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直击|英伦寻「庇」之路(下)曾在难民营生活的港人体会

2024.01.02
英国直击|英伦寻「庇」之路(下)曾在难民营生活的港人体会 英国为申请政治庇护者提供的暂住地,室内环境非常恶劣。
粤语组制图

香港2019年「反修例」运动后,不少抗争者流亡英国寻求政治庇护。上集《英伦寻庇之路》访问了成功及失败个案,而今集本台追随两位寻庇港人重返「难民营」,了解在与世隔绝、环境恶劣的居所下,如何捱过这段日子。 

「难民营最难捱的地方,那种感觉真的好像与社会隔离了。」——50多岁的港人「寻庇者」Dobby。 

「在难民营的生活各方面都非常之差, 一些非洲或者一些其他国家的中东难民,他们未必与亚洲人的文化价值相同,进去后的冲击都很大,卫生情况恶劣。」——30岁的「寻庇者」阿伟。

根据英国内政部指引,「无力为自己提供居所的寻庇者」,可入住内政部提供的庇护住所,当中除了难民酒店、宿舍等,更有机会被安排入住环境较恶劣的「军营」,而寻庇者无法选择。

寻求庇护者有机会获安排入住距离伦敦市中心约一小时火车车程的军营。(石头摄)
寻求庇护者有机会获安排入住距离伦敦市中心约一小时火车车程的军营。(石头摄)

难民营每日供三餐 每周8镑生活津贴

Dobby与阿伟曾经入住位于英格兰东南部城镇Folkestone的「军营」,每周只获8镑(不足80港元)经济援助,一个月可能只够搭一程火车来回伦敦市区。 

虽然「军营」每日安排三餐膳食,但在恶劣的环境中,未必个个有胃口,Dobby在入住「军营」后身形更消瘦,他说:「可能在(难民营)里面习惯了,吃很少东西,在里面真的吃不下,那阵子都是靠吃面包、恰鸡蛋生存。」 

伟:尝试天堂后再回到地狱 

在访问当日,两位「寻庇者」重游旧地,在前往「军营」的约一个小时的火车旅程,想起昔日情景仍百感交集。 

Dobby说:「离开了一星期左右,现在再回去心情都有点紧张,在里面一个多月,日子不是那么容易捱,除了吃饭或者洗澡先会离开房间,否则大多数时间都是自己一个。」 

阿伟说:「就像入过天堂,让你尝试天堂,出来后回去难民营,那种感觉是觉得又要继续折磨自己。」 

缺乏私人空间难入睡 军营环境老旧、卫生恶劣

在「军营」里面的住客有来自世界各地的「难民」,一间有门的房间摆放著至少6至20张床铺,每位入住者只是「一廉之隔」,缺乏私人空间。阿伟形容,在「军营」的共用空间,如厨房及厕所,满布未清理的垃圾、污迹,令人难以忍受。他说:「他们很喜欢把瓜子壳、烟头,或者吃剩的东西就会扔在地上。」 

除了卫生环境恶劣,两位「寻庇者」入住「军营」亦没有喘息的空间。Dobby一边欣赏车窗外景色一边受访,指入住「军营」的时候,每次坐火车出伦敦都会把握时间补眠,因为「军营」的环境令人难以入睡。 

Dobby说:「因为是没有门的,每间房用布隔开,其他人会突然揭开你块布,没有私隐及安全感。其他住客有时会过来听歌、倾计、倾电话,完全休息不了,就算晚上可以睡觉,你都会突然整个人弹起来惊醒,在精神压力之下,就算很累都睡不了。」 

军营内的房间只是用布廉分隔,缺乏私人空间。(受访者提供)
军营内的房间只是用布廉分隔,缺乏私人空间。(受访者提供)
军营内的厕所卫生情况恶劣。(受访者提供)
军营内的厕所卫生情况恶劣。(受访者提供)
厨房抽屉亦凌乱不堪。(受访者提供)
厨房抽屉亦凌乱不堪。(受访者提供)

50岁赴英寻庇护 陷社交及语言障碍需求诊精神科 

如今Dobby及阿伟都在英国港人组织「港援」协助下搬出了「军营」,不过寻庇之路仍并非畅顺。现年50多岁的Dobby,2020年中来到英国申请庇护,等了3年多仍未有任何消息,曾因压力要求诊精神科,需服用抗抑郁药物。 

Dobby说:「始终年纪较大,工作、社交比年轻人差,最重要是英文较差,沟通出现问题,过来后因不能工作没有收入。要突然离开自己出生的地方,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加上现在这样的身份,又好像甚么都不行,而且要被安排这些地方,加上申请的情况又好像没有甚么消息。」

Dobby仍在等候庇护申请结果。(石头摄)
Dobby仍在等候庇护申请结果。(石头摄)

获批难民身份后终可起步  

阿伟在2021年7月申请政庇,等了2年多,在3个月前终于取得难民身份。阿伟说:「开始是叫做刚刚是一个起点,之前都是不断掷骰,要掷到三个六才可以起步。经常搬来搬去,我来英国两年两个月,我搬了差不多4至5次,你根本都不可能在一个地方,可以规划到你自己。」 

根据规定,申请人获批难民身份后,要在获批第28天搬离政府提供的住所,有经济困难人士可向政府申请「统一福利救济金」,即类似香港的「综援」。不过阿伟坦言,自力更生并不容易。 

阿伟说:「批完难民身份之后,我们这批人与社会缺乏接触2、3年,哪有可能那么快找到工?或者找到地方住?基本上当时是好旁徨,政府的universal credit(统一福利救济金),大概300几镑(约3千港元)一个月让你吃东西、剪发等。另外都有约2、300镑因应地区而定的住屋津贴,但另一笔钱都不够你租屋住。」 

阿伟难民身份获批,但仍面对租屋、找工的挑战。(石头摄)
阿伟难民身份获批,但仍面对租屋、找工的挑战。(石头摄)

虽然寻庇路途崎岖,但阿伟仍寄语,离散港人要坚持下去,希望终有一天回港「煲底相见」。 

英国内政部近月加快审批港人政治庇护申请,至今未公布最新数据。在英港人组织「港援」向本台表示,在去年6月至12月中,共接触40案个案,当中15人获批,11人被拒,14人面试后正等待结果。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组报道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