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七不讲” 习近平被批施政理念倒退

2013-05-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大陆高校接获“七不讲”禁令引起学术界关注,教师不要与学生讨论新闻自由﹑公民权利等议题。有学者揣释这是当局要推动新一轮意识形态的监控。有国内资深传媒人批评,国家主席习近平上任后,施政方向倒退回文革年代。(刘云报道)

有境外媒体本月中报道,大陆高等院校接获中央下达“七不讲”的禁令,要求教师不要与学生讨论“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的话题,立即引起学者及公共知识份子的注意。虽然,华东政法大学法律系的张雪忠及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哲学的王江松,先后确认事件,但是,众多大学学者却表示从未接获通示,而民众亦对有关“七不讲”的指令感到疑惑。

资深新闻工作者高瑜从另一渠道获悉,所谓的“七不讲”其实是概括了中共中央办公厅4月下旬下达的9号文件,当中包括“2013年全国宣传部长会议纪要”提及的内容。

高瑜:就是把这七部份概括成七不讲,我觉得并不准确,是大大部份缩少了这份文件及全国宣传部长会议,对意识形态非常严厉的处理措施,我认为不太准确。

她指,该份只属某职别的干部方能够翻阅的文件,提及的意识形态问题非常严重及荒唐。其实该份文件分为3部份,首先便是极力宣扬传达习近平的“中国梦”及弘扬十八大的精神,之后,提及的7个问题包括,民主与宪政理念、公民社会、新自由主义及西方新闻观念等。

高瑜:我听说的没有“七不讲”,就是有“七部份严重的问题”,而且他们的会议上就直接对这些问题提出它的严重性,如“七不讲”里所没有的民主与宪政理念,目的是要推翻共产党领导,推翻社会主义制度,颠覆国家政权。《南方周末》就是明目张胆的挑战。

至于公民社会的角色,中央就认为是基层党组织之外,建立了政治的新势力,需慎妨扩张。面对这些“问题”,文件同时间提出3项对策,即包括要巩固壮大积极健康向上的主流思想舆论,传播好党与政府的声音,将当代社会的主流展示好,把人民群众的心声反映好;其次便是要展开全民教育,深入开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宣传教育,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为实现“中国梦”而奋斗;第三项对策就是加强党对媒体的领导。

高瑜:特别提到个人负责制,出了问题就查到个人去。

具影响力的财新集团旗下的《新世纪》杂志,本月初起,突然取消8人的法治组,并将执行副主编张进及高级记者贺信除名,本周初,集团更向二人及另一名资深调查记者庞皎明述明,3人的合约期届满将不获续约,但却未有给予任何解释。据悉张、贺2人因撰写了一篇“七不讲”背景资料而被惩处,而庞则因一直致力追查公权力被滥用而见称,他更一度被中宣部点名批评致一直不能再以真实名字撰文报道。各人对突然被告知约满不再续约,兼即时在记者名单上除名的做法都表示无奈,虽拒予猜测个中原因,但深感跟近月间意识形态的收窄不无关系。

中宣部经常性也会下达多种的指示,就以今年两会后便曾口头传达“全国宣传部长会议”精神,述明党要对媒体加强管理与引导,不能全版报道负面消息,对正面的消息却视而不见等。但是,是次述明要进行全民教育,高瑜认为这会进一步危害大学的教育。

中国政法大学法律学院讲师滕彪坦言,个人并未看到提及的相关文章,但他指目前不少学者都有自我审查的情况。

滕彪:从全国来看,絶大多数的教师,学者都会自我审查,自我审查仍是普遍的。

滕彪相信,这些通知会让刚刚想讲真话的大学教授会有更大压力。

而维权律师黎雄兵更谓,只要稍为扩张某些议题,都会触碰根本性的问题,他现时并未见到有任何迹象,有一种良性的改革或发展方向出现。他更解释,中国大陆的自我审查跟香港的自我审查不能同日而语,中国境内的自我审查是因为大陆过去发生的事及人民的经历致出现一种他们不得已的做法,跟香港过去并未有类近的遭遇并不一样。

不过,一名积极参与公民社会的博士生李小姐则分享了她刚刚到大学新闻系里讲学的经验。

李小姐:我有到大学里讲了很多次课,我并没感觉到有任何人说我不能提包括新闻控制,就是政治控制,新闻审查。

可是,她无奈地表示,相信有关通告不会使现有的问题更趋严重,因为在国内的民众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对于新一轮意识形态的监控,高瑜承认,想不到习近平上台后那么“左”。

高瑜:原本我们还以为胡锦涛“左”,原来他(习近平)比胡锦涛还要“左”,而且退到文革前,要退到毛泽东的时代。

她分析,这跟习近平从小接受的教育有关,兼要使党的执政地位有合法性。

高瑜:主要的一个原因是他们从小受到的教育,他们的意识形态,还有一个是社会阶层地位的划分。他如果否定了毛泽东,他们现在有什么合法性?

在高瑜的口中,习近平的地位跟毛泽东一样,半年来的治国政策已退到文革年代,是中国现在最大的危机。但是,滕彪认为现在该越来越多人对中央领导人不再抱有什么期望,习近平上台后的做法让很多人看清他的嘴脸,但是,他觉得现时仍未退到文革的年代。

滕彪:-我觉得现在并没有倒回到文革的时段,中央有一些令人感到很失望的政策,但是,他已经没有能力令中国回到文革的状态,民间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

高瑜则认为互联网是一股力量阻止左派势力的扩张,但是,她承认现时中国境内左派势力特别强,这样逆潮流的发展方向,高瑜斩钉截铁地认为理念非常陈旧兼且非常错误。

中国的大学教授因意识形态受到监控而招致苦果,过去亦曾有发生。2008年,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杨师群因为在课堂上批评中国传统文化及中国政府,遭到2名女学生指责,并到公安局告密,随后杨师群遭公安立案侦查。而山东德州学院在2005年控制学生的意识形态更为激烈,在校内颁布了一系列有关“校内政治保卫”工作的文件,并公开招聘“政治保卫资讯员”控制学生思想和动向。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