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國安時代(四)】逃 去與留的邊緣

2020-08-1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港區國安法》實施後,香港再出現「逃亡潮」。(路透社圖片)
《港區國安法》實施後,香港再出現「逃亡潮」。(路透社圖片)

【後國安時代(四)】逃 去與留的邊緣

隨著香港警方接連以《港區國安法》之名展開大規模搜捕,社會上出現「緊急逃難潮」,除了有港人急辦移民、社運人士「突然」宣布已流亡海外,亦有外資企業正考慮或開始撤資。多位學者接受本台專訪時分析指,隨著香港在《國安法》下失去國際金融地位,流失的人口大多是香港精英,被撤走的外資又是香港重要的金融產業,長遠恐令香港「被掏空」,淪為中國大陸一個普通城市,並預言香港未來十七年將會過得很痛苦。(覃曉言/李智智 報道)

自去年6月爆發反修例運動,香港人在烽煙之下,承受前所未見的政局動盪和警暴問題,引發新一波移民潮。而自從今年6月30日實施《港區國安法》後,警方至今已引用新例拘捕至少25人,包括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甚至大規模搜查《蘋果日報》。事件被指嚴重踐踏言論自由,掀起「白色恐怖」,令不少港人由計劃移民遽變「緊急逃難」,尤其把鄰近的台灣視為「避風港」。

本身是YouTuber的香港人Eagle,早於去年8月因為香港政局動盪,與家人只花了一個月,透過投資600萬新台幣(約HK$155萬)開立網店,成功辦理移民台灣,目前已在當地定居。她接受本台專訪時稱,《國安法》嚴重剝奪港人自由,香港已不再宜居,認為移民台灣是非常明智的決定。

Eagle說: 8月11日的女醫護人員被射盲眼,我就馬上哭,為何香港不再是我熟悉的樣子?為何現在香港變得那樣危險?不能讓我自己和家人留在如此危險的地方。現在已經實施《國安法》,更會覺得自己所做的事是非常正確。首先是現在法例愈來愈多針對香港人,第二是台灣的移民門檻已經提高了,如果我今日才移,我未必能夠趕得上最後一班車。

Eagle表示,大部分台灣人非常接受香港人,故生活適應問題不大,當地港人亦不時與台灣人舉辦民主運動,在海外聲援港人。她形容,在台灣的生活感到安全和舒適,至少可以暢所欲言,毋須憂慮被捕的風險。她又指,在香港,限制港人自由的法例持續出台,近期愈來愈多港人向她查詢移民方式,令她感到港人的不安。

Eagle說:我現在感覺是香港人都好像猶太人一樣,離開了,唯有四海為家,我在台灣,我的感覺是只能夠隨遇而安,萬一走到來台灣,她(中共)都要打到來台灣的話,只能夠認命了。

據台灣內政移民署資料,去年移民來台的港人增至5858人,創下新高;今年首7個月,每月平均有500多人移民當地。台灣陸委會亦回覆本台稱,協助港人移民的「台港服務交流辦公室」,由今年7月至今,共收到逾1,100次查詢來台移民定居,以及投資、就業、就學等。

駐港的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的網上預約系統亦顯示,目前預約辦理包括移民文件的名額長期爆滿,已排至10月下旬。另因應港人移民人數急增,台灣的經濟部投審會今年3月提升申請門檻,改為必須設立實體公司,並要聘用兩名以上的當地人,營運年期由1年延長至3年。

政治評論人桑普指,申請移民台灣的港人可能多達逾一萬人,預計這次「逃難」情況會延續一至兩年,大量香港精英會將錢和人撤到其他地方。他認為,大部分已離港的港人不會回流,「香港以後真的不一樣」,冀在海外的港人莫忘「香港人」身分,繼續為香港的民主運動努力。

桑普說:2020年這一次是香港生死存亡的關鍵一役。今日習近平是要打倒香港,等於沒有一國兩制,贏了這一場仗,讓美國看到能打贏香港。並不是只有民主黨、支聯會這兩個組織,或者教協這些組織有問題,是全民,因為大家都參與過這場反修例運動。記著現在有國安機構在香港、國安教育全面展開、還有國安法庭,特別嚴重案件「送中」審訊,這是沒有辦法接受的。她(政府)要控告你、整肅你時,與現在整肅中國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是一樣的,很多人覺得有能力便離開香港。我很希望他們不要忘記自己是香港人的身分認同,繼續去做事,繼續幫助在香港的香港人。

除了台灣政府的「香港人道援助關懷行動專案」,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德國、法國和新西蘭等,陸續向港人提供人道援助。其中英國放寬簽證限制,明年1月起供持BNO港人及近親申請赴英5年,可在當地工作及讀書,5年後再申請定居12個月後,便可正式入籍成為英國公民。英國政府數據,截至今年2月,約有35萬名港人持有BNO,有約290萬人符合申請資格。

另外,隨著美國通過《香港自治法案》取消香港特殊地位,視香港為中國城市,意味關稅或與中國相同,撼動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加上駐港的外資企業在《國安法》陰霾下產生撤資意欲。

據《彭博》報道指,不少香港富豪已備撤資「逃生路線」,包括開設離岸銀行帳戶、取得海外護照等。另外,不少外資企業開始撤出香港,包括《紐約時報》已宣布把香港三分一員工調去韓國首爾;投資銀行德意志銀行的駐港新任CEO改駐新加坡;互聯網巨擘Google和Facebook等亦考慮撤走香港業務。

資深對沖基金經理、2047香港監察召集人錢志健受訪時提醒,現在中美「新冷戰」政局下,「弄沉一個地方是可以發生的」,呼籲港人為自身安危作好準備。

錢志健說:在風險控制角度來說,你有樓的就要買賣了,我有些朋友可能有幾億身家,已經做了40、50年,要退休了,難道還要拿著那幾層樓嗎,都會賣掉了。

香港資深銀行家吳明德認為,《港區國安法》凌駕普通法,條文定義模糊,由政權和執法任意解釋,香港身為國際城市,各行業與世界各地都有緊密交流和交易,即使沒有牽涉政治動機,不論本地企業和和外資,恐難防被告「勾結外國勢力」,身陷《國安法》網羅,故撤資潮在所難免。

吳明德說:「人未走糧草要先行」。糧草就會去到離岸戶口,最多人使用的離岸戶口就是Citibank、DBS和新加坡中心。我怎麼知道我是否一小撮人,這是由你任意解釋。我要擁有自由,只能夠不得失你。我寧願去一些自由國家,離開香港了。我的知識仍可以繼續幫助香港和保住我條命。有甚麼人會離開呢?假設沒有金融業,即是沒有高科技,世界高科技的都不會過來,沒有高科技的厲害的人或者中產階級以上都離開了,這裡的消費會下降,各行各業蕭條,會變成怎樣呢,一年唔見1萬億GDP,即是三份一香港GDP,等於做大灣區,如果做大灣區是可以的,只能夠做物流和基層,製作和服務業,不能夠再做高增長的金融業。不能夠再追尋香港是知識型經濟,教育都大倒退,我們的學校是排世界頭一千名,將來就會跟從內地一樣,未來17年會很痛苦。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森費特政治經濟學教授孔誥烽接受本台視像訪問時稱,《國安法》之後,政權基本上是「以言入罪、思想入罪」,身處香港的任何人都會「人人自危」。他稱,中共以「留港不留人」的姿態,應對撤資和移民,其實是「攬炒」。

孔誥烽說:中共說留港不留人的意思是,可以人口換血,香港繼續有用作為一個離岸金融中心,但現在成立《國安法》後,國際社會會視香港與中國大陸一樣,用這樣的方式留港不留人,留下來的「港」,已經沒有用了。國際社會不再承認香港的不同,法律上和規例上,是中國用石頭砸自己的腳。

孔誥烽又認為,中國愈打壓香港,只會香港「越搞越離心」,昔日的繁榮穩定將一去不返。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