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国安法加网络23条杀到来 港二次创作走上「末路」?

2021-11-26
Share
【专访】国安法加网络23条杀到来 港二次创作走上「末路」? 俗称「网络廿三条」的《版权条例》修订,在「国安时代」下卷土重来,对「恶搞歌」造成重大打击。
粤语组制图

香港俗称「网络廿三条」的《版权条例》修订,在「国安时代」下卷土重来。知名「恶搞」唱作人「晴天林」(Sunny Lam)的大胆讽刺时弊作风,在《国安法》下,变成亲中阵营狙击目标。他接受本台专访叹道,港府昔日「宰相肚里能撑船」,容纳社会反对声音,如今动辄就触动政权神经,他指「批评特首都要修饰」,连港台《头条新闻》都「被消失」,直言多重夹击下,香港恶搞文化的「末日」恐难逃一劫。

Sunny原本从事市场营销,7年前已开始创作「恶搞歌」(二次创作歌曲),如讽刺水货客问题的《今日香港》,直至2019年反修例运动爆发,他毅然裸辞,变成全职独立音乐人,至今为香港写下130多首讽刺时弊作品,其大胆直率、嬉笑怒骂作风,吸引10多万粉丝,不少作品均获逾30万人次浏览。

国安法实施后 无奈下架多首作品求短暂心安

不过,自去年中《港区国安法》实施后,这些作品却被《文汇报》、《大公报》等亲中报章视为「黑暴罪证」,将Sunny划为「泛暴派」歌手,施以狙击。原本坚持寸步不让的他,亦不敌压迫步步退守,下架约20多首「敏感」作品,包括当年曾3天获逾百万人收看的《国货城2019光复精选大碟》。

sunny-lam1.jpg
香港二次创作人「晴天林」(Sunny Lam)认为,「恶搞」是一种「苦中作乐」的声音。(温宇晋 摄)

Sunny说:原来政府、建制派或大陆网民也会留意我的歌。我也挣扎了很久,我算是较迟下架了,我在《国安法》(实施)半年后才下架,很多人劝我下架,我也很不开心,但无奈下架是比较好。

Sunny续说,那些下架的作品部分曾被「点名」煽动仇恨,有些则因出现官方「禁语」或担心触及《国安法》等,而不得不屈服,以免招致无妄之灾。

至于其馀恶搞歌为何「幸存」?他这样解释——

(《十二送中少年》:「无可避免变国安法罪人」。)

Sunny说:纯粹抒发个人感受,觉得这件事很惨。

(《两制街》:「黑警枉法不会制裁。法官蓝,立法真的可信吗?现在香港太害怕」。)

Sunny说:怕不怕?这会有点怕,你说了以后真的有点怕。

(《野律师》:「何君妖这种大律师,也许只能无耻」。)

Sunny说:没有问题呀,说无耻而已。(记者问:骂议员就可以,骂特首、官员就不可以?)可以这么说,因为现在特首是最大的,不可以批评。警务处处长或所有警察、特首,都不可以骂得太厉害)

(《林郑废》:「共赴患难绝望里睇到政府,林郑废」。)

Sunny说:这只是说民生,不是要颠覆(政府),又不要她下台,只是说她废,但废都可以继续做。

笑声过后,Sunny一脸严肃,叹言道,事实上在「国安时代,红线随时变化」,难以猜度政权想法,唯有退让但求短暂心安。

sunny-lam2.jpg
晴天林坦言,《呼吸有罪》谈及「47人泛民初选案」,耗用不少时间修饰内容。(受访者影片截图)

Sunny说:你现在看晴天林的歌都已经是过滤了的,现在的歌我很少用新闻片,林郑都要我自己扮,不会(直接)展示她的样貌。《呼吸有罪》是说47名泛民被捕,因为涉及《国安法》,我修饰了很久。无瘾?少少,也用多了时间,修饰可能比我创作时间还要多。

两年时移势逆 叹港人失发声自由和勇气

Sunny一边回顾一年前的作品,一边惊讶自己当年「胆色」,他叹息《国安法》实施后香港两年间已时移势逆,「今日香港,不再香港,港人已没有发声自由和勇气」。

Sunny说:那时想抒发自己感受,直接去骂他们,说出他们的名字。现在要兜圈子、幽默形式包装,感觉不会严重些,(记者问:是否安全一点?)我也不敢说,好像没有那么容易触动他们神经。

他无奈道,未来作品有需要以更「隐喻」方式来包装和表达,更为「安全」。他又认为近来爆红的马来西来歌手黄明志作品《玻璃心》,甚具参考价值。

即使步步被迫退 仍坚持「恶搞」

步步被逼退,为何仍要坚持「恶搞」?Sunny语重心长说,恶搞是香港独有的「无厘头」文化,由他出生的80年代起,恶搞创作便陪伴港人成长,对香港非常重要。

Sunny续言,香港电台时事讽刺节目《头条新闻》是恶搞表表者之一,搞笑戏谑的恶搞更「易入口」,可引起公众关心时事、社会政策的兴趣;亦代表一种声音,市民即使无法改变现况仍拥有另类渠道表态、宣泄以苦中作乐。同时,「恶搞作曲」蕴含粤语、香港地方用语,亦是承传香港文化的途径,有助记录不同年代的共同回忆。

sunny-lam3.jpg
因应港台《头条新闻》被停播,晴天林特别参考节目的戏仿内容,制作「晴天剧场」。(受访者影片截图)

遗憾是2020年6月,《头条新闻》因戏仿警察、屡遭警方投诉并停播,继而今年初遭官方下架所有网上影片。

Sunny称,为此他更要坚持下去,近来亦参考该节目的戏仿剧场,制作「晴天剧场」,填补这块空白。

「网络廿三条」 或令「恶搞」末路

俗称「网络廿三条」的《版权条例》修订草案,分别于2011年、2014年在社会强烈反对下被搁置,但如今在《国安法》下再被重启谘询。Sunny认为,在失去昔日立法会泛民阵营的抵抗下,该修例下年很大机会通过。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周三(24日)见记者解说条例时声称,戏仿、讽刺、滑稽、模仿、评论时事等将纳入豁免范围,惟拒绝清晰定义,要市民以「常识」判断。

Sunny认为,当局的言行根本无法释除创作者疑虑,何况网上翻唱歌曲、改词创作依然不获豁免。他忧虑未来创作空间将进一步缩窄。

Sunny说:《国安法》已经是一个制肘,再加上《版权条例》会有更多东西限制创作。政府之前也说要填补《国安法》漏洞,令我又塞一塞。最坏的情况是,不能做(恶搞)也不意外。

假如香港没有「恶搞」会如何?Sunny称,不敢想像那样的香港,觉得那很可悲:「没有幽默感的政府,令人感觉是小气的。大家在压力下,没有抒发渠道和自由,就会心灰意冷,对社会漠不关心,香港变成没有生气的城市」。

记者:李智智 责编:罗燕云 网编:刘定坚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