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直擊|英倫尋「庇」之路(上)一個成功。一個失敗

2024.01.01
英國直擊|英倫尋「庇」之路(上)一個成功。一個失敗 前香港眾志副主席鄭家朗(左)政治庇護申請成功,港人阿Sing(右)被拒絕。
石頭攝

鍾翰林成功抵達英國尋求政治庇護,這其實只是他的「第一步」,未來仍要面對漫長的「香港難民之路」。正如其他2019年反修例運動後,流散尋求政治庇護的抗爭者,他們要面對無日無之的等待,本台將一連兩日作專題報道。第一集會先探討兩個成功及失敗的個案,了解這些「尋庇者」的心路歴程。 

「知道結果的那一刻,我真的覺得整個人很放鬆,因為好像真的可以正式開展,我在英國裡面的生活。」——尋庇成功的前香港眾志副主席鄭家朗。 

「被拒絕那刻,擔心要離開這裡,是否要回去香港,接受一個被迫害的現實呢?」——尋庇失敗的港人阿Sing。 

鄭家朗獲批難民身份 嘆言「終於可以留下來」 

鄭家朗2022年2月來到英國,申請政治庇護近一年半,去年11月成功獲批,終於可以鬆一口氣。

他說:「一定是開心、安定,終於可以留下來,以及安全的感覺,這種感覺是現在這刻的香港所沒有的。」 

鄭家朗收到英國內政部文件,通知政庇申請獲批。(石頭攝)
鄭家朗收到英國內政部文件,通知政庇申請獲批。(石頭攝)

獲得難民身份後,他可以在英國讀書、找正職、租屋,近日更牽頭成立了一項新計劃,幫助申請政庇被拒者尋找律師上訴,至今至少接觸15宗個案,其中一位是阿Sing。在訪問當日,他與鄭家朗研究申請被拒的原因。 

阿Sing說:「基本上就是說我可以自由出入境,他(英國內政部)認為因為第一我無罪,第二是港府將護照交還給我,他說如果你夠高度關注,你應該不能離境,如果你能夠離境在香港應是安全的,他的解釋是這樣。」 

鄭家朗認為,內政部的解釋「荒謬」,又質疑相關決定。他說:「因為你可以用正常途徑過來,所以沒有風險,這個理由基本上是不成立的,每個人都是這樣說。」 

鄭家朗表示,政庇申請者要經歴漫長的等待。(石頭攝)
鄭家朗表示,政庇申請者要經歴漫長的等待。(石頭攝)

政庇申請失敗者感迷惘 憂被遣返回港 

阿Sing當初孭著一個大背囊「走難」到英國,這2年間居無定所,獲善心港人及朋友收留,長期寄人籬下。他於2022年初申請庇護,去年12月初獲悉申請被拒,目前正提出上訴,再等候排期審理。他憶述在得悉被拒的一刻,他心情跌進谷底。 

阿Sing說:「條路好像又突然封鎖了,一片漆黑,看不到前面那個步驟,當刻很沒有方向感,被拒後沒有下一步的時候,我應該怎麼辦?遣返回香港?這一定是最大的問號。」 

阿Sing離開香港時,還未完成大專學位,加上英文不太好,他認為申請政庇的困難之一是溝通問題,而當地法援名額有限,未能找到合適的義務律師幫忙,但自行處理的話,難度亦很高。 

阿Sing說:「因為最基本就是,有些文件是需要,但自己真的未必察覺到,其實不是我不找,我想找的,但是收費很貴,我那時候聽是4千英鎊一個律師,我離開香港那一步,那張機票錢都是籌回來的時候,我怎樣在這裡可以能夠拿到4萬多港元去請一個律師呢?」 

在英國要成為難民,要經過重重關卡,提出申請後至少有兩次面試,其中與英國內政部(Home Office)的溝通渠道有限,無論成功獲批還是被拒,最煎熬的是無日無之的等待。 

鄭家朗說:「你電郵給他(內政部)的時候,他的回覆時間是非常長的,例如是一個月、兩個月,甚至是你發一個電郵給他,他都不回覆。政治庇護是很取決政府怎樣去決定,它想加快就加快,減慢就減慢,沒有一個譜可以跟的。」 

25歲的阿Sing表示庇護被拒後,對前路感迷惘。(石頭攝)
25歲的阿Sing表示庇護被拒後,對前路感迷惘。(石頭攝)

「香港眾志」的政治光環 

不少申請庇護的港人,在英國耗時2、3年或以上,都等不到結果。而鄭家朗在第二次面試後,不用一個月就獲通知申請獲批,只是用了一年半就獲得難民身份,他認為原因之一,是「香港眾志」的政治光環。 

鄭家朗說:「因為有很多手足(申請人)來講,他被捕或者出現在暴動現場,但是他沒有一些證據去證明他真就是曾經參與過那場運動。而我幸運的那個地方就是,我有很多那些公開資料,上網找到的新聞材料,這些是令到內政部,很容易可以批到我的政治庇護。」 

雖然取得難民身份,但是眼見昔日戰友黃之鋒、林朗彥等人在香港入獄,自己身處英國無能為力,這種內疚感仍然抹不走。 

鄭家朗說:「其實是非常難過的。香港經常都會在我夢中出現,但是出現的場景通常都是噩夢,例如我在香港突然之間出現,要想怎樣離開、逃走,因為有人要捉我。」 

曾經覺得自己是「死廢青」 

每個尋庇者都經歴過低潮,阿Sing亦不例外,在他初離開香港的那半年,他多次懷疑人生。他說:「未決定申請庇護的那半年,個人很迷失,很沉淪,我覺得是『死廢青』,我那時在英國很幸運,有好心的叔叔姨姨收留,但是我就覺得自己不知道在做甚麼,當然都會想離開了不用坐一天,其他人還在坐監,但是我在做甚麼呢?」 

取得難民身份後 仍盼回到自由的香港 

有多少人想到,香港人竟然都要申請成為政治難民呢?而這個身份,除了被標籤,還必須作出犧牲,對於回港與否,鄭家朗與阿Sing有同樣看法。 

鄭家朗說:「當然難民有一個很大的條件就是,你不可以回去你原本的那個地方,但是如果終有一天,我是可以毫無恐懼地留在香港的話,其實放棄這裡難民身份,或者甚至放棄所謂英籍,其實也沒有甚麼所謂。」 

阿Sing說:「我很想回去,始終是根,那半年來為甚麼這麼迷失?因為我覺得好像一棵樹,但是沒有根紮著,像凌空一樣,隨時不知道睡到哪邊就會倒,這是個很不踏實的感覺。」 

踏入2024年,阿Sing表示新年願望是有朝一日能夠回港,「普普通通做個老師」。 

自由亞洲電台粵語組報道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