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之患(四):「殇」信 香港宗教界何去何从?

2020-07-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港区国安法实施后,令不少宗教人士忧虑香港未来的宗教自由。(邓颖韬 摄)
港区国安法实施后,令不少宗教人士忧虑香港未来的宗教自由。(邓颖韬 摄)

国安之患(四):「殇」信 香港宗教界何去何从?

《港区国安法》被批评削弱人权和人民自由,加上中国当局近年不断打压宗教,令香港宗教自由蒙上阴影,尤其中联办早前被指要求宗教领袖「表忠」,结合教义去支持和配合国安立法,更令宗教界感到不安,香港的教会未来该何去何从呢?(李智智、覃晓言 报道)

《港区国安法》在香港实施近一个月,仍然争议不绝,在近年对社会事件积极发声的宗教界中,也透露出不同声音,有部分宗教人士和团体发起联署反对《国安法》。另一方面,包括天主教香港教区宗座署理汤汉枢机等多位宗教领袖,在6月下旬出席中联办召开的「涉港国安立法座谈会」时,「被要求」表态支持立法,还被要求结合宗教教义,配合《国安法》在港宣传和实施。

香港中文大学崇基神学院院长邢福增接受本台专访时强调,当局明言要宗教领袖找教义去支持国家安全,变相是介入宗教的教义诠释,这会影响思想自由,是非常危险的事。

邢福增说:有人用教义去支持国家安全的事,这是很危险。过去他在香港是用非形式的做法,希望大家爱国,现在不单是表面要求你很爱中国、我爱中国人,要你做些维护国家安全的事,他不是用现有体制去控制宗教界,现在是用国家安全为名义,去让大家表态。

压力之下,他相信宗教界「表忠」的情况,未来在香港将会愈来愈普遍,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香港很多教会办社会服务,一直靠政府拨款资助,双方已建立了密切伙伴关系,估计不少教会将以支持政府的「政治表态」,以换取资源分配。

刑福增说:中国很想将「中国特色政教分离」放入香港,宗教团体不要搞那么多社会事,支持政府可以,批评政府就不好了。例如教会办学校,可透过教育局(控制),教会办社会服务,可以通过社署(控制),可以用这些方法令基督教、宗教不敢去得罪政府,因为牵涉资源分配当中,这就是中国政府所谓的统战,他会提供好处,这好处前提是不要挑战他的底线。

《基本法》订明香港有宗教自由,但《港区国安法》的实施,被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天主教香港教区辅理主教夏志诚等批评会破坏香港高度自治,亦削弱港人的自由和权利,陈日君枢机更在网志撰文,质疑梵蒂冈教廷为何没就「港版国安法」而发声。

邢福增亦认为,宗教自由与大众的自由不可分割,例如如何表达自己是基督徒?教会屋顶是否仍可置放十字架?宗教书籍和刊物会否受到审查等,当其他自由不断收窄时,宗教自由也会受到波及。最大问题是香港宗教组织与境外或台湾宗教界有很多联系,《国安法》中未对「勾结外国势力」作出明确界定,使宗教界人人自危。

邢福增说:问题是何谓「勾结」,是难以界定,以前试过(国际宗教聚会)大会邀请了达赖喇嘛来发言,你会如何?过去中国的所有宗教界代表退席,然后写讉责声明、谴责大会,谴责达赖喇嘛分裂祖国。如果未来香港的宗教代表参与其中,是否都要这样做呢?如果你不这样做,你是否默认达赖喇嘛分裂祖国的言行呢?大家很快很多东西都要划清界线。

他续称,中国当局做事向来是「杀一儆百」,且常见以非宗教手段处理宗教问题,例如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的王怡牧师,被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及非法经营罪,遭判刑9年,近年中国各地有多个教会及教堂被拆十字架等打压,他相信中共不会容许香港出现第二个王怡,若有教会走这条路线,肯定绝不手软。

过去邢福增一直对社会公义积极发声,亦因为经常批评政权,早已被中共视为「眼中钉」,他坦言已作最坏的打算,目前是见步行步,只希望自己不会随波逐流,变成只懂讨好中国的人。

「邦国帝王,兴亡代谢,回首如今安在?」这是基督教会圣诗集《普天颂赞》中一首诗歌的金句,有份参与联署反对《国安法》的循道卫理联合教会退休牧师袁天佑接受本台专访时指,从《圣经》和历史中,可看到国家政权的兴衰与朝代更替,却无支持《国安法》或维护国家安全的表态,反而《圣经》强调尊重人权。

袁天佑说:《圣经》里很强调的是尊重人权、尊重家庭,有人权、家庭,才会有国家,这才是真正《圣经》里的信仰。我今日反对《国安法》,并非因为我有没有宗教自由的问题,而是我看到整个香港的社会公民权利、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等等,都会受到很大的限制。

袁天佑认为,宗教领袖会见中联办,当局放话,指宗教自由不会受影响,但随著时间久了,有关收窄自由的措施愈来愈多,说一句对政权不利的说话,便有可能成为被打压对象。他指目前有少数教牧同工,有可能离开香港,短期应不会出现很大的教会迁移状况,长远则难以预计。

袁天佑说:开始时,一定不会对任何宗教打压,慢慢当时间久了,当某些人已被成功打压,便开始轮到教会,教会的讲台,其实很多时都会涉及香港社会的问题,当一位牧者或者教会里面,有传讲一些讯息是涉及政权,指出政权的不当时,他(当权者)便可以随时打压你。

在去年的反修例运动中,袁天佑曾开放教会予示威者入内休息,被建制派及中共官媒谴责是「包庇逃犯」,又指责他是「暴徒牧师」,但袁天佑说作为牧者,必须「行公义、好怜悯」,他知道自己在做正确的事,不会担心被「秋后算帐」。

袁天佑说:教会的责任是要好怜悯,当有人受伤时,无论他有否犯法,教会都要照顾他、关心他,教会的门是永远打开去服侍人的。作为一位牧者,我仍然相信上帝一定会掌管这个世界、掌管历史,只要我能够凭著信心,继续去做我应该做的事,说我应该说的话,我觉得我便毋须惧怕。

对于不少香港人对《港区国安法》可能带来「以言入罪」,掀起「白色恐怖」,亦形成「走难潮」,袁天佑慨叹看到很多人离开香港,感到既伤心又无奈。

袁天佑说:现在香港被黑云遮著,是有些黯淡,因为事实上人的言论自由,很多公民权利都一定受到很大的限制,这会造成心理上的压上,令香港人生活在不开心当中,但我很希望香港人体会到一件事,你愈惧怕,便愈容易受到别人的打压。

他又鼓励年轻人面对这样的黑暗时代,不要灰心,并要好好保守自己。他指黑暗永远不能战胜光明,只要我们在光明中,继续做正确的事,便不会感到任何惧怕。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