞界深受政府影響,在報道時有不少限制。

林健煉說:第一國家院所不能批判,第二政府的重要政策不能觸犯,最主要是牽涉到中共的新聞特別要小心,把中國大陸的問題形容得太好,或者你的主張跟政府政策違反。凡是中國大陸對台政策都不能過度呼應,政府要賢的批判,特別是蔣家的批判,特別要注意。

90年代中期,林健煉(左)擔任《自由時報》總編輯時,邀請資深傳媒人陸鏗(中)與台灣前立法委員、《首都早報》創辦人康寧祥(右)主談「新聞自由」講座。(受訪者提供)
90年代中期,林健煉(左)擔任《自由時報》總編輯時,邀請資深傳媒人陸鏗(中)與台灣前立法委員、《首都早報》創辦人康寧祥(右)主談「新聞自由」講座。(受訪者提供)

記者被監聽、跟蹤 「保防細胞」於報社收集情報

「報禁」雖然已經解除,不過,林健煉說,威權對傳媒的影響還是很大。他形容,當時每個報社裡都有政府單位,監視記者的一舉一動,或者派一些「保防細胞」在報社裡面負責收集情報,而這種情況在蔣經國執政早期時比較嚴重。

林健煉說:比較普遍的是電話監聽,電話監聽是很正常的,因為那時候不是用手機,最主要打室內電話,只要掛線就知道你跟誰講電話,講甚麼東西,有一次我在美國的妹妹打電話回家到家裡,結果電話接到我的辦公室,這是很奇怪的事情,所以我們處理這些新聞都是比較小心。

1996年,林健煉(左)率台灣媒體高層前往馬來西亞考察,並拜會前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右)。(受訪者提供)
1996年,林健煉(左)率台灣媒體高層前往馬來西亞考察,並拜會前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右)。(受訪者提供)

香港曾經是台灣的精神樂園

隨著台灣人渴望民主、要求政府改革的聲音愈來愈大,終於,在李登輝上台後,台灣的威權時代逐步走向終結。

時間一晃來到2021年,對岸的香港,民主自由響起警號,林健煉對此感到慨嘆。

林健煉說:台灣是跌跌撞撞地走出一條路,所有的政府,不管你是威權的,你是民主的,總是有他結束的一天,台灣現在已經走出一條路,但是香港現在是走到另一條路。

林健煉指,香港曾經是台灣人的精神樂園,但現時對香港的幻想破滅。

林健煉說:台灣最威權時代的時候,大家非常羨慕香港。那時候我們除了到香港吃喝玩樂之外,每個到香港的人都會買一些台灣的禁書回來,台灣最悲慘,最威權時代的時候,香港是我們精神樂園,今天台灣那麼自由民主開放的時候,香港那麼威權,所以讓我們對香港的一種夢幻都破滅了。今天香港銅鑼灣書店要跑到台灣來開,才能生存,這是一個歷史的諷刺。

2000年,台灣首度政黨輪替,由民進黨執政,香港組團來台,由前行政院長唐飛(前排左2)接見;右2為當時商界代表梁振英,右1為林健煉。(受訪者提供)
2000年,台灣首度政黨輪替,由民進黨執政,香港組團來台,由前行政院長唐飛(前排左2)接見;右2為當時商界代表梁振英,右1為林健煉。(受訪者提供)

保護自己,能生存才能發揮理想

香港白色恐怖氣氛瀰漫,新聞自由日漸收緊,對傳媒工作者的「紅線」處處。對此,林健煉鼓勵,威權時代業界不能畫地為牢,要靈活應變,自我保護同時堅守新聞天職。

林健煉說:「新聞審查」在威權時代是必須要的,但是「自我審查」是保護你自己……你也不能為了保護你自己,忽略新聞天職,但是你也不能去衝撞國家體制,所以這需要靠智慧、專業來拿捏你的新聞尺度。你的「自我審查」還是要基於新聞真相、專業、公正,而不是遷就威權政府的立場。你能夠生存,才能夠發揮理想。

太悲觀你就乾脆離開這個行業

在記者問到林健煉,是否曾幻想過自己被捕的一刻,他的回答毫不猶疑。 他說,比起新聞界其他前輩,自己的經歷實在是微不足道。但他勉勵記者要做最壞準備,但仍要保持樂觀心態。

林健煉說:當然,隨時都要做好這些(入獄)準備,你面對的是一個強大的國家機器,你只有自己一個人,你被抓走沒有人能夠救你,沒有人能夠幫你,所以首先你要保護好你自己。所以我們有一些事情必須準備,但是也不能太悲觀,太悲觀你就乾脆離開這個行業,新聞工作是非常有趣的,但是有時候也會非常危險。

他最後寄語港人,在面對威權時要有智慧,海外的港人應該整合起來,提升對香港民主的關注程度。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