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高登音乐台」部分成员离散 仍信环境多恶劣都有二创

2021-12-01
Share
【专访】「高登音乐台」部分成员离散 仍信环境多恶劣都有二创 事隔一年半左右,「高登音乐台」成员再次接受本台访问,却弥漫一种恐惧,不愿再出镜受访。
粤语组制图

香港的「高登音乐台」过往以敢于用二次创作音乐讽刺时弊闻名,因此被建制派批歌曲挑动仇恨,被政权视为眼中钉,欲除之而后快。这里现时弥漫一股恐惧气氛。时隔一年半,5位「主将」只剩一人敢接受本台访问。这名「巴打」坦言「恐惧与日俱增」。指《港区国安法》实施后,已经有成员因对时局心灰而离开香港,有约6位其他成员希望「尽快撇清关系」。随著「网络23条」卷土重来, 高压下「高登音乐台」也许被迫走入历史。尽管如此,「巴打」认为,无论环境多恶劣,「二创」的灵魂永远没有「解散」。

去年5月,香港仍未有《国安法》,被网民称为「网络23条」的《版权条例》修订草案也未被重提。以二次创作音乐讽刺时弊闻名的「高登音乐台」,即使重新开设YouTube频道,仍坐拥16.8万订阅。其中5位「主将」,依旧在他们的「秘密基地」聚首一堂,愿意透露艺名、并在镜头前昂然高歌,在较少的掣肘下继续他们热爱的二次创作。

feature-golden1.jpg
巴打直言恐惧与日俱增,他们创作时不敢再露脸或姓名。(文海欣 摄)

音乐:围墙理工实况,全城热烫,警察背后只懂欺凌人善, 令我觉得需要放手拼……

成员离散 有人离港、有人主动提出撇清关系

然而时隔一年半左右,「高登音乐台」成员再次接受本台访问,却弥漫一种恐惧,不愿再出镜受访。5位「主将」中,只馀下一人面对传媒,由有名有姓到只以高登音乐台「巴打」自称,更直言「希望不要偷拍我,真的害怕」。

「巴打」说,《港区国安法》实施后,他们已经有成员因对时局心灰而离开香港,有约6位其他成员更提出希望「尽快撇清关系」,至少50条相关影片已因此下架。「巴打」对此都表示理解:「我们不像其他人是一人制作,(因此)总会有这种人事变动。」

成建制眼中钉 恐惧与日俱增 不愿重提《堕》一曲

音乐:跌落海试下唔好搵、跌落海试下唔好忟……

成立4年多,被建制派狙击并非第一次。他们曾经因为一首《再出殡》,被投诉至要关闭苦苦经营的YouTube频道。不过今次事件所带来的恐惧,比往日更大。这首改编自热播歌曲《跌嘢唔好搵》的《堕海唔好搵》,将「高登音乐台」推至另一个「浪尖上」。

亲建制人士批评他们讽刺女水警林婉仪殉职。时任民建联立法会议员何俊贤,高调在立法会点名质询保安局局长邓炳强,点名此曲并问有否法律处理挑动对警察、政府的仇恨。时任经民联立法会议员梁美芬,当时指歌曲是令人齿冷,「必须全城谴责,追究责任」。

feature-golden3.jpg
高登音乐台旋即把《堕海唔好搵》下架,并重新改编歌曲《落架唔好搵》。(高登音乐台视频截图)

面对狙击,「高登音乐台」旋即把作品下架,并重新改编歌曲《落架唔好搵》。再谈及此事,「巴打」只是隐晦地说:「『堕』字那首歌真的不想再提,始终很敏感。那么多人说那首歌有问题,特意开记招说,但又说不出甚么大道理,既然没有大道理就由他吧,好吗?」

面对强权只能避免损兵折将 太踩界的作品留心中

虽然内心曾经很想出言反驳,但面对强权,他无奈地说一句:「我们根本没有钱打官司」。在无力针锋相对的情况下,他认为唯有减少做一些损兵折将的事情。

「巴打」透露「经常有不少所谓『知情人士』告知部分音乐『有问题』需要下架」,可见现时创作的空间已收窄,「针对某些制服部队或国家领导人」的音乐已经不能再出。

「巴打」说:(我)有要求过他们(成员)自己敏感一些,有些关于政治太踩界的作品便留在心中好了,有空组乐队时自己唱便好,不要拿去平台。因为一旦拿去平台,问责的未必是唱的那个人,可以是开公司、不相关的人。尽量不要因为政治作品的发表而影响到其他人。

「高登音乐台」现在推出涉及政治的二次创作歌曲时,也不会写上创作人的姓名、更新也不如以往频密,继9月份推出的《堕海唔好搵》一曲被建制狙击后,音乐台至今只发布了两首新曲,与昔日一个月有近10首新制作大相径庭。

「网络23条」卷土重来 时代已不同 忧虑未审先判

港府于11月24 日重启修订《版权条例》并展开公众谘询,为期3个月至明年2月23日。谘询以2016年政府撤回的《2014年版权(修订)条例草案》为基础,戏仿、滑稽、评论时事、引用等行为仍会获豁免。

「巴打」认为现时与2014年那个时代不同,当时政治情况没那么差,甚至当时有想法希望可以拓阔版权方与二创之间的关系。然而现在条例刑事化,拥有版权方根本无须知道二次创作曲的存在,警方已经可以先进行拘捕,他认为这无疑是另类的未审先判。他又担心创作内容可能被上岗上限任意曲解,新法会被滥用为打压工具。

「巴打」说:坦白说,第一、拘捕我们的人是不懂字;第二是法官懂英文多于中文,所以你说我那篇歌词,如果是二次入罪再算,在文字上是否构成煽动呢?无论是拘捕或审讯我们那班人并不精通。简单来说,他们的专业资格并不足够时便打算未审先判。好多人针对我本身写得很清晰的东西大做文章 。很搞笑的是他们开完记招、大做文章后却说其实还没找到任何证据。开记招放屁,有何作为呢?但对我们来说已构成足够的恐吓,因为我们没有任何背景、权力的情况下做创作。

feature-golden2.jpg
《玻璃心》一曲成为热话,巴打说非常尊敬创作歌手黄明志。(文海欣 摄)

高登难以继续?永远没有解散 即使环境多恶劣都会有二创

恐惧不会突然消散,「巴打」亦说「创作不是要拿生命去拼」,目标只是将不合理的事用音乐呈现。

当走到这刻,「高登音乐台」会否面临解散?巴打并不认同。反而他认为「高登音乐台」是一种「意志承传」。他说,显示时间永远都会有二创讽刺时事的需要,即使二次创作已经是最消极的做法,因为并不会有任何实质成效、影响,但始终要有渠道发声。他笑说,《东方日报》及《东张西望》是一个很好的指标,民生事情是可以讽刺的。

「巴打」说:有痰便要吐出来,不吐不快。你如果不是罚人随地吐痰有罪的话,我真的会吐出来,但现在罚你随地吐痰有罪,那么我便吐在胶袋,但我始终都要吐出来。这个(意志)既然不会消失,就不会解散,就算4个主力或「高登音乐台」这乐队都死掉,都总有人继续玩「二创」,我觉得严格上永远没有解散。

即使有成员身处海外与及在香港的成员面临压力,但「巴打」指他们的创作活跃程度并无减退,「一旦遇到可以落井下石的人,他们是会不遗馀力」。这无疑为「高登音乐台」的支持者打了一支「强心针」。

记者:文海欣 责编:罗燕云 网编:刘定坚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