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高志活:一座「国殇之柱」倒下 无数「国殇之柱」遍地开花

2021.12.2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访】高志活:一座「国殇之柱」倒下 无数「国殇之柱」遍地开花 上个月,高志活在网络公开「国殇之柱」的3D扫描图,呼吁公衆打印小型「国殇之柱」,拿到全球各地拍照,放到社交网络广播,让其在全球「遍地开花」,继续保存六四记忆。
粤语组制图

曾被喻为「香港言论自由试金石」的香港「国殇之柱」,在最高学府香港大学矗立近四分之一个世纪,一直是港人悼念六四的重要标志,然而在港大发出拆除令后不到3个月,「国殇之柱」最终被一分为二拆走,之后的去向未明。创作「国殇之柱」的丹麦雕塑家高志活,过去两个多月一直努力为作品发声,他形容「国殇之柱」倒下,如同摧毁香港的灵魂。但他深信「国殇之柱」将植根世人心中,延续六四记忆。

香港大学周三(22日)深夜拆除「国殇之柱」,更把雕塑一分为二,工人把下半部分送进货柜箱时,现场发出巨大撞击声,「国殇之柱」底座重重击落在地面。这一声巨响,在被重重围封的港大校园回荡,也重击在创作「国殇之柱」的丹麦雕塑家高志活(Jens Galschiot)心头。

feature-jens2.jpg
在最高学府香港大学矗立近四分之一个世纪「国殇之柱」深夜被拆。(Galileo Cheng / HK Frontline Media)

「这很让人伤感,我肯定他们已经破坏了雕塑某些部分。」高志活无奈地说。

高志活:他们选择了以最野蛮的方式把它移走

在这圣诞前夕的冬夜,高志活只睡了一个小时,忙著回应世界各地不同时区的传媒查询。他在港大准备拆除「国殇之柱」的消息传出后,就第一时间发声明,对港大的举动表示震惊,斥责校方乘圣诞节破坏雕塑,行为令人耻笑。

高志活说:他们在大半夜和圣诞节前夕移走「国殇之柱」,以图减低传媒的注意力,这使事情显得更粗暴 。我以为他们会对「国殇之柱」采取适当的解决方案,但事实完全相反,他们选择了以最野蛮的方式把它移走。

「国殇之柱」消亡前的最后挣扎

这座矗立港大校园24年的「国殇之柱」,最终被校方「行刑式处死」,像木乃伊一样被披上裹尸布运走,过程历时9个小时。而「国殇之柱」的死亡,要从两个多月前说起。

今年10月初,亲北京组织「香港政研会」举报「国殇之柱」涉违《港区国安法》,声称收到2万人联署,要求校方尽快移除。一个星期后,港大校方迅速回应,向香港支联会发信,要求移除「国殇之柱」,否则将由校方自行处理。

然而移除期限届满后,因著国际舆论压力,以及港大法律代表孖士打律师行的退出,校方一直未对「国殇之柱」采取行动。

在这期间,高志活尽了最大努力尝试保存他的心血结晶 ,不断发信主动和港大校方联系,提出由他携团队亲身赴港移除雕塑,运回丹麦,并要求港府确保他和团队不会受到《港区国安法》检控。但结果徒劳无功。

高志活说:没有人回应,传媒有广泛报道,但香港政府当局和港大校方都没有和我接触,这真的很奇怪。

「国殇之柱」被拆前数小时 港特首林郑上京「面圣」

最终港大校方并没有耐心把事件拖到明年,港大校委会于周三(22日)召开会议,投票通过将「国殇之柱」移走,并于当晚立即动刀拆除。而当天下午,身为港大校友的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刚在北京向习近平述职,获习近平「充分肯定」她的工作,当晚「国殇之柱」就被拆除,俨如「投名状」。

「国殇之柱」被拆除后翌日,港大校方的声明提出2点原因。第一,是指雕像「日久老化」,有「潜在安全问题」;第二,是指雕像「会为大学带来触犯本港刑事罪行条例的法律风险」。校方又重申,大学从未批准任何个人或团体在校园放置该雕像,并指校委会指示大学在移除雕像后会「妥善跟进」。

然而高志活向本台表示,港大校方至今从未曾联系他到底会如何「妥善跟进」他的作品。而「国殇之柱」就被装在货柜箱中,置于港大嘉道理中心的荒野上。

高志活:拆除「国殇之柱」如同摧毁香港的灵魂

对于「国殇之柱」的损毁,高志活声言会考虑控告港大校方并索赔。目前他只有一个卑微的愿望,就是希望能把作品运离香港,再亲手修复损伤。

然而有些伤害,高志活也无力修复。他在1997年曾形容,「国殇之柱」是「测试香港言论自由的试金石」,如今「国殇之柱」被一分为二拆除,他形容如同「摧毁香港的灵魂」,使香港沦为一个普通中国城市。

高志活说:这是香港的灵魂,香港应该是、也一直是一个有言论自由,可以竖立纪念碑、讨论和纪念在中国发生的事的地方,这是香港精神的一部分。我真的觉得香港政府正试图扼杀香港的灵魂,这也和当下香港发生的一切互相呼应,他们某程度上,是在毁掉香港。

香港「国殇之柱」倒下 那就让它遍地开花

香港「国殇之柱」被拆已成定局,然而在这两个月中,「国殇之柱」已经开始以不同面貌出现在世界各地。 10月底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前夕,流亡的香港前立法会议员罗冠聪联同其他社运人士,把高志活制作的3米高小型「国殇之柱」竖立在中国驻意大利大使馆外抗议。

feature-jens1.jpg
10月底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前夕,流亡的香港前立法会议员罗冠聪联同其他社运人士,把高志活制作的3米高小型「国殇之柱」竖立在中国驻意大利大使馆外抗议。(AFP照片)

上个月,高志活在网络公开「国殇之柱」的3D扫描图,呼吁公众打印小型「国殇之柱」,拿到全球各地拍照,比如中国驻外大使馆、外国议会,香港的山头,甚至是珠峰顶,然后放到社交网络广播,让「国殇之柱」在全球「遍地开花」,继续保存六四记忆。

高志活说:这是很强大的事,你攻击一件艺术品的时候,你只会让它变得更强大,你深夜在港大对这雕塑的所作所为,只会让这雕塑和它的象征意义更强。你不能以此杀掉我们,你只会让我们更强大。过去3个月发生的一切,都是塑造这雕塑的过程之一。

一座「国殇之柱」倒下,无数「国殇之柱」却散落世界每一个角落、种在每一个人心里,再也没有人能把它移走。

记者:吕熙 责编:罗燕云 网编:刘定坚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评论

Anonymous
2021/12/26 06:32

做的像一坨狗屎一样

Anonymous
2021/12/26 06:33

这就是一坨狗屎,必须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