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制】專訪紫荊黨黃秋智、泛民劉慧卿 黃:修改政制更「民主」 劉駁斥無視打壓現實

2021-05-18
Share
【香港政制】專訪紫荊黨黃秋智、泛民劉慧卿 黃:修改政制更「民主」 劉駁斥無視打壓現實 本台分別訪問剛成立、親北京的紫荊黨黃秋智及民主派元老劉慧卿。
粵語組製圖

北京修改香港選舉制度,令民主成份大幅度降低,多國批評中國違反一國兩制承諾。香港多個泛民政黨表明不參選,民間有聲音杯葛選舉。本台分別訪問剛成立、親北京紫荊黨的創辦人黃秋智及民主派元老劉慧卿。黃為北京辯解,聲稱修改政制更「民主」,但劉慧卿反駁他無視打壓現實。另外,黃秋智透露有外國領事聯絡他,他的家人持雙重國籍。(陳潤南/李智智 報道)

香港民主陣營多名領袖被港府狙擊在囚,而香港政制的直選成份亦削至歷史新低。同一時間,新成立的紫荊黨卻對香港政壇躍躍欲試,表明發展目標為25萬香港黨員,全面參與香港建制,被評論指為「新香港人治港」初試啼聲。

黃:無需一人一票 劉隔空反駁:不知道紫荊黨說甚麼

記者問黃秋智多國對中國修改香港政制的批評,黃秋智為北京辯解。

黃秋智說:第一,(改制)擴寬了民主基礎。代表由70位立法會(議員)擴寬至90人,選委會1200人擴闊至1500人,不論比數如何是大了。
記:但選民基礎是少了?
黃秋智說:所有代表都有選民基礎的……是否必須一人一票才是民意基礎,我是完全不同意。

黃秋智稱因香港是「高度商業社會」,因此直選、協商、間接選舉混合,「可能最容易反映大部分香港人的心聲。」對此,劉慧卿猛烈駁斥他的說法。

劉慧卿說:我就不知道紫荊黨說甚麼。我相信透過一人一票的選舉,是最有代表性。現在直選由35席變成只有20席,還就有代表性?我覺得很搞笑。我相信,很多市民會認為中央今次那麼大的「手術」,民主普選是無望了,會感到沮喪、憤怒、傷心,亦不會說沒有就算了,更不會說更好、更有代表性。

泛民元老劉慧卿說:「我相信透過一人一票的選舉,是最有代表性。」(張展豪 攝)
泛民元老劉慧卿說:「我相信透過一人一票的選舉,是最有代表性。」(張展豪 攝)

黃自言「黨仔」都有機會 劉嘆北京不喜歡的人沒機會

記者問黃秋智,香港在2019年區議會選舉,已有164萬選民,清晰以選票表明不滿港府及北京的政策;近期網上亦有聲音指應以白票杯葛被北京修改的香港選舉。黃秋智的理論似乎難以說服港人。黃秋智的回應就再次強調北京的良苦用心。

記者:你覺得市民會投白票還是投紫荊黨?
黃秋智說:我不知他們如何投白票,是否投白票是其個人的選擇……我覺得有些意氣用事,又或對政改或競選改革有些誤會。中央做這事(修改選舉制度)是為了擴展香港的民意,更多人有機會可以投票和參與。就連我這些「黨仔」,剛成立都有機會,而非想扼殺香港任何民意。

而劉慧卿就批評,候選人要向1,500名成員的選委會內五個界別,逐一索取2至4個提名,非常嚴苛。

劉慧卿說:嘩!很多人都會形容這些是很大的關卡。所有北京不喜歡的人,是沒有辦法可以取得提名,可以過關參選。

劉又補充,即使泛民有人「僥倖」入閘,甚至成功當選,若有政權眼中「不當行為」,可被停職或被捕,風險很高,且現時大批泛民人士被押。她形容以100分為滿分,現時參政難度達99分。

以「黑暴」形容香港抗爭者的紫荊黨黃秋智,表示自己的偶像是曾帶領黑人對抗種族隔離的南非前總統孟德拉。(李智智 攝)
以「黑暴」形容香港抗爭者的紫荊黨黃秋智,表示自己的偶像是曾帶領黑人對抗種族隔離的南非前總統孟德拉。(李智智 攝)

黃透露曾與外國領事見面 否認為「兩面派」

近年多位泛民領袖因與外國政要見面而被指控勾結外國勢力。雖然黃秋智的政治立場親北京,但他坦承自己生意業務主要在美國,自己雖沒有外國國籍,但家人是香港及加拿大雙重國籍。他更透露有外國領事主動見他,「過去幾個月都接受了,大批的外國總領事來這裡訪問,有很暢順的溝通。」

記者問他與外國領事接觸,有沒有知會港澳辦?他說沒有,又說香港一國兩制,強調「不應將應做的事去放大」。記者亦問他對近期中共學者田飛龍批評香港建制陣營內有收外國利益的「兩面派」的看法。

記:你會否都是「兩面派」?
黃秋智說:我想田飛龍的言論反映,並非在海外有關係,又在香港做一個忠誠派會有衝突,而是做人要原則,原則是一國兩制,不能一邊反「一國」,另一邊就「托大腳」(奉承),這就是兩面的意思。至於是否在外國有經驗,美國有生意關係,家人在那裡,有何不妥?香港本身是國際社會,300多百萬人,一半人都有兩本護照,這是香港DNA,有何不妥?亦因此造就了香港的特色,否則就不會有一國兩制。

相反泛民近年不時被指「勾結外國勢力」,甚至被控以《國安法》。劉慧卿稱約見外國人士本身「沒有問題」,惟現時「有理都說不通」。

劉慧卿說:無故就拘捕你,說你勾結(外國勢力),沒有證據都會拘捕你。亦可以拿上法庭,將你鎖起幾年,即這就是香港的情況。

黃秋智自言不怕外國制裁 劉慧卿指劣勢仍要抗爭

對於香港前景,黃秋智自言自己是金融專業,認為外國對香港相關的制裁政策,「不多不少都有影響」,但認為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不會被動搖。記者問他自己會否怕制裁,他表示不認為會發生。「若真的發生,要制裁我們的人都是沒有甚麼道德高地的人。」黃自言可充當中西橋樑,他認為中美交惡原因「只是有某些(外國)政客騎劫了民意……起碼我有12年(美國生活)經驗,除非我全錯。」

劉慧卿就承認香港的民主力量面對打壓,正處劣勢。

劉慧卿說:我覺得是很困難,很黑暗。有很多審訊會繼續,不論是與《國安法》有關、或是其他審訊都會來臨,繼續有很多人被捕、被定罪、坐牢,這幾年都會很差。

劉慧卿預料,很多區議員宣誓後仍會被取消資格,故是一片愁雲慘霧。不過她認為抗爭仍要繼續,「我不會說玩完了」。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