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中国加强维稳严控异见分子

中国近年加强维稳措施,每遇到重大事故或敏感日子,公安部门部署大情报系统及资讯网络,严密监控异见人士﹑维权人士及访民。有维权人士认为,维稳措施不是基于法治的原则或证据,维稳部门及公安执法权力超越法律,严重侵犯隠私,这是违反宪法的行为。(海蓝 报道)

2010.11.2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自中国异见人士刘晓波在十月八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多名异见人士、维权律师及学者等被北京边检拒絶离境,有些甚至到出入境管理处换领新护照巳被拦截,而边检人员向部分人士指,他们会危害国家安全,因此禁止离境。除此以外,多名维权人士遭严密监控,有维权人士认为﹐这是自08年北京举行奥运会以来,维稳部门与公安局最大规模的维稳措施,公安强大的资讯情报网络及调动国保人力,令维权人士在人身自由及生活隐私方面,受到非常严密的监控。

资料显示,中共中央设有“中共维护稳定领导小组”,从省、巿、县、乡及街道办事处,以至重要企业及单位,都设有“维稳办”,中共授权政法委部门负责维稳办的决策,而公安机关负责执行任务,维稳办可以动用武警,政法委下面两支警察力量,一个安全部、一个公安部。根据浙江省制定的《浙江省公安机关重点人员动态管控工作规范》显示,七类维稳对象包括涉恐人员、涉稳人员、涉毒人员、在逃人员、重大刑事犯罪前科人员、肇事肇祸精神病人及重点上访人员等。

维稳部门为提高中国公安维护社会稳定的能力,成立“大情报系统”,并在今年建设二期金盾工程,令公安拥有如布下天罗地网的资讯系统。中新社早前报道,公安部副部长张新枫就公安资讯化建设提出要求,加快建设“大情报”系统,全面提高公安机关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能力和水准。当前建设“大情报”系统,需要在以下三方面加强:一是按照情报资讯主导警务的要求,增强情报人员,改变领导机关的工作模式,建立指挥扁平化实战机制。二是高度重视派出所民警队伍的建设;三是针对“大情报系统”的运作而建立考核机制,提高管理水准。

另外,第二期金盾工程是负责公安“大情报”重点人员掌控各种活动。深圳媒体曾报导,广东省公安廰09年召开全省公安机关“金盾工程”二期工作会议进行总部署,金盾工程自99年启动以来,公安在办案及管理社会方面发生深刻变化。随著国家正式批淮金盾二期建设,公安资讯化进入新阶段。

会议中强调,二期工程重点打造“一个平台、三个系统”(公安指挥中心平台、警务综合资讯系统、互联网虚拟社会管理系统、政府各部门联网的资讯资源系统),另外构建“五个一网”工程(包括视频监管、办案办公、资讯情报、服务措施及工作执法)。该工程的建设,除了打击犯罪活动,也是维护国家安全与稳定的一项重大措施。

四川电脑工程师蒲飞指,公安部门的金盾工程是分阶段完成目标,随著网络科技的变化,每年政府都有不可预期的变化,据推友消息,金盾二期工程今年重点明显关注在推特的监控及管理上。公安局的资讯平台,由上海交通大学、解放军讯息技术学院及北京邮电大学等参与开发技术。蒲飞又指,外国警方成立是监控平台,中国则是监控及讯息平台,在大陆刷身份证,可以清晰显出你是否维稳对象、是否上访、家族中是否有法轮功人士,因为很多人上网或到机场刷身份证时,都发现被列为三级或二级维稳对象。

他说:从现在反馈讯息,他不是今年的经费特别多,维稳体制让它制造出来的敌人愈来愈多,经费上涨是必然趋势,大规模对公民监控,在全世界历史独一无二,中共搞的是全民为敌,监控名单并不需要你本人是什么坏人,或是国家安全机关或公安机关才能办这事情,有特别权力的政府人员,都可以办此事。

就金盾工程的漏弊,蒲飞表示,金盾工程经费那里来,人大会议没有明确的说法,从法律讲,除了机密外交费用,金盾工程费用应上涨,到现在为止,没有人知道准确的数字,这笔钱有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官员贪污或浪费资源,民众都不知道,金盾工程现在他们能掌握的有三点,第一点是违反宪法,第二是侵犯公民的隐私权,工程没有看到准确的投入,违背中国政府财务条例的管理。

他说:最值得关注是,中国现在街头有大规模的摄像装备,有些摄像头位置比较高,如果从技术分析,它能够看见老百姓家里的生活情况,并能够24小时拍到家里情况。民众以后在家里的隐私权都没有,这完全是政府故意违法的行为。

对于中国维稳措施的影响,旅美的“北京爱知行研究所”负责人万延海表示,中国社会处于一个快速的发展状态,它又面临政治改革的需要,而严重政治体制改革前的官僚阶层腐败,带来一系列权力受害的问题,于是民众起来维权。这再加上社会处于网络时代,中国当局面临的政治挑战、政治不稳定,令共产党的党国体制作出反应,它要维护国家安全,但它的工作方式僵化,仅靠中央下达命令,而各种的社会挑战是全面,让公安在全国性网络实行监控。

万延海又指,在这么大的体制下,它当然会建立自己的情报系统或安全系统,但问题是它收集的情报或采用的情报,没任何限制,比如说当它怀疑某一个人对它构成威胁,它可以起动全国性的发展迅速的国保系统,超越法律限制。现在甚至是维稳办公室,所看到的一系列维稳办的工作,包括针对精神病及目标群体,例如上访人士,手段都是违法,这是可怕的。

他说:共产党的维稳办所有行动,是基于它的恐惧,也不是基于证据,它的法治,这是可怕,维稳思想是基于共产党对丢失政权,及被人民推翻的恐惧,而不是基于法治的原则或基于证据。

至于公安建立的“大情报系统”万延海表示,这个情报系统运用起来,不但不遵守法律,而且特意破坏法律,本来共产党运用情报对不安全因素,本来就没有法定程序,这个安全警察、政治警察对相关事情作出反应,但没有法庭程序,由公安部直接指挥,警察部门应受限制,中国不一样,从情报收集到反映,都在公安系统里面,因此出现很多问题。

他说:中国这个开放及充满挑战的国家里面,国家安全系统成立了自己的监控及了解情况的系统,它们有一个边界,不能影响公民生活太大,但其他方面有监控系统,恐怕你不好说什么,它应该要有边界。 

万延海强调,中国十几亿人口,统一中央调配全国的维稳事件,这是可怕的。中国那么大及复杂,公安的“大情报系统”,把敌人危险份子广泛化,固定化,而且用极其粗暴的简单方法在全国范围处理,会激起民怨民愤,可能会引起更大的骚乱。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