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立場新聞》被消失1周年 前記者留守前線持守真相

2022.12.29
【專訪】《立場新聞》被消失1周年 前記者留守前線持守真相 擁有過百萬訂閱量的香港網媒《立場新聞》,被指涉嫌「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董事和高層被拘捕,網站被下架,大批記者失去報道平台。
粵語組製圖

擁有過百萬訂閱量的香港網媒《立場新聞》,被指涉嫌「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去年底董事和高層突然遭國安處搜捕,此後,網站被下架,大批記者失去報道平台。白色恐怖下,仍有多名前《立場》記者,繼續在香港尋找採訪空間,希望持守真相,為港人服務。

陳朗昇:我不是錄影,我是在直播。
警員:如果你再錄影,有機會干犯阻差辦工,會影響我們的工作,我是國安公署的督察,持有法庭搜令搜屋收集『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有關的物品……

1年前,擔任前《立場新聞》副採訪主任的陳朗昇被國安公署警員到住所搜查;同日,《立場新聞》高層因為涉嫌「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被拘捕。

陳朗昇的《立場新聞》職員證被警方沒收,但仍保留相片以提醒自己繼續堅守新聞工作者的原則。(受訪者提供)
陳朗昇的《立場新聞》職員證被警方沒收,但仍保留相片以提醒自己繼續堅守新聞工作者的原則。(受訪者提供)

至今事隔1年,陳朗昇對事發當時的情況仍印象深刻。他表示,早在《蘋果日報》被迫關門後,已為警察上門預演多次,但事情果真發生時,情感上仍難以接受。

前《立場新聞》記者:不明白守持真相何罪之有

陳朗昇說,面對熟悉的人被拘捕,感受很複雜,又說,他和前同事一直持守新聞原則工作,至今仍不明白,如實報道真相何罪之有?

陳朗昇說:因為採訪而被拘捕,我一直都有這種擔心和覺悟,但真的沒想過會與《國安法》這種國家級指控有關。當天的心情真的很複雜和傷心,我經常在前線做現場直播,一直是「有碗話碗」、報道事實,也能感受香港市民對我們的支持。我們全盛時,在各個社交平台專頁有過百萬訂閱,究竟我們做錯了甚麼?到今天我還是找不到答案。這次的訊息很清楚,即使你獲得社會支持和有影響力,只要他(官方)覺得你不合適,就可以把你拿下,這件事很難讓人接受。

陳朗昇:繼續採訪見證香港歷史 為港人報道真相

陳朗昇說,《立場新聞》消失後,家人和朋友都勸他離開香港,但他表示,走在新聞最前線17個年頭,與香港同行繼續為市民報道新聞,是他人生最大的心願。

陳朗昇說:認真說,大家都在擔憂中繼續工作。除了《國安法》,這次也激活了「煽動罪」,但我仍繼續採訪,是因為相信香港仍有很多事會發生,當中有市民關心和想知道的事。我很想與香港一齊,也希望市民仍有值得看的媒體,作為對社會的一種慰藉。能見證歷史,是我當記者的最大心願,所以有困難還是要繼續採訪,只能盡力而為。

一年前針對《立場》的入屋搜查,陳朗昇並未遭到即時起訴。但到今年9月,他再因進行一項現場報道,被警方控以「阻差辦公」罪,幸而法庭准其保釋按原計劃赴英進修。陳朗昇表示,完成在英國的半年進修後,會回香港繼續採訪工作。

前《立場新聞》年輕記者:一度迷失人生方向 也為前途擔憂

《立場新聞》有不少前記者,至今仍留在新聞行業,包括年輕記者L小姐。她對本台表示,曾想過離開新聞界和香港,因為《立場新聞》的消失,對她的衝擊太大。

《立場新聞》被港警搜查當日,即日網上宣布停止運作,包括網站及所有社交媒體立即停止更新,並將於日內移除。(受訪者提供)
《立場新聞》被港警搜查當日,即日網上宣布停止運作,包括網站及所有社交媒體立即停止更新,並將於日內移除。(受訪者提供)

L小姐說:最大的衝擊是網站全面下架,突然間所有報道的文章都消失了,大家的努力和相信,要為時代做個紀錄,全部都消失,網站變成黑色,只留下一則告示。當我們想守護的,在失去時是會傷心。這種衝擊不僅是你與公司的感情,自己的事業和生涯規劃,而是你一直相信做記者的價值,是要為時代做紀錄,原來是可以一夜之間全部消失。

L小姐表示,衝突下她一度迷失人生方向,也為自己的前途擔憂。

港警國安處去年12月29日出動逾200警力,以涉嫌「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大舉搜查《立場新聞》,並拘捕7人。(受訪者提供)
港警國安處去年12月29日出動逾200警力,以涉嫌「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大舉搜查《立場新聞》,並拘捕7人。(受訪者提供)

L小姐說:對我的影響相當大,隨著有線電視總辭、《蘋果日報》關門,我發現自己已無立足之地。看到一些我很尊敬的前輩,花了一生人的時間做新聞,現在變成無路可走,當時我真的有點害怕。過了幾天之後,我約媽媽出來吃飯,忍不住哭了,覺得香港很可怕,不知留在這我還可以做甚麼?覺得自己很不孝,選擇(記者)這條路讓家人擔憂。

經歷過去或留的掙扎 更學懂珍惜繼續紀錄時代的機會

L小姐在家「躺平」了3個月,完全隔絕接觸與新聞相關的工作,甚至已準備離開香港,但過去1年,發現不少前同事,成立或加入不同的自媒體,使她改變離開的決定。

L小姐說:這1年出現了很多小媒體和自媒體,沒有人手和資源,但士氣很高昂,大家都很想在餘下的空間繼續報道,我便發現情況沒有想像中的嚴重,甚至我會相信,這個時代才更需要記者的存在,這都很吸引我留下來。其實我已被一間很想去的英國大學、最想修的學系取錄,不過我決定多留一年,不想太容易離開和放棄。

L小姐承認,在香港當記者仍是高風險的工作,自己和其他同行都是摸著石頭過河,但經歷過「去或留」的掙扎,讓她更學懂珍惜繼續紀錄時代的機會。

記者:陳子非 責編:李世民 網編:劉定堅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