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权下的记者‧一】曾陷囹圄 警搜报馆「一扫而空」 《当今大马》颜重庆:香港绝不能轻言放弃

2021-04-30
Share
【威权下的记者‧一】曾陷囹圄 警搜报馆「一扫而空」 《当今大马》颜重庆:香港绝不能轻言放弃 《当今大马》总编辑颜重庆接受本台专访,勉励香港记者勿轻言放弃。
粤语组制图

继壹传媒集团老板黎智英被控违反《国安法》,香港电台编导蔡玉玲查册亦被判有罪。香港新闻界陷入灰暗。远眺马来西亚,知名独立网媒《当今大马》(Malaysiakini)联合创办人及总编辑颜重庆(Steven Gan)可谓「身经百战」,尝过牢狱之苦,最近再因读者留言而被控藐视法庭,轰动国际。他接受本台专访称,在极权下绝处逢生「无畏无惧」,勉励香港记者:「今日香港或比马来西亚更恶劣,但绝不能轻言放弃。」(李智智 报道)

年届58岁的颜重庆多年面对马来西亚威权打压。他透过越洋视像通话接受本台专访,笑言:「过去逾20年记者生涯,更荒谬的打压都见识过。」

今年因读者留言被罚近百万港元

颜重庆和《当今大马》去年6月因读者留言质疑司法体制贪腐,被控藐视法庭。颜重庆批评检控「为当地带来言论自由重大的寒蝉效应。」最终,马来西亚联邦法院今年2月裁定《当今大马》罪成,须3天内付清50万令吉罚款(约95万港元),颜重庆虽获判无罪,但事后他疑因对裁判的言论再被警方传召问话2小时。

该案被视为马来西亚新闻自由的风向标。外界和马来西亚反对党质疑,刚由「喜来登政变」上台的国民联盟政府藉此「杀鸡儆猴」,巩固权威。然而,社交媒体留言众多,为何《当今大马》就成众矢之的?

feature-malaysiakini1.jpg
《当今大马》早前被控藐视法庭罪成,须付50万令吉(约95万港元)罚款。(路透社资料图片)

马哈蒂尔垄断所有媒体

其实,《当今大马》被政府视为眼中钉乃有迹可寻。时光回到90年代未,当香港人仍享受相对高的言论和新闻自由时,马来西亚正值国民阵线执政、马哈蒂尔出任首相,藉各式各样「恶法」禁止异见声音,如《1948年煽动法令》、《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1998年的通讯与多媒体法令》等法例,都为政府多方面限制言论自由提供依据。同时,政党垄断所有媒体,执政党透过收购或注资媒体,藉财力掌握话语权和确保编采人员支持政府。

为「杀出重围」,颜重庆在1999年11月,即「烈火莫熄」政治改革运动的1年后,与拍挡詹德兰创办网媒《当今大马》,藉网络世界抗衡威权政府。

颜重庆说:《当今大马》是马来西亚首个独立网媒。这是一个突破,令政府不再垄断真相。马来西亚的人民可以获得被政府审查以外的资讯。

feature-malaysiakini3.jpg
《当今大马》自1999年创办以来一直被视为政府眼中钉。(路透社资料图片)

《当今大马》现时每月读者250万 新闻团队过百人

《当今大马》成立时只有4名记者和1位总编辑,其独立的政治和调查报道,揭露政府腐败和黑幕,建立公信力,以英语、马来语、中文和泰米尔语出版。时至今日,该网拥有每月读者逾250万,并建立过百人的新闻团队。

不过,《当今大马》的敢言作风亦使其被执政阵营标签为「反对派」,指控其散播「假新闻」。该网站更经常被骇客入侵,警方亦以各种理由大肆搜捕。

对《当今大马》的打压以纳吉执政期间最为严重,他更为首个起诉媒体的首相。2016年,马来西亚被揭发「一马洗黑钱案」(1MDB),纳吉涉贪污滥权。《当今大马》对事件进行广泛报道,因一则涉执政党前党员批评检察部门与内阁关系密切的报道,被纳吉起诉,控以「意图滋扰」等多项罪名。这宗官非直至2018年当地首现政权轮替,纳吉下台才获得缓解。

颜称,纳吉在2008年大选时「打输网路选战」,首次失去国会绝对优势,故誓要攻占网媒。

警搜报馆「一扫而空」

但颜形容「最伤的一次」要数到2003年初。执政党「巫统」的青年团举报《当今大马》刊登的一则读者来函「诽谤及煽动族群情绪」,颜拒絶披露笔者身份,警方随即上门突袭搜查,几乎将公司「一扫而空」,检走19 台电脑和多台伺服器,颜和4名员工都被带走问话,令公司无法运作。

颜重庆说:我们亦确实面对不少右翼政府支持者攻击。他们经常在我们办公室外示威,破毁大楼。后来,他们改为对《当今大马》施以「黑魔法攻击(black magic attack)」,例如摆放藏有活鸭的盒子。 幸运的是,鸭子幸存了下来,由我们的一位支持者照顾。

颜重庆突然语重心长道,现实可见,政权以财政和权力就可摧毁一个媒体,强调民主自由不只是记者责任,而是有赖大众团结力量,才有望改变困境,「不要以为媒体在没人帮忙下就可争取到(新闻自由)」。

颜称,过去《当今》可以关关难过关关过,全靠忠实支持者。其过去不时为打官司众筹,最新的「藐视法庭」案巨额罚款,该媒体网上众筹在短短4小时内就筹得。

颜重庆说:若你想成为独立媒体,你需要财政独立。至少可提供一些力量去抗衡政府压力。

feature-malaysiakini2.jpg
颜重庆称,《当今大马》全靠忠实支持者挨过种种难关。(路透社资料图片)

「卖砖头」筹得150万美元

颜重庆指出,媒体要摆脱财政困难,「先要生存到」,才可长期维持独立自主,其关键在于有能力吸纳读者和支持者出手支援。《当今》的「吸粉力」来自扎实、专业报道,建立公信力,继而设订阅收费,维持收入,又说「建立归属感亦非常重要,让大家团结为同一理念前进。」

他提及,为建造新办公室大楼集资时,特意推出「Buy a Brick」活动,向读者「卖砖头」,为买家刻上名字,最后成功筹得150万美元。他笑言,这些砖头筑起一堵墙,至今仍在,不少读者前来拍照留念。

至于政治打压下所承受的牢狱之灾,曾因1996年采访讨论东帝汶独立运动议题而被捕入狱7天的颜称,在威权下作为记者只能保持「坦然、冷静」,他更经常告诫新人「无入狱心理准备就不要入行。入了行就不能怕,并严谨工作」。

评价马来西亚现时新闻自由时,颜打趣说:「相比起疄近的菲律宾、泰国、印度等,会有记者被杀,我们只是坐牢,已算是幸运。」

feature-malaysiakini5.jpg
《当今大马》2003年被举报刊登一则读者来函「诽谤及煽动族群情绪」,警方上门搜查,检走19 台电脑和多台伺服器。(路透社资料图片)

惊讶香港恶化速度 「情况或比马来西亚更差」

对于香港,颜重庆坦言,在《港区国安法》实施后,香港新闻自由急速被削弱,「情况或比马来西亚更差」,忧虑香港传媒安危。

颜重庆说:我非常惊讶恶化的速度,可看到香港即时失去了很多自由。看到(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被捕,实在令人不安。

颜以过来人身分寄语香港记者和香港人勿放弃信念和希望,「不管情况有多恶劣, 都要继续争取和奋斗」。

feature-malaysiakini4.jpg
颜重庆称,忧虑现时香港传媒安危。(RFA视像通话截图)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