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鄉以後你還好嗎?(二)】新手教師移民尋根:甚麼是香港人?

2021-06-09
Share

離鄉第二集,由移居台灣後成為教師的Sam,分享他決意遠走他鄉的故事。從雨傘運動到「反送中」,眼看香港「淪陷」,令他認為要在海外聚集政治力量,才能創一線生機。移台後,他一直反思「甚麼是香港人?」(文海欣 台北報道)

28歲的Sam去年7月移民到台灣,與普遍港人不同,他沒有選擇居於台北、台中或高雄等熱門地點,反而定居於新竹。相較下,他覺得在新竹找到香港的影子,既有應有盡有的大商場,令他「覺得與香港不會脫節」,亦不像台北般繁忙,保留一絲寧靜。 

離開的念頭早於2014年佔中時期萌芽,他說當時看到香港嚴重撕裂,令他感到心灰意冷,「以前香港是英國人留下來的瑰寶 ,但現在由大陸人管理的香港是不尊重法治。」 

到過百萬人遊行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港府依然置之不理,直到年輕人上街反抗,特首林鄭月娥才說「壽終正寢」,「以前香港不會這樣,前特首梁振英已經算是很差,但他也沒有強硬推國教。」再加上後來推出的《港區國安法》,更加快他離開的決定。  

Sam說:《國安法》一推出都沒有甚麼好留戀,這個法例根本就是讓警察有無限大權力拘捕人,好像大陸般拘留你。最近你一看就知道,(法庭)可以這樣判刑,你就知道離開(香港)是沒有錯。 

選擇台灣,原因是「政治自由度較香港大」。 

Sam說: 其實好傷感,明明以前台灣反而政治自由度好低,但別人在近20年一直提升,你(香港)就一直跌,所以是很悲慘的結局。 

自言最需要離開的是年輕人 

Sam自言較幸運,除了有BNO護照,更認識到台籍太太,因此可以依親移民。他可以選擇離開,但當談到仍留在香港的年輕人,他流露落寞神情。 

Sam說:他們很慘,其實最需要離開就是他們。我好記得,有個交通警開槍射小朋友,剛巧我和老婆結婚去度蜜月,我們在飛機上不自覺地哭,這個小朋友犯了甚麼事? 

移民台灣將近一年,心態出現變化。Sam說從前不敢想像生小孩,先不論自由等問題,連生活也難以負擔。但這個想法在來台後改變,「第一這裡自由,不用怕小朋友被洗腦;另外物價比香港低。」 

 Sam自言較幸運,除了有BNO護照,更認識到台籍太太,因此可以依親移民。(文海欣攝)
Sam自言較幸運,除了有BNO護照,更認識到台籍太太,因此可以依親移民。(文海欣攝)

轉行投身教育業  「只要你願意試 沒有不可能」 

要生活先要有工作,在台灣從事教育業的Sam,其實並非教師出身,以前他任職航空公司地勤人員。但疫情下,航空業大受影響,來到台灣不能做「老本行」。當時他只要薪水及職位合適便申請,其中一次到實驗學校應徵接待員,機緣巧合下僱主認為他有相關航空經驗,便聘請他教書,教授學生。 

Sam說:一般國高中要有教師證,讀教育學位,那些是比較困難因為要考試,但現在因為我是做實驗學校,以你的技能及經驗教學生會較容易。所以我覺得一些香港朋友如果已經有一張居留證,真的可以試試不同門路。台灣很多時不像香港說一就一,像我這個例子較特別。 

在台灣從事教育業的Sam,其實並非教師出身,以前他任職航空公司地勤人員。(文海欣攝)
在台灣從事教育業的Sam,其實並非教師出身,以前他任職航空公司地勤人員。(文海欣攝)

移台反思 甚麼是香港人? 

一年之久,生活上總算適應過來。曾有台灣同事問他,覺得自己是甚麼國籍的人。他思索良久,坦言:「香港人每一天思考這問題已經花好多時間。」 

Sam說: 香港人究竟是甚麼?我們究竟是甚麼國籍?因為香港又不是一個國家,我們完全沒有可以決定過自己的前途。移民會令你反而有根,香港人很慘要移民才有根。 

去與留之辯 要在海外聚集政治力量 

最近去與留,再次成為社會討論的熱話,例如因「初選案」身陷囹圄的劉頴匡認為「努力抵抗移民潮是每個人的當務之急」。作為已經離開的一員,Sam覺得目前香港已難再有反抗。他說要令國際社會援助香港,先要在海外聚集政治力量,「有選票就有發言權。」 

Sam覺得目前香港已難以再有任何反抗行為。他說要令國際社會援助香港,先要在海外聚集政治力量。(文海欣攝)
Sam覺得目前香港已難以再有任何反抗行為。他說要令國際社會援助香港,先要在海外聚集政治力量。(文海欣攝)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