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港共鸣.三】台湾学者吴睿人给港人5个建议:长远须参与选举 发展本土文化

2021-02-27
Share
【台港共鸣.三】台湾学者吴睿人给港人5个建议:长远须参与选举 发展本土文化 台湾学者吴睿人建议香港人调整心态,重新理解自由的意义,之后会更容易面对之后的困难。
粤语组制图

不少台湾人将香港现况,与上世纪台湾戒严时期比较。台湾学者吴睿人总结台湾抗争经验,给香港人5点建议。他说未来香港从政者要有「必死的决心」,港人未来即使面对不公选举仍要争取参选培养政治人才。(陈润南 报道)

台湾经历逾四十年的戒严统治,至90年代才慢慢步入民主康庄大道。熟悉香港局势的芝加哥大学政治学博士、中央研究院台湾史研究所副研究员吴睿人,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分享台湾抗争经验。

吴睿人解释,台湾在威权时的抗争经验是「从不自由步向自由」,他自己也是从少生活在不自由的世界,因此大家习惯面对高压;相反,香港现在是「自由步向不自由」。他认为过去香港享受的自由,都源自政权对香港的单向施予,自由没有制度保障,最终像沙滩上的城堡,一吹就垮了。

feature-formosa3A.jpg
吴睿人解释,台湾在威权时的抗争经验是「从不自由步向自由」。(资料图片)

建议一:调整心态 自由不是理所当然

他理解香港人在失去自由后会感到不适沮丧,他建议香港人调整心态,重新理解自由的意义:自由必定靠争取才能得到。吴睿人相信香港人心态改变后,会更容易面对之后的困难。

吴睿人说:什么意思呢?就是说都从今以后,香港朋友们,可能不应该再把自由当作理所当然的,当作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当作是你们天生拥有的东西,而必须要重新去理解自由,You have to redefine freedom, as something you have to struggle for(你必须重新理解自由,自由是必定要争取回来)。

建议二:不公选举亦不能放弃 

吴理解和尊重香港人的心情,短期内或会杯葛未来的立法会选举。但长远看,他说不能把参选当成「妥协」,就算被控制的不公选举,也要参与。他解释,第三波民主化的经验显示,即使是被操控的选举,民主人士参与也有关键而积极作用。因为在威权下,抗争者唯有在选举时才能公开表达意见。他举例如台湾人在威权时代亦尽力参与不公选举,他们将选举期称为「民主假期」,因为只有选举期可较自由发声。

吴认为港人要把握所有机会发声,包括立法会、区议会选举等,更重要是借选举,培训香港新的政治领袖,为未来做准备。而从政者不能像以往,将「从政」当「职业」,而是要有「必死」的决心。

feature-formosa3C.jpg
吴睿人认为参选可以培训香港新的政治领袖,为未来做准备。图为岑敖晖被捕。(路透社资料图片)

吴睿人说:(杯葛选举)这个心情我可以了解,所以你们在今年九月如果有机会选,你们决定要杯葛的话,我是觉得我可以理解,也可以尊重。但是我要提醒大家要说,从一个长远的角度来看,应该要慢慢克服这样的一个情绪上的反弹。用我刚刚那个角度去看,当你现在不自由的时候,你不能够放弃任何一个战场。

建议三:积极发展本土文化 「周星驰已经过去」

此外,吴认为在高压时期,发展本土文化非常关键。他引用「Hidden Transcript(隐藏文本)」的学术概念,流行曲、小说、电影等文化作品,可以在黑暗时代,以迂回方式避过政府的高压审查,为弱者表达所想,安慰人心,凝聚香港人身份认同。他说2019年抗争者活用歌词做文宣,令他留意到香港流行曲歌词,非常具生命力。「周星驰已经过去,香港要有新东西」,他认为新时代的香港,要有新的流行文化,他十分期待「香港的文艺复兴」。

feature-formosa3B.jpg
吴睿人认为:「周星驰已经过去,香港要有新东西」。(路透社资料图片)

吴睿人说:那你问我说,如果未来没有言论自由那个怎么做文化创造呢?其实呢这就是台湾的经验就告诉我们,(我们)过去非常习惯Censorship,那个审查制度,是属于所有独裁统治的政权一定会有的经验,但是Censorship不是一个没有办法对付的(制度)。

有意志再艰难都可以捱过。吴睿人分享过往台湾受打压的本土作家,在威权时代私下以刻钢板印刷作品,再邮寄全台湾,书写和传阅台湾故事。他们迂回地避过政权的威胁,艰难地撑过数十年。

吴睿人又建议香港文化人应更勇于发表新论述,以书写丰富香港人身份的论述厚度。除了戴耀廷、陈健民等著名学者,他鼓励香港未来应有更多学者、从政者、评论人加入一同发表论述。他说新论述不单指政论等,更包括电影评论、文化艺评等较软性的作品,在高压时代下比较安全地发表。

建议四及五:保存香港民间组织及力量 有耐性发展「黄色经济」

他又认为香港人过往发展出的自主性和民间力量十分珍贵,未来应著力保护仍在香港的NGO、工会、教育团体、业主法团等组织,不要让社会「走样」,并将力量带入社会各界别。

吴睿人说:香港有很多的那个social group、social organization(社会组织), 这些东西要尽量去进入,去发展,让他更壮大一点,NGO(非政府组织)香港本来就很多了,NPO(非营利组织)香港也很多。因为香港福利政策太差,所以香港社工很发达,然后另外各种不同的工商团体,比如大律师公会,学者的专业组织,甚至社区的业主团,像这些任何有机会自治的,自我管理的,都应该进去里面发展。

他更说港人长远要有耐性,发展「黄色」经济基础。他分享台湾在戒严时,透过外贸发展了庞大的中产阶级及财团,他们日后成为支持台湾民主的力量。然而,经济基础发展需要时间,香港人对此要有耐性。

 

(「台港共鸣」系列三篇报道将于2月26、27、28日一连三日刊出,从香港角度探讨台湾抗争历史,包括专访80岁台湾人权律师李胜雄及台湾史学者吴睿人。此篇为完结篇。)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