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制】专访紫荆党黄秋智、泛民刘慧卿 黄:修改政制更「民主」 刘驳斥无视打压现实

2021-05-18
Share
【香港政制】专访紫荆党黄秋智、泛民刘慧卿 黄:修改政制更「民主」 刘驳斥无视打压现实 本台分别访问刚成立、亲北京的紫荆党黄秋智及民主派元老刘慧卿。
粤语组制图

北京修改香港选举制度,令民主成份大幅度降低,多国批评中国违反一国两制承诺。香港多个泛民政党表明不参选,民间有声音杯葛选举。本台分别访问刚成立、亲北京紫荆党的创办人黄秋智及民主派元老刘慧卿。黄为北京辩解,声称修改政制更「民主」,但刘慧卿反驳他无视打压现实。另外,黄秋智透露有外国领事联络他,他的家人持双重国籍。(陈润南/李智智 报道)

香港民主阵营多名领袖被港府狙击在囚,而香港政制的直选成份亦削至历史新低。同一时间,新成立的紫荆党却对香港政坛跃跃欲试,表明发展目标为25万香港党员,全面参与香港建制,被评论指为「新香港人治港」初试啼声。

黄:无需一人一票 刘隔空反驳:不知道紫荆党说甚么

记者问黄秋智多国对中国修改香港政制的批评,黄秋智为北京辩解。

黄秋智说:第一,(改制)扩宽了民主基础。代表由70位立法会(议员)扩宽至90人,选委会1200人扩阔至1500人,不论比数如何是大了。
记:但选民基础是少了?
黄秋智说:所有代表都有选民基础的……是否必须一人一票才是民意基础,我是完全不同意。

黄秋智称因香港是「高度商业社会」,因此直选、协商、间接选举混合,「可能最容易反映大部分香港人的心声。」对此,刘慧卿猛烈驳斥他的说法。

刘慧卿说:我就不知道紫荆党说甚么。我相信透过一人一票的选举,是最有代表性。现在直选由35席变成只有20席,还就有代表性?我觉得很搞笑。我相信,很多市民会认为中央今次那么大的「手术」,民主普选是无望了,会感到沮丧、愤怒、伤心,亦不会说没有就算了,更不会说更好、更有代表性。

泛民元老刘慧卿说:「我相信透过一人一票的选举,是最有代表性。」(张展豪 摄)
泛民元老刘慧卿说:「我相信透过一人一票的选举,是最有代表性。」(张展豪 摄)

黄自言「党仔」都有机会 刘叹北京不喜欢的人没机会

记者问黄秋智,香港在2019年区议会选举,已有164万选民,清晰以选票表明不满港府及北京的政策;近期网上亦有声音指应以白票杯葛被北京修改的香港选举。黄秋智的理论似乎难以说服港人。黄秋智的回应就再次强调北京的良苦用心。

记者:你觉得市民会投白票还是投紫荆党?
黄秋智说:我不知他们如何投白票,是否投白票是其个人的选择……我觉得有些意气用事,又或对政改或竞选改革有些误会。中央做这事(修改选举制度)是为了扩展香港的民意,更多人有机会可以投票和参与。就连我这些「党仔」,刚成立都有机会,而非想扼杀香港任何民意。

而刘慧卿就批评,候选人要向1,500名成员的选委会内五个界别,逐一索取2至4个提名,非常严苛。

刘慧卿说:哗!很多人都会形容这些是很大的关卡。所有北京不喜欢的人,是没有办法可以取得提名,可以过关参选。

刘又补充,即使泛民有人「侥幸」入闸,甚至成功当选,若有政权眼中「不当行为」,可被停职或被捕,风险很高,且现时大批泛民人士被押。她形容以100分为满分,现时参政难度达99分。

以「黑暴」形容香港抗争者的紫荆党黄秋智,表示自己的偶像是曾带领黑人对抗种族隔离的南非前总统孟德拉。(李智智 摄)
以「黑暴」形容香港抗争者的紫荆党黄秋智,表示自己的偶像是曾带领黑人对抗种族隔离的南非前总统孟德拉。(李智智 摄)

黄透露曾与外国领事见面 否认为「两面派」

近年多位泛民领袖因与外国政要见面而被指控勾结外国势力。虽然黄秋智的政治立场亲北京,但他坦承自己生意业务主要在美国,自己虽没有外国国籍,但家人是香港及加拿大双重国籍。他更透露有外国领事主动见他,「过去几个月都接受了,大批的外国总领事来这里访问,有很畅顺的沟通。」

记者问他与外国领事接触,有没有知会港澳办?他说没有,又说香港一国两制,强调「不应将应做的事去放大」。记者亦问他对近期中共学者田飞龙批评香港建制阵营内有收外国利益的「两面派」的看法。

记:你会否都是「两面派」?
黄秋智说:我想田飞龙的言论反映,并非在海外有关系,又在香港做一个忠诚派会有冲突,而是做人要原则,原则是一国两制,不能一边反「一国」,另一边就「托大脚」(奉承),这就是两面的意思。至于是否在外国有经验,美国有生意关系,家人在那里,有何不妥?香港本身是国际社会,300多百万人,一半人都有两本护照,这是香港DNA,有何不妥?亦因此造就了香港的特色,否则就不会有一国两制。

相反泛民近年不时被指「勾结外国势力」,甚至被控以《国安法》。刘慧卿称约见外国人士本身「没有问题」,惟现时「有理都说不通」。

刘慧卿说:无故就拘捕你,说你勾结(外国势力),没有证据都会拘捕你。亦可以拿上法庭,将你锁起几年,即这就是香港的情况。

黄秋智自言不怕外国制裁 刘慧卿指劣势仍要抗争

对于香港前景,黄秋智自言自己是金融专业,认为外国对香港相关的制裁政策,「不多不少都有影响」,但认为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不会被动摇。记者问他自己会否怕制裁,他表示不认为会发生。「若真的发生,要制裁我们的人都是没有甚么道德高地的人。」黄自言可充当中西桥梁,他认为中美交恶原因「只是有某些(外国)政客骑劫了民意……起码我有12年(美国生活)经验,除非我全错。」

刘慧卿就承认香港的民主力量面对打压,正处劣势。

刘慧卿说:我觉得是很困难,很黑暗。有很多审讯会继续,不论是与《国安法》有关、或是其他审讯都会来临,继续有很多人被捕、被定罪、坐牢,这几年都会很差。

刘慧卿预料,很多区议员宣誓后仍会被取消资格,故是一片愁云惨雾。不过她认为抗争仍要继续,「我不会说玩完了」。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