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生嬰遭計生官員搶走 生父母尋女24年難知生死

2018-08-22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女兒出生不到兩小時就被計生官員搶走,彭南芳夫婦尋女24年不知其生死。(彭南芳親屬提供 / 拍攝時間不詳)
女兒出生不到兩小時就被計生官員搶走,彭南芳夫婦尋女24年不知其生死。(彭南芳親屬提供 / 拍攝時間不詳)

中國面對老齡化問題而逐步開放生育,在實施計劃生育近40年期間,為民間帶來千千萬萬的家庭悲劇。湖南省一對夫婦,至今仍在尋找24年前超生的女兒,該對夫婦稱,女兒剛出生就被計生官員搶走,至今生死不明。本台記者調查發現,官方系統性搶走新生嬰兒是當年的常態,有大批孩子被官方機構販賣到國內外,也有消息指部分孩子不排除遭到殺害。(黃小山/程文 報道)

邵陽市隆回縣羊古坳鎮寨石村村民彭南芳的求助信顯示,1994年,其妻肖聰華躲在山上超生第三胎時,被接生員出賣,被當時的鄉書記及計生辦官員等十多人包圍,並搶走剛出生的孩子,一直到現在都不知道孩子的下落。

今年已70歲高齡的彭南芳在控訴書中寫道,尋女路上白了頭,奪女之恨,不共戴天,暴政不亡、民眾遭殃。

彭南芳的兒子彭能富向本台記者指出,當時母親被接生員出賣後,計生辦的人就立即找到了他們,並強行要1萬塊錢,但家裡沒錢,然後自己剛出生不到2個小時的妹妹就被強行抱走了。

彭能富說:我的妹妹,生下來大概就1、2個小時吧。那時候為了躲那個計劃生育啊,在家裡不能生啊,躲到那個山上去生啊。接生員透露了消息啊,她帶了計生辦的那些人,那時候政府有1、2個帶頭的,剩下的都是社會人員,他們沒有編制的。4個帶頭的,我們村裡面還有一個,我們找過他,他說沒有那麼回事。我們村裡去了一個,還有一個是鄉裡面的,他們就負責把我老爸綁起來。要不你交1萬塊錢,要不就把孩子抱走。我爸那時候沒錢,就強行把我妹妹抱走了。

彭能富還透露,2011年,父母為孩子的事去上訪,但很快遭攔截回來。官方稱讓他們等通知。當時有十多人見證了此事,要查找孩子下落並不難,但實際上政府根本不敢面對此事,並且當時受害家庭也很多,政府怕引發連鎖反應,所以到現在也沒有消息。

彭能富說:11年啦,我們跑到那個縣委去上訪,鄉裡面的領導給攔回來了。有一個是縣長,他說叫我爸回來等消息,鄉裡面的鄉長也叫他回來等消息。就一直沒有消息給他。因為政府不敢介入,就怕政府要賠償啊,要甚麼啊,牽涉很多問題。政府都參與了,要是找到你們一個,我們那附近的話,最少有幾十個。那個時候政策很嚴了,我們那裡不見了的小孩也很多,有些是後來抱走了,有些是沒生下來就那種流產的也很多。我們那個生下來了,被他們搶走了。

據彭家透露,當時參與搶新生孩子的,有一個叫鄭能陸的人,他似乎知道孩子最後的下落,在被追問的時候,曾說出孩子過得不錯的話。但他依然拒絕說出更多的真相。

本台記者聯繫上鄭能陸本人,但他稱當時抱走小孩的是計生辦的孫順生和肖連雲。他還透露,孫順生現在隆回縣金石橋鎮政府上班,而肖連雲則已調職,但具體部門他不知。本台也聯絡上孫順生,但他推得一乾二淨。

孫順生:哦,不是我抱走的,我不清楚。搞不清楚哦,我不知道這個情況。

另據知情人稱,當年計生辦搶走這些超生的孩子,有的被送走了,甚至是賣到了別的地方甚至是國外,還有消息稱一些身體狀況不好的孩子,可能遭到謀殺。

金石橋鎮政府一位姓楊的主任在回應本台記者的採訪時稱,她不清楚孫順生是否做過此事。但她表示無法想像超生孩子被謀殺,她希望能慎重調查。

楊主任說:是我們計生辦的孫順生,是吧?這段時間他休假了。我不知道這件事情的真實性啊,但是你說孫主任嘛,他帶領一些幹部去把這個孩子抱走了,然後殘忍的那樣子把她搞死了,這畢竟是一條人命,是一個孩子。這個資訊量就太大了,而且這個反響應該也會很大。這件事情,首先我認為就是很血腥的,所以,我希望你們就是調查清楚了。具體我們找那個當事人說一下。你有時間,你也可以到我們單位來直接就是問他。等一下把那個孫順生的,你們調查他的資料發給我看一下吧。

同樣被搶走超生女兒的隆回縣灘頭鎮龍石村村民楊能善明確表示,當地大量被計生辦搶走的超生孩子,被計生辦賣掉是事實。據他瞭解,該縣高平鎮被計生辦搶走的20多個女孩,有13個被以每人三千美金的價格賣到了美國和荷蘭。

楊能善還表示,從1999年出生不久的女兒被搶走,他一直找尋19年。在灘頭鎮還有9個被搶走的孩子,目前都下落不明。

楊能善說:我找政府,他們都說找不到。他們說放在邵陽福利院,他們不會登記的。高平鎮大約有20多個,13個女孩都送美國和荷蘭,都收了三千美元一個。我們這裡抱走了7個,都沒有下落。

民主人士任自元認為,即使新生兒被計生體系謀殺,在那個年代也很平常。他認為,在有十多人見證的情況下,官方無法交出彭南芳孩子的下落,本身就很值得懷疑。

任先生說:超生的生下來也要弄死,這你感到很吃驚嗎?那又怎樣?你要我怎麼說呢?他說我弄死了,他能說嗎?她怎麼可能活著?在那個年代,計劃生育這麼嚴重的情況下,誰敢讓他活著?我跟你說共產黨怎麼回事吧,就是她是一個上帝的視覺,來看待一切問題。在她眼裡一個小嬰兒算甚麼呢?不用問有沒有理由的,沒甚麼理由的,就是弄死了,就是殺掉了,她也交不出來。她說這麼多年了,我哪兒給你找去?你咋說理去?這樣的事太多了,一抓一大把。

任自元認為,在鼓勵殺人的計生制度下,官員殺害這些嬰兒,已成為一種合法的行為,在這種背景下,他們做出任何事情都不讓人意外。

任先生說:人到了共產黨那樣的體制裡面,無所不用其極啊。殺人,成為合法的,成為官方默許和縱容、所欣賞的甚至,誰不殺人呢?沒有來自制約力量,不能加以懲罰,她不畏懼甚麼。你要找檔,是絕對不會有的,這肯定不會有。

本台記者多次致電湖南省衛計委,以及湖南省民政廳,但兩個機構都拒絕回應此事。

從上個世紀70年代中期,中國政府強制推行一胎化計生政策,導致大量的嬰兒,特別是女嬰遭殺害。而中國社會也因為新生兒嚴重不足,導致老齡化嚴重危機。

2015年,中國政府宣佈全面實行二胎化,但實施兩年多來,人口出生率依然不足。近日,中國官媒開始鼓吹為國生子,但遭線民全面嘲諷。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