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首次承认煤改气受挫 声称最大环保计划破灭

2017-12-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7年12月18日,发改委新闻发布会上公开回应煤改气困局。(发改委官网)
2017年12月18日,发改委新闻发布会上公开回应煤改气困局。(发改委官网)

中国政策部门再一次因工作失误,令重大发展计划触礁。国家发改委承认,因中国天然气供应存在巨大缺口,令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煤改气计划受挫,受影响的区域要放宽燃煤限制,为民众度过供暖难关。这是官方首次公开承认煤改气计划遇到障碍,也是习近平执政以来,一个庞大的环保计划受挫。(黄小山 / 程文 报道)

国家发改委政研室副主任、新闻发言人孟玮周一在新闻发布会上称,今年1至11月份,全国天然气消耗量达到2097亿立方米,其中国内生产天然气占1338亿立方米,进口天然气759亿立方米,与去年同期比较,消耗量增长近三成。

在回应媒体提问时,孟玮称居民供暖宜电则电、宜煤则煤、宜气则气、宜油则油,保障人民群众温暖过冬。目前不具备条件地要尊重当地群众的取暖习惯,并称要以确保温暖过冬为第一原则。

这是继本月4日,环保部紧急发文放松燃煤禁令之后,官方首次从决策层面对此公开回应。标志著从今年10月开始推行的华北京津冀及周边28城的禁煤运动基本结束。

与此同时,禁煤重点区域河北官方发布消息称,经济拨付46.5亿元资金,用于农村气代煤、电代煤取暖补助。

河北媒体人董先生透露,官方的温情表态,可能对现实的困境无补于事,是否落实还很难说。相反,造成新一轮的浪费和破坏,最后依然由民众买单。在高昂的价格下,村民用不起的问题已经非常明显。

董先生说︰我觉得这个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煤改气之前像村里煤池都强行拆除了,那个煤都被政府折算价格收购了。村里各户是没有煤的。我了解的烧气比烧煤贵很多,你要是舍得花钱烧,那是没有问题。如果舍不得那怎么办?而且农村一般密封性不如城市,而且补贴那些东西都是象征性的,根本抵消不了采暖的压力。

另据来自山东方面的消息显示,气源的紧张,实际上已不是华北小片区域的问题,山东片区的燃气价格也大幅度涨价。

据老家在山东潍坊的刘济潍先生透露,从当地出租车司机群体反馈的信息显示,现在的天然气价格已涨到每立方4.5元,同时,因燃气储备甚至无力供给近郊,官方正在力推一个燃煤替代品。而这种项目背后,却再次面临著官方的利益垄断和运营不透明的问题。

他说︰原来是3块8一立方气,现在出租车加气是4块5,而且要排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队。这成本太高了,天然气在农村根本不可能。在哪个近郊可能要控制,好像有一种专门用的煤球,把煤经过洗了,经过脱硫处理后,政府指定厂家来卖给近郊。这个就形成一个垄断,那肯定存在一个利益输出。

而远在四川成都的人士亦表示,因为四川境内本身就拥有川东大气田,因此紧缺的状况还不算严重,但即便如此,成都市的一些地方也出现了气压不足的问题。

而希望匿名的观察人士陈先生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称,发改委的态度是煤改气没有成功的可以用煤,但现在实际状况是很多地方根本没能完工,即便是完工的农村地区,也用不起。

他说︰他是煤改气没成功的可以用煤,就是为了上面这个压力,然后根本没有考虑这个气够不够用的问题,产量很有限,暴增这么多用户,他供不应求了应该是。还有老百姓烧不起这个气,因为成本很高,如果不间断的烧的话,可能一个月要一两千我听说。他们这个煤改气现在很多地方在施工了,你想如果说他真有步骤有计划的去推行这个,他夏天秋天就应该做这个了,而不是到了冬季该供暖的时候来搞这个东西,还搞的虎头蛇尾。

他强调,目前中国的能源结构已经注定了燃气无法覆盖那样大的用户量,而这种能源匮乏的现状,不可能在短期内得到解决。

另一个让人担忧的问题是,现有的生产条件,是否会再次造成2003年川东开县井喷的惨剧。而业内人士明确表示,非常不乐观。因为中国的油气国企实行产销分离,最应该得到保障的第一线生产企业,即便是在油气都被指是暴利的前十多年,状况也一直不好。

在谈及此次禁煤运动的根源时,陈先生表示,这和近来北京如拆天际线之类的做法一样,随意决策所致。而迫于政治压力,下面的执行层面的官员,则不会也不愿意去考虑,不执行就会有麻烦是否合理。

他说︰就跟北京这边拆天际线,很可能到以后就虎头蛇尾了,不了了之吧。跟小孩过家家似得,这么大的事说开始就开始,说停止就停止。也没有什么听证会也没有什么征询意见,就是头脑一热就上马,觉得不对又停工。上马也是他的功劳,停工也是他的恩惠,太搞笑了这个。上面的压力让他们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事或者说不愿意去考虑。上面让禁煤他们就马上去,至于是不是很贵,会不会闹气荒他们通通不管,反正走一步说一步。

在谈及大气状况是否有改善时,陈先生称,在有风的状态下,似乎有所改善。但背后的更多的原因是华北、包括山东,大量高排放的企业已被停产。并且这种限产将一直持续到2018年两会后。

另据当地媒体记者透露,此次煤改气、煤改电,其实都只是于今年初官方力推的庞大的环保计划的一部分。今年初,由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环保部、国家能源局以及北京、天津、河北、河南、山东、山西六省市联合发布的《京津冀及周边大气防治方案》显示,压缩钢铁产能、清理散乱污小企业、禁煤限煤、一直是重点内容。

但根据官方设定的时间进度表显示,迄今为止,原计划的10月底完成多个工作任务的蓝图已经破灭。而国家环保部没有回应本台记者的采访请求。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