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七不講” 習近平被批施政理念倒退


2013-05-20
Share


大陸高校接獲“七不講”禁令引起學術界關注,教師不要與學生討論新聞自由﹑公民權利等議題。有學者揣釋這是當局要推動新一輪意識形態的監控。有國內資深傳媒人批評,國家主席習近平上任後,施政方向倒退回文革年代。(劉雲報道)

有境外媒體本月中報道,大陸高等院校接獲中央下達“七不講”的禁令,要求教師不要與學生討論“普世價值、新聞自由、公民社會、公民權利、黨的歷史錯誤、權貴資產階級、司法獨立”的話題,立即引起學者及公共知識份子的注意。雖然,華東政法大學法律系的張雪忠及中國勞動關係學院教授哲學的王江松,先後確認事件,但是,眾多大學學者卻表示從未接獲通示,而民眾亦對有關“七不講”的指令感到疑惑。

資深新聞工作者高瑜從另一渠道獲悉,所謂的“七不講”其實是概括了中共中央辦公廳4月下旬下達的9號文件,當中包括“2013年全國宣傳部長會議紀要”提及的內容。

高瑜:就是把這七部份概括成七不講,我覺得並不準確,是大大部份縮少了這份文件及全國宣傳部長會議,對意識形態非常嚴厲的處理措施,我認為不太準確。

她指,該份只屬某職別的幹部方能夠翻閱的文件,提及的意識形態問題非常嚴重及荒唐。其實該份文件分為3部份,首先便是極力宣揚傳達習近平的“中國夢”及弘揚十八大的精神,之後,提及的7個問題包括,民主與憲政理念、公民社會、新自由主義及西方新聞觀念等。

高瑜:我聽說的沒有“七不講”,就是有“七部份嚴重的問題”,而且他們的會議上就直接對這些問題提出它的嚴重性,如“七不講”裏所沒有的民主與憲政理念,目的是要推翻共產黨領導,推翻社會主義制度,顛覆國家政權。《南方周末》就是明目張膽的挑戰。

至於公民社會的角色,中央就認為是基層黨組織之外,建立了政治的新勢力,需慎妨擴張。面對這些“問題”,文件同時間提出3項對策,即包括要鞏固壯大積極健康向上的主流思想輿論,傳播好黨與政府的聲音,將當代社會的主流展示好,把人民群眾的心聲反映好;其次便是要展開全民教育,深入開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宣傳教育,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上為實現“中國夢”而奮鬥;第三項對策就是加强黨對媒體的領導。

高瑜:特別提到個人負責制,出了問題就查到個人去。

具影響力的財新集團旗下的《新世紀》雜誌,本月初起,突然取消8人的法治組,並將執行副主編張進及高級記者賀信除名,本周初,集團更向二人及另一名資深調查記者龐皎明述明,3人的合約期屆滿將不獲續約,但卻未有給予任何解釋。據悉張、賀2人因撰寫了一篇“七不講”背景資料而被懲處,而龐則因一直致力追查公權力被濫用而見稱,他更一度被中宣部點名批評致一直不能再以真實名字撰文報道。各人對突然被告知約滿不再續約,兼即時在記者名單上除名的做法都表示無奈,雖拒予猜測箇中原因,但深感跟近月間意識形態的收窄不無關係。

中宣部經常性也會下達多種的指示,就以今年两會後便曾口頭傳達“全國宣傳部長會議”精神,述明黨要對媒體加強管理與引導,不能全版報道負面消息,對正面的消息卻視而不見等。但是,是次述明要進行全民教育,高瑜認為這會進一步危害大學的教育。

中國政法大學法律學院講師滕彪坦言,個人並未看到提及的相關文章,但他指目前不少學者都有自我審查的情況。

滕彪:從全國來看,絶大多數的教師,學者都會自我審查,自我審查仍是普遍的。

滕彪相信,這些通知會讓剛剛想講真話的大學教授會有更大壓力。

而維權律師黎雄兵更謂,只要稍為擴張某些議題,都會觸碰根本性的問題,他現時並未見到有任何跡象,有一種良性的改革或發展方向出現。他更解釋,中國大陸的自我審查跟香港的自我審查不能同日而語,中國境內的自我審查是因為大陸過去發生的事及人民的經歷致出現一種他們不得已的做法,跟香港過去並未有類近的遭遇並不一樣。

不過,一名積極參與公民社會的博士生李小姐則分享了她剛剛到大學新聞係裏講學的經驗。

李小姐:我有到大學裏講了很多次課,我並沒感覺到有任何人說我不能提包括新聞控制,就是政治控制,新聞審查。

可是,她無奈地表示,相信有關通告不會使現有的問題更趨嚴重,因為在國內的民眾都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

對於新一輪意識形態的監控,高瑜承認,想不到習近平上台後那麼“左”。

高瑜:原本我們還以為胡錦濤“左”,原來他(習近平)比胡錦濤還要“左”,而且退到文革前,要退到毛澤東的時代。

她分析,這跟習近平從小接受的教育有關,兼要使黨的執政地位有合法性。

高瑜:主要的一個原因是他們從小受到的教育,他們的意識形態,還有一個是社會階層地位的劃分。他如果否定了毛澤東,他們現在有什麼合法性?

在高瑜的口中,習近平的地位跟毛澤東一樣,半年來的治國政策已退到文革年代,是中國現在最大的危機。但是,滕彪認為現在該越來越多人對中央領導人不再抱有什麼期望,習近平上台後的做法讓很多人看清他的嘴臉,但是,他覺得現時仍未退到文革的年代。

滕彪:-我覺得現在並沒有倒回到文革的時段,中央有一些令人感到很失望的政策,但是,他已經沒有能力令中國回到文革的狀態,民間已經有了一定的基礎。

高瑜則認為互聯網是一股力量阻止左派勢力的擴張,但是,她承認現時中國境內左派勢力特別強,這樣逆潮流的發展方向,高瑜斬釘截鐵地認為理念非常陳舊兼且非常錯誤。

中國的大學教授因意識形態受到監控而招致苦果,過去亦曾有發生。2008年,上海華東政法大學教授楊師群因為在課堂上批評中國傳統文化及中國政府,遭到2名女學生指責,並到公安局告密,隨後楊師群遭公安立案偵查。而山東德州學院在2005年控制學生的意識形態更為激烈,在校內頒佈了一系列有關“校內政治保衛”工作的文件,並公開招聘“政治保衛資訊員”控制學生思想和動向。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