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者「毅行」美东 「行路师」用脚讲香港故事

2021-09-22
Share


90年代,香港每年有一项慈善活动,叫「行路上广州」,行程约100多公里,需时4至7天,旨在为粤北边远山区的小孩助学。30年过去,一位流亡美国的抗争者Kenny,一个月前化身「行路师」,由首都华盛顿步行至迈阿密,全程1800公里,需时约两个月。Kenny沿途分享香港的抗争运动,与香港手足的故事。他接受本台专访时坦言,离开香港抛下了手足,难免有罪疚感。

用了二十多日时间步行了800公里、现已到达南卡罗莱纳州的Kenny向本台报平安时,声音仍然响亮,步履亦很正常,看起来身体状况安好。Kenny步行时总会在背包上插上「光复香港」的旗帜,并随身携带自制相集,图文并茂展示香港警暴,以及百万港人游行的画面。

Kenny说:有人将我的故事放上他们的Instagram、脸书,亦都很多次遇到一些人知道我的事之后,愿意替我拍一条短片,或者和我合照,然后把我的事分享出去。计到现时为止,我大概与人分享香港的事不算很多,大概不下于150人左右,但是他们可能在Instagram或者脸书再分享出去的我就不知道了,暂时就是这样。

人在旅途,由首都华盛顿步行至迈阿密,各种现实问题难免。Kenny试过遗失提款卡、多次被人误会而报警、因地图问题又误闯过军事基地等,加上美国南北温差大,越往南天气越热,每一步都愈发艰难。他说,亚裔面孔北卡州及南卡州较少见,沿途感觉行人也好、司机又好,有对他投以奇怪的目光,有时心里并不好受。

不过,一段1800公里,需时约两个月的旅程,一个月快到,也总会遇上有趣的事,例如有一次休息,一个白人和一个黑人上前聊天,知道他「毅行」美东的前因后果,形容他是电影《阿甘正传》的主角Forrest Gump(阿甘),三人陌生人还唱起歌来。另外,Kenny又试过不懂得在汽车专用(drive-thru)的快餐店通过叫外卖,还好遇上一个好心司机为他埋单。

Kenny预计,8月25日自华盛顿「五角大楼」(Pentagon)地铁站出发的这个旅程,每日步行25至30公里,两个月时间可以完成。他说,步行宣扬香港民主,身体力行撑手足与赎罪的这个念头,来自一次藏人的集会。当时,他与同样流亡美国的前立法会议员梁颂恒参与藏人的集会,得知有藏人曾以步行争取藏独,他于是就在7月时用了10日由华盛顿行到纽约。

Kenny说:我行完上纽约的得著很大,因为我完全在华盛顿住了那么久,或者来了美国那么久,我想不到原来美国人这么亲切,以及原来很多美国人都不会知道香港这个地方,他们亦不会知道香港发生甚么事。从而令我觉得,原来好似一直以来,在美国举行那么多次集会,其实我完全都不会觉得有些甚么可以触动到我,或者触动到美国人,我就觉得好似在香港围炉,办完个集会就算了,但是我行完这次我觉得,原来我这样行,除了我可以一对一用我的故事去感染他,原来他亦会去聆听,以及他会去关心香港的事。

行路上纽约之旅, Kenny说,不少人与他分享如何看中共的威胁,并支持他身体力行为自由而战。不足之处,是当时准备不够,导致脚上长了很多水泡,故今次特意买了护膝盖及脚掌的保护垫,又增添了便携式的太阳能充电板,方便定时在网上更新自己的情况。

他说,装备都靠自己的积储购买,并澄清自己在美国所做的,都是为了弥补离开了香港、抛下了手足的罪疚感。苦行迈阿密,大多数时间都是扎营席地而睡,只是间中在太危险的地方会入住汽车旅馆,才需要动用部份的捐款。

这次行路落迈阿密,Kenny出发前筹得约两千美元,目前该众筹款项已上升至超过一万美元,并已经交给了协助流亡美国的港人组织「HKLC」为手足交租。有留言就祝福Kenny,要安全抵达目的地。

记者:胡凯文 责编:何景文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