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网络实名制之后


2013.07.2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大陆实施网络实名制,一度引起敢言的网民忧虑言论空间收窄。但是,香港大学一项针对新浪微博删除贴文研究显示,实名制后,较受影响原来是普通老百姓。(刘云报道)

今年“六四”当天,前记者昝爱宗在微博用户用诿婉的手法发表,跟六四有关的讯息后,便立即遭看守著自己的国保警告。但是,昝爱宗认为结果是意料中事,因为他的微博用户需用真实名字登记开户。

事实上,他认为网络实名制对一直透过互联网评论时政的网民而言,并不会因实名制实施而吓退,相反,更有人会欢迎实名制,因为这可使网民对自己发表的言论负责任。不过,他个人并不赞成,因为实名制除限制言论外,对一些只是发泄情绪的普通老百姓而言,造成更大影响。

昝爱宗:“大部份网民是迷迷糊糊不知在那里被捉了、判刑等。谁也不知道。大部份的人都处于不安全的状态。实名制对言论自由危险更大。”

他说,中国老百姓心里都一直觉得,谁有权就谁说了算,因而令他们生活上遇到不公时,无法申诉后,心里就更希望利用唯一的网上言论空间发泄一番,但是,实名制的出现令这群普通老百姓更多危险。

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较早时就新浪微博删贴的措施,进行了一项研究,负责研究的助理教授傅景华表示,在追踪30至35万个拥有1千名粉丝以上的微博用户后发现,

傅景华:“有部份人过去写一些有关社会政治议题,在(去年)3月16日后(供应商提供的微博服务实施实名制),该户口没有再写东西了。”

傅景华强调,实名制推行前后,微博户的总用量没有佷明显的大改变,尤其在重大事件发生后,网民的用量没大变动。不过,

傅景华:“我发觉会对一般人,草根少少的用户,网络不是很大,不是甚受人关注的人,这群人可能较受实名制影响。”

相反,粉丝量多、出名、维权人士、作家或记者则没有因实名制而停止发表言论。

2012年12月28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草案”,其中规定了“网络服务提供者为用户办理服务手续时,要求用户提供真实身份信息。”纵使,规定仍容许网络用户匿名,但是,在讯息发放上就有很多限制。事实上,早在同年3月16日,提供微博服务的新浪、搜狐、网易和腾讯已共同正式实行微博实名制。

傅景华在研究中更观察到,新浪微博贴文删除的方法越来越纯熟,有针对性,并怀疑新浪投资放越来越多人力资源。

傅景华:“针对某一些人,某些人发贴后就会被删,是因为有人在看著。我的观察亦发现,范围越来越大,即针对越来越多人,因而我相信投入的人力资源多了。”

根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早年报道新浪网总编辑陈彤出席“3G无线新媒体产业发展高峰论坛”发表演讲时,披露了新浪微博监控实行“两方三审制”,监控和编辑团队双方,随时沟通审核内容,每小时邮件汇总,每天会议沟通,实行“多方通报制”,让每一个编辑都有义务通报“不良”的内容。从而,做到每天24小时全覆盖审核,每时每刻有人监控。而本台较早时更披露,新浪进一步收窄言论空间,微博上稍有“不适当”内容,随时会被消失48小时,至于,“不适当”内容则由企业自订。

据人民网上月报道指,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传播研究所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发表的“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2013)”称,截至去年底,新浪微博认证总用户已超过了11万个。

相信自己已被广东省政府重点监视的网民野渡相信,网上的贴文删除是由微博的管理人员直接做,公安则待言论对当地政府进行相当大的冲击,影响力较广时,才会向服务供应商施压删除。他更指,网络已出现“跨省追捕”。

野渡:“互联网上有一个已出名的名词叫‘跨省追捕’,即不同的网民在不同的省份发表批评的说话,就会被(被评的)地方的公安开始阻止及逮捕。”

他记得,较早时便有一名陕西的游客到宁夏旅游,在自己的微博报道有人因不满机动游戏公园管理不善,导致众多游客先是鼓噪后发生冲突场面,未料,他之后便立即被公安拉了。

事实上,网络公司除了删除或封锁一些网民的户口外,更有一些招数对付电脑使用者。

野渡:“今年里,我的互联网讯号已被切断了几次,是公安部命令电讯服务商切断我的互联网讯号。”

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助理教授傅景华表示,研究中并未包括有多少人因发表言论而被公安捉拿,但是,在去年搜集了2亿2千万条微博网贴,有差不多1千万条贴文被删除,当中的内容多是敏感的社会事件及政治评论如王立军、陈光诚等。此外,删除的速度并没有一致性,但是,当发现贴文的影响面越来越广时才会删除。对于,官方经常以打击“淫秽及谣言”为籍口,删除、惩罚或封网的做法,在傅景华的研究里,却发现有关的“籍口”可能真是籍口,因为他在网上除发现不少赋暴力或淫秽的贴文外,所谓“谣言”的贴文,更可以一直存在。他记得,有网民曾张贴一幅访港的大黄鸭“倾斜”插入水的图片,旁边的文字就指由于港人不负责任,用烟头弄穿大黄鸭多个洞致漏气入水。不过,傅景华指,该网贴并没有被删除,相反,微博管理者在旁注明“不实消息“,该则大黄鸭假消息仍留在网上兼获准转发达2千多次。因此,为人熟悉的王立军与薄熙来丑闻曝光后,网上一度出现北京城内出现军车的贴文,但之后很快被删除,傅景华有这样的解读。

傅景华:“谣言没有删除,兼且会告诉网民是谣言。王立军事件发生后,网上曾传出北京城内有军队的事,所以,该则消息跟谣言无关,那则消息根本是政治敏感的问题,不是谣言。”

他对“谣言”一词,更有另一番的理解。

傅景华:“我以香港人的身份看待‘谣言’这词,我觉得谣言,在国内一个资讯不开放的社会里,谣言这词不是香港人或西方理解的意思,因为国内很多人无办法在正式渠道中核实有关资讯,及对官方渠道的信任度低,所以,在网上见到一些东西,尽管我们觉得好似谣言的事,但很多人会相信。”

他承认,这现象反映政府管治出现问题。但是,他觉得网上媒体的确给公民多了空间,至低限度可以接收谣言,亦有机会表达及发放讯息。

成功向香港大学一个种子基金申请资助研究的傅景华强调,申请时大学没有任何审查,仍十分尊重学术自由,故可成功研发名为“WeiboScope”的电脑软体,将被删除的微博贴文“重见天日”,当下,他并未因研究“翻生贴文”而导致微博户口也被删除的噩耗而吓退,正申请更多的研究资助,进一步研究新媒体的社会角色,当中更可能包括最新通讯工具微信的监控系统,好让民间一直盛传微信除引入敏感词的文字筛选的审查制度外,语音方面是否也如坊间一些人士所言,同样已在掌控之内。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